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幫我化解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曾經是十多年的佛教居士,可是對共產邪黨卻十分的相信和崇拜,記得當年聽到毛魔頭去世的消息時,正在廚房裏做飯的我竟嗚嗚哭起來。

二零零一年央視播放污衊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我信以為真,電視說王進東是法輪功學員,可他打坐的姿勢是典型的軍人坐姿,根本就不是佛家打坐的姿勢,我想:一個修煉七、八年的人竟然不會打坐,難怪電視說法輪功冒充佛教。

可是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接觸了本地的法輪功學員,當她們打坐給我看時,我一下子懵了,也明白了自焚偽案中的王進東根本就不是法輪功學員,對央視的造假欺騙感到很震驚,一個國家竟然為了迫害一群修心向善的好人,而不惜造謠欺騙全國的老百姓。

看到法輪功學員的真誠、無私及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使我這個曾經患有嚴重心臟病的人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二零零四年我走進了大法修煉,榮幸的成為一名法輪功學員,師父不僅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而且幾次幫我化解魔難。

兩次車禍安然無恙

一次,我騎三輪車過馬路,在左拐彎的時候與一輛右拐的轎車相撞,我的三輪車被撞出四、五米遠,而人又從三輪車上甩出好幾米遠,頭部緊貼路邊石邊沿,只差幾釐米就會撞上。幾個執勤的警察嚇得立刻趕過來。我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感覺沒有甚麼事,這時轎車上的兩個人走過來擔心的對我說:「大姨,沒事嗎?」我說:「沒事,你們走吧。」聽了我的話他們立刻開車離開了。這時,幾個警察幫我把三輪車扶起來,我推著三輪車準備回家,可是車輪圈被撞壞了,我只好推著三輪車去維修了一下,回家了。我知道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或許連命也沒了。

還有一次去市場買東西,我沿著公路正準備往左拐彎,這時被右邊急速開來的轎車撞到,三輪車正好扣在轎車的車輪邊。我感覺沒事從地上爬起來,車上下來一男一女,對我說:「你看你把我車撞壞了,去給我把車修一修吧。」接著那個女的又說:「大姐,你知道修車千兒八百的也不夠。」於是他們倆人就讓我拿錢,我說:「我沒有錢。」他們又威脅說要報警,我說報吧。男青年一看我不怕就說:「你沒有那麼多的錢,三百、二百元也行。」我說:「我一分錢也沒有。」他們又把我三輪車的鑰匙拔去。就在我們僵持不下的時候,這時一位四、五十歲的男子騎車子過來了,他對撞我的那倆人大聲說:「你們把車停在路上幹甚麼!」那倆人膽虛的說:「我們這不是要回彎嗎?」男子呵斥道:「這裏是回彎的地方嗎?!」然後男子又對我說:「大姐,不是你的錯,你叫他們報警!」聽了中年男人的話,那倆人急匆匆的開車離開了,這時幾個警察也過來了對我說:「大姐你回家吧。」我說:「我的鑰匙被那倆人拿走了。」警察騎上摩托車又追上那倆人要回了我的車鑰匙。回家後我激動的想:一定是師父幫我化解了魔難。

信師信法,破除病業假相

修煉大法前,我的心臟病很嚴重,那時醫生說我吃藥沒用,需要做搭橋手術,可是因為家庭條件太差,我就沒做這個手術,心想活一天算一天。修煉大法以後,心臟病症狀全消失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的一個晚上十點多鐘,我正要上廁所準備睡覺,忽然感覺心臟劇烈跳動,而且伴隨著疼痛。我連忙去拿手機,坐在沙發上給女兒打電話,此時,感覺只能呼氣不能吸氣,甚至感覺連話也說不出來。女兒知道後叫來120把我送進了人民醫院,在醫院裏醫生給我一測,心律跳到159次,連忙又給我降心律,可是心律降下來了,血壓又低到只有29,他們又連忙給我提血壓,可是血壓一升上來,心律又增高了,那個主治大夫對主任說:「這個人完了,不定時候了。」聽了大夫的話我想:「你說了不算,一切只有師父說了算,師父沒有給弟子安排這一切,師父已經給大法弟子地獄除名了。」於是我對女兒說,我要回家,同時我也在心中對師父說:「師父我要回家,醫院治不了我的病,我的身體不歸他們管」。

回家後醫院給的藥我一片也沒吃,堅持學法煉功,身體很快恢復了健康,女兒激動的逢人便說:「我覺的法輪功真好,法輪功給了我一個活著的媽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