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把我變成寬容大度、道德高尚的人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我是九六年七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大法弟子,在二十三年的修煉當中,法輪大法把我從一個滿身業力、爭強好勝、自私自利的人,變成了一個寬容大度、品行端正、道德高尚的人。

一、修大法使我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

修大法之前我有很多病,最嚴重的是類風濕、氣管炎、暈車等。看了大法書後,我當時的層次認識到這是一本教人如何做個好人,再加上煉功才能好病或長功的書。我認為找到了祛病健身的秘訣,每天便開始了認真的煉功和學法。

修大法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無意中發現身上的病全都好了。師父把我的病業都消掉了。我激動的告訴我所有的親人和朋友,法輪功真好!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話都是真的,我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

從此我便努力的按照大法書中的要求去做,直到現在我沒有用過一分錢的醫藥費。更值得一提的是二十三年來積攢下的醫藥費,我沒有動用過一分錢。我想這也體現出我在大法修煉中道德昇華,品行高尚的表現,自覺的遵守國家的規章制度。現在醫保卡上的錢沒用完的可以變相的購買各種物品。但是我聽師父的話,按真、善、忍的標準自覺的做個好人,為此我家裏的人也很敬重大法。

二、善待不明真相參與迫害我的警察和犯人

由於我親身實踐過法輪功到底是甚麼,知道法輪功是一種讓人道德回升,身心健康,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政權全面迫害法輪功開始後,我去天安門廣場煉功證實大法好,逢人就告訴他們法輪功真相。因此當地公安把我視為頑固份子,每逢敏感日就來家騷擾,只要我說還煉,就被強迫帶走洗腦。其實有的警察也是被迫無奈,經常勸我說,你就說句不煉應付一下,回家關起門把屋頂煉塌了也沒人管你。我體諒他們的好意,那擱常人肯定是這樣做的。可我是修真、善、忍的。怎能說假話騙人呢?更重要的是我在大法中受了那麼大的益,怎麼能在大法和師父被冤枉時不站出來說句真話呢?

就因為這一句真話,我被六次綁架,三次罰款。就是這樣,我也沒有仇視和怨恨過那些迫害我的警察。因為師父說過世上的人都是師父的親人,除幾個首惡之外,都是師父要救度的。既然他們是師父的親人,我當然要善待他們。那時我還不懂師父講的善的力量的法,只是在明慧網的資料上看到一句話「善念喚良知」,這句話我覺的非常好,知道用我的善念可以喚醒世人的良知。我就善待我所接觸到的所有人。

慈悲和善念喚醒他們的良知。所以每當警察來家騷擾的時候,我都會告訴他們大法如何好,我為甚麼不轉化,並熱情的讓他們坐,倒水給他們喝,他們也都很客氣。有一次我去派出所找一個警察要回我被他們抄去的大法資料,那個警察給了我一套煉功音樂帶。然後對我說,你很頑固,但很善良,回去好好鍛煉身體吧!我明白他的話意,便回答他說:你說對了,這是我在大法中修出來的善良與堅定。後來這個警察再也沒有迫害過我。有兩個警察後來有機會,我還幫他們退出了邪黨組織。

再說一點在看守所的事情,二零零四年三月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當時天氣還是很冷的,看守所的熱水還是很緊張的,每天只給一點點,根本就不夠用。我和同修都認為我們是大法弟子,身體好,有抵抗力,洗冷水沒關係。常人可吃不消,下身洗多了冷水會得病的,就主動的提出把熱水讓給她們,而且我們洗澡都是用冷水。監室裏的犯人和牢頭都很感動。因為我們都是近七十歲的人,她們都是中青年,後來牢頭決定每天中午都不要我們幹活,讓我們洗澡或睡覺。全看守所的犯人中午都在幹活的。

三、病房裏的人從我的言行明白法輪功真相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份老伴身體不好,在家硬挺著不肯去醫院。後來在全家人的勸說下,好不容易答應去了。去了之後,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安排他在搶救病房治療。病房有倆個病友,病情也都很嚴重,三個病人年齡都很大,八十歲往上,我老伴最大八十六歲。三人都是需要二十四小時全天護理的。其他兩個病人家裏都是幾個人輪流護理,其中一人還請了護工,一家人累的夠嗆。

我為了體貼兒女們上班辛苦,沒讓他們派班,誰有空就來醫院替換一下,晚上我全包了。兒女們輕鬆多了,一個勁的說享媽的福。我說你們不是享媽的福,是享法輪大法的福。他們都認可,從不干涉我修煉的事。我晚上料理完老伴的事後,就在老伴耳邊輕輕的對他說:我煉功了,你別打擾我煉功啊!他會心的點點頭。然後我就在他病床腳下打坐。病房裏的家屬看到後羨慕的不得了。我一個七十七歲的人,他們所有的人都比我年輕,因為他們都是兒女輩,而且看到我伺候老伴是那樣的盡心,不怕髒不怕累。而且老伴就願意我伺候他。老伴知道法輪功好,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和病房裏所有人講大法的真相,告訴他們我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才有了健康的身體,才有了善良的心懷,處處為別人著想。他們都說從我身上使他們對法輪功有了一個重新的認識。以前也經常碰到有人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但他們都不願意聽。因受了邪黨的謊言宣傳,現在親眼看到大法弟子的心身境界,承認他們以前真的是不了解法輪功。

通過幾天的接觸,兩位病友全家都三退了(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連來探望他們的親戚及護工全都退了。其中有一個病友的女兒到現在還跟我保持聯繫。因我在醫院送了她爸一個護身符,她爸回家後一直都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度過了生死大難,身體在逐漸的康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