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甚麼擋住了我精進的步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回想自己當初得法就是因為「真、善、忍」這三個字深深的打動了自己。儘管當時我只是個十多歲的孩子,但是人世間的虛偽、不坦誠、勾心鬥角、把人分為高低貴賤等等這些東西,讓我感覺很厭煩,心裏總是存有一種永恆的嚮往。當聽到「真善忍」這三個字時,就像找到了解藥,心情豁然開朗。

可是多少年以後才發現那一念雖然讓我走進了大法的門,卻也成了我長久沒有修去安逸心、色慾、妒嫉心的根本原因。

回想前幾年感覺最難突破的就是怕心:怕社區人員與警察敲門,怕家人對自己不理解,總之怕這怕那的。那時由於自己剛結婚,有了小孩,沒能把三件事都做好,但內心很堅定,總怕自己跟不上師父的正法進程。雖然那時知道的法理甚少,但是對大法很堅定。當時我很佩服也很羨慕能天天出去講真相的同修。每次看《明慧週刊》上寫的同修到農村發救人的真相資料、講真相勸「三退」的文章,我就和母親說:「甚麼時候我們也能有這樣的機會和他們一樣證實法就好了。」

可能是因為自己有這樣的願望,二零一五年師父就安排我們認識了當地經常去農村講真相的同修。我母親也參與進來,開始了去農村講真相。每當聽到他們說自己那麼多年走過的證實法的路,我都會覺的很汗顏,在常人生活中浪費了那麼多寶貴的時間,同修們在這一路上可歌可泣的故事太多了。從那時我深知自己浪費的時間太多了,我必須抓緊剩下不多的時間趕緊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好在我一直都很重視學法,雖然講真相落下很多,但法理上還是比較清晰的,所以很快的就走上了證實法的路。那時每天的時間特別緊湊,因為我是上班族(半天班),有兩個孩子,小的剛上幼兒園還需要接送,大的上小學還得適當的輔導功課,丈夫又幫不上忙。那時我就一念:我就是要走師父安排的路,我必須要做好三件事,甚麼困難都別想擋住我證實法的路。每天雖然很忙碌幾乎沒有閒暇的時間,但溶入法中自己就感覺很充實很快樂。

現在每天要做好三件事已經成了我生活的常態,有時會因安逸心的作用想:要不就符合常人狀態,休息兩天陪陪孩子,也帶孩子出去好好的玩幾天?但立刻想到我本來就走出來的晚,緊跑還不一定能跟得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怎麼還能歇息呢!

雖然能管住自己不放鬆,但也能感覺到自己的心似乎沒有剛剛走出來那個時候那麼精進不怠了,似乎有一種強為。最近我深挖、深找自己,明白了為甚麼我在環境越是緊張,困難重重的時候能有一顆堅定的心,想精進的心。為甚麼每次自己的環境寬鬆了卻沒有了想精進的那個勁頭了呢?其實就是自己當初走進大法的根本執著沒有去。

這根本執著是甚麼?就是當時之所以走進大法門,是覺的「真善忍」能滿足我所嚮往的精神方面的要求,同時也能讓自己有一種恬靜、舒適、美好的生活狀態。所以每當自己環境越惡劣時,自己不舒服了就本能的排斥痛苦,就會主動按照法的要求做,好讓自己解脫出來;而當環境舒適了,達到了自己想要的美好生活狀態,也就達到自己的目地了,也就沒有精進的心了。這是在利用大法要得到我嚮往的美好生活呀!多麼骯髒、多麼可怕的人心啊!帶著這麼骯髒的人心怎麼能達到神的標準啊?

找到了這些後,我在思想中隨時警覺著與這個根本執著有關的一切不正的念頭,分清真我,就像師父講的:「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1]我告誡自己我的生命就是為了完成自己當初的誓約來的,我的生命價值就是來證實法來的,絕不是為了常人的美好生活為目地的。

找到了根本執著,明確了自己的修煉目地,那些不好的思想就沒有了生存的土壤了。安逸、色慾、妒嫉等等這些人心也都沒有了根,修起來也就好修了。

寫到這兒我想到:這次武漢疫情蔓延後,很多人因為它的突如其來,人們一時不知所措,包括一些同修。讓我出乎意料的是有幾位得法早並且一直在講真相上做的很好的同修,這次沒有走出來而是選擇了在家裏待著。那是甚麼擋住了我們的救人的步伐呢?是疫情?不是,是家人?也不是。假如我們的心堅定不移,就像當初去北京證實法,就像當初在環境很惡劣時還能堅定的走在講真相的路上是一樣的,甚麼也擋不住的。那究竟是甚麼擋住了我們精進的步伐呢?我想無非是人心。

師父講:「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1]

是不是我們在寬鬆的環境下把安逸心滋養的太大了,自己察覺不到了,還是其它不正的人心呢?今年的神韻中《聖緣》和《塵緣》這兩個節目讓我感受非常深刻,我認為這是師父對所有大法弟子在這次疫情中應該怎樣做好的慈悲點悟:人走向神必須要放下人世間所有的名利情,並且要對師父、對大法要有堅如磐石般的堅不可摧的正信。這次疫情就像節目中那個跟隨道人師父一起跳崖的考驗一樣,千萬不能讓安逸心迷惑住我們。究竟是甚麼擋住了我們精進的步伐?我們是不是應該好好的深挖一挖了?不要讓人心執著帶來的現實中的假相迷惑住了我們,將計就計挖出人心修去它,毅然的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吧。

下面用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和同修們共勉:

「當然我講最後時期啊,其實大家也看到了,天象的變化和這個世上的變化是一樣的。比如說這個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了,邪惡已經自身都難保了,只不過是那部迫害大法弟子的機器還在運轉而已。但是呢,我剛才說,走到最後了,我們要更加做好我們該做的,因為越到最後越關鍵。當初那麼艱難的環境,那麼邪惡的環境,你們都走過來了,沒理由不在最後做的更好。迫害當初,全世界的媒體到處都在轉載中共媒體的造謠文章,全世界的人都很難分辨到底是怎麼回事。在那樣一個困難的情況下,國際社會的大法弟子講真相改變了全世界人們的認識,走過來了。最後你們自己得珍惜所做的這一切,不能放鬆自己,絕對不能放鬆自己。」[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