太原理工大學82歲退休教師周鳳鳴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西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二十年來,太原理工大學退休教師、法輪功學員周鳳鳴(82歲)受到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千峰街道辦事處、太原理工大東社區居委會等的迫害。事實如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全面展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為了給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周鳳鳴於七月二十三日進京到了天安門廣場,廣場布滿了便衣警察,處處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便衣警察問周鳳鳴是幹甚麼的,她就告訴警察是來上訪的,警察就把她抓上了車。車上有很多被抓的法輪功學員,而後他們被拉到北京市石景山體育場。那裏坐滿了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周圍布滿了警察,警察不讓法輪功學員背師父的法,法輪功學員上廁所警察還跟著。第二天周鳳鳴被送回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強迫周鳳鳴寫保證不再去北京,逼迫周鳳鳴放棄修煉,周鳳鳴沒有寫,後來周鳳鳴的丈夫才把她接回了家。

二十年來千峰派出所社區警察任靜水、黃愛鳳等一到中共認為的敏感日就給周鳳鳴家裏的座機打電話,任靜水、黃愛鳳帶著千峰派出所警察、街道辦事處和太原理工大東社區居委會的人上門騷擾,威脅不許煉功、不許與法輪功學員來往等,給周鳳鳴攝像、拍照。社區居委會主任姚偉(前任)、高寶(現任)每次派人配合派出所警察迫害法輪功,平時讓各住宅樓的戴紅袖標的人對周鳳鳴盯梢,監視。他們的所作所為干涉了公民的正常生活,觸犯了憲法賦予公民的信仰自由的天賦人權。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周鳳鳴的親屬李燕(法輪功學員)被太原市三橋派出所無故綁架。五月十四日上午在三橋派出所太原市杏花嶺公安分局副局長尚華、國保大隊長王新剛當著李燕的面給太原市萬柏林分局國保大隊長包紅斌打電話,包紅斌接電話授意迫害,尚華又叫二個年輕女警察拿著照相機上街隨便拍照用來捏造「證據」,李燕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之後在杏花嶺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長熊顏紅又教辦案女警編證據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

周鳳鳴老人去太原市杏花嶺公安分局、三橋派出所、太原市公安局610(國保大隊)要人,市局610頭目韓迷中、杏花嶺公安分局讓千峰派出所對周鳳鳴跟蹤監視。監視的人有坐在單元門口的、樓頭的,有在後面樓道窗口看守的(在派出所幹打掃衛生的人),610給監視的人發了雨傘、自行車,周鳳鳴老人去哪裏就跟到哪裏,連小區門房的人也盯著彙報周鳳鳴的行蹤,跟蹤了整整三個月,他們一無所獲。

二零零八年五月法輪功學員李燕被綁架,枉判七年,被非法關押在山西省女子監獄。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一日上午,周鳳鳴去山西省晉中市中級法院找法官穆志照要人,穆志照用電話通知法警及晉中市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申建軍。

先過來了幾個法警,不一會兒申建軍帶了共六個人來綁架周鳳鳴,來勢兇猛,有的搶包,有的照相,並問周鳳鳴來幹甚麼,周鳳鳴說你們沒有權力審問我,周鳳鳴站起來就走,沒想到國保的車跟著周鳳鳴,把周鳳鳴拉上了車。申建軍的國保翻了周鳳鳴的包並對她進行搜身,從包裏搶走了護身符和手機。周鳳鳴把護身符拿回來含在嘴裏,一個大個子男警察將手塞進周鳳鳴的嘴裏,抓爛了周鳳鳴的嘴,撬動了周鳳鳴的牙齒,掏走了護身符,嘴裏的鮮血直流,兩個臉頰青腫的像皮球。然後又把周鳳鳴拖到國保大隊的地下室給周鳳鳴照相,戴手銬,關小間。這一系列的迫害程序是對周鳳鳴最大的侮辱,這是周鳳鳴今生最難忘的。

他們把周鳳鳴關在地下室。申建軍帶了共八個人(其中申建軍帶四人,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包紅斌帶兩人,千峰派出所教導員帶兩人)到周鳳鳴家抄家,抄走了珍貴的大法書籍四本,申建軍留下了他自己的手機號。之後申建軍等又回到國保大隊審問周鳳鳴,強迫周鳳鳴在他們打印好的材料上簽字,按手印,還照相、抽血、滾大板,留下了十指指紋及掌紋。夜晚,申建軍把周鳳鳴拘留五天(歲數大不執行)之後才讓周鳳鳴的兒子去接她回家。

二零一五年九月因為周鳳鳴訴江(控告江澤民)給最高法院、檢察院用郵政快遞EMS郵寄控告書被中共攔截,千峰派出所警察任靜水帶派出所其它警察到家裏抄家、抓人,上午周鳳鳴不給警察開門,快到中午警察就把周鳳鳴家的兩道門鎖撬爛,進家搜查、抄家,下午警察把周鳳鳴抓到派出所審訊,最後因年齡超過70歲拘留不執行,夜晚才把周鳳鳴老人放回家。

千峰派出所要了太原市理工大學宿舍區的房子給社區警察任靜水住,任靜水與周鳳鳴住在同一個宿舍區,十八年來千峰派出所、任靜水按照中共、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在法輪功學員周鳳鳴的公安身份檔案裏寫滿了誣陷、迫害法輪功之詞,使得周鳳鳴辦不了護照,不能和海外的兒女團聚。而任靜水、米晉生(其丈夫)的孩子卻送到國外留學享受著民主自由國家的信仰自由環境。

米晉生是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和平南路派出所社區警察,長年迫害管轄區的法輪功學員杜冰等人。

二零一七年初任靜水退休,千峰派出所社區警察黃愛鳳接管太原理工大東社區,黃愛鳳繼續實施迫害法輪功政策,在周鳳鳴的公安身份檔案裏繼續抹黑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周鳳鳴繼續迫害、騷擾。

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丈夫已經離世)本應享受天倫之樂,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來,卻被中共剝奪了老人去國外探訪子女的基本權利,不能享有子女的照料,一個人在家生活卻每天活在隨時被公安騷擾、監視之下。而國外的子女無時不在關注著老母親的安危。試想哪個公檢法人員沒有年邁的父母,他們能讓自己的父母遭受上述的迫害嗎?一個老人有自己的信仰,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強身健體,為國家減輕負擔,何罪之有?

中共對年邁的老人都不放過,迫害人權、信仰,更加彰顯中共的邪教本質。被中共脅迫利用的公檢法人員需要認清的是中共的一貫做法是卸磨殺驢。正告公檢法人員,在即將來臨的天滅中共的大淘汰面前,趕快為自己留條後路,停止迫害法輪功,將功贖罪,「三退」自救,不做中共的陪葬品,避免子孫遭殃。


相關責任人:

山西省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社區警察:

任靜水,女, REN,Jingshui,出生年月日:1961年(約),出生地:山西省,工作單位名稱:山西省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職務:社區警察(2017年退休),手機號碼:13383436723,警號:016887,家庭住址:山西省太原市千峰北路5號太原理工大學西院9號樓5單元201室,郵編:030024。

任靜水的丈夫米晉生,MI,Jinsheng,出生年月日:1961年(約),在山西省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和平南路派出所工作,職務:社區警察。

黃愛鳳,女, HUANG,Aifeng,出生年月日:1963年(約),出生地:山西省,工作單位名稱:山西省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職務:社區警察(2019年退休),手機號碼:13363512896,警號:016886,家庭住址:待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