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大法弟子 十年冤獄之災化解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二叔為人豁達、健談,樂於助人。今年我們給他拜年的時候,他給我們講述了自己十年來的心路歷程。

現在有些人由於受中共邪黨的無神論教育,道德下滑,為了錢真是六親不認,落井下石。二叔的一位親屬為了拿到企業的更多錢財和股份權,聯合多名由二叔一手培養起來的業務人員挪用公款,然後一起誣告、陷害二叔,讓二叔交出管理權,並讓二叔賠償所有企業虧的欠款,使得二叔生活幾乎陷入絕境,即使賣掉所有家產也無法償還全部欠款。二叔面臨牢獄之災。

二叔開始困惑、迷茫,現在的人怎麼變成這樣了?當初是自己帶領大家一起創辦的企業,這個企業曾經帶給大家豐厚的收入,可當企業面臨危機,需要大家同心協力共度難關時,有人卻趁機栽贓陷害他,人怎麼會忘恩負義到如此地步!他無論如何也解不開這個迷。二叔說,如果自己真的受冤被關進監獄,他就不想活了。

然而在這十年的法律官司當中,危難關頭,總會有人幫助他,直到今天終於有了一個非常好的結果。二叔由此也更加相信大法真的能化解危機,誠信大法好就能夠遇難呈祥!

由於企業經營上出了問題,為了利益,親屬間的矛盾越來越尖銳。有人告他貪污,主管部門多次查賬,也沒發現問題。告他的人非要置他於死地,找了各種關係,又告他偷漏稅,結果因稅務上的事情,他被判刑十年。經過上訴,幾年後,雖然改判了,可判的還是實刑。他希望能改判緩刑的願望落空了,不是緩刑,是實刑,必須得去服刑。

精神真是沮喪到了極點,他聽說有病可以辦保外就醫,他就折磨自己。整夜整夜的不睡覺,一根接一根的抽煙,一碗一碗的吃肉。可是帶他檢查的警察告訴他:他的血壓正常,血脂正常,心臟正常。警察還說:這麼多年來,像他這個年齡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血液這麼清亮的。

用這種辦法折磨自己,身體不但沒病,反而檢查出了一個好身體。

大難已臨頭,看似再也沒有回旋的餘地了。可是峰迴路轉,經北京律師指點,他找到了當地的某某律師。這名當地律師正是他多年前曾經幫助過的一個好友。由於多年沒聯繫,他以為好友轉行了,以前就沒找他。真是無巧不成書。看似不可能辦成的事情,就這樣輕易的解決了。經過好友的幫助,二叔終於有了一個好的結果,不需去監獄了。

二叔十年的牢獄之災為甚麼能化解呢?我們最清楚:這是因為二叔當年的正義之舉,明白了大法真相,了解中共的終極目的,使得冤情化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二零零四年秋天,我被非法拘留。當時好多的大法弟子,都被非法送去洗腦班,甚至被勞教迫害。面對這場殘酷的迫害,很多人都不敢觸碰法輪功的事情,沒有人敢為大法弟子正義直言。二叔得到消息時,急忙從一百多公里的外地辦事處往家趕。到了政法委書記的辦公室,當時辦公室有幾個熟人。他說明了情況,要求立刻放人。政法委書記直接就說:殺人放火當時就能放人,煉法輪功的不行。二叔和政法委書記關係相當好,沒想到直接就駁了他的面子,令二叔非常難堪。然而當天晚上二叔又到了政法委書記家裏面談,看到書記的母親在家,二叔毫不猶豫的將身上帶的所有錢都送給了老人。

面對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二叔挺身而出,伸出正義之手,幫助我們走過了危難。

前年,我們給他拜年,他說他要被關進去了,當時我們還不知道二叔被改判的事情。我就拿出一本明慧期刊,指著周永康被關在鐵窗裏的畫面,告訴二叔,被關進去的應該是這些人,好人不能進去。幫他退出中共邪黨組織,並告訴他: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去年我們又給二叔帶去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二叔輝煌時,門庭若市。危難時,眾人遠離。有一年我們去拜年,他說市裏的樓房賣了,搬回老家居住了。穿戴與從前判若兩人。穿起了農村人穿的大棉襖、大棉褲,抽起了自己卷的旱煙。但是我們始終不忘二叔的恩情,年年都去給二叔拜年。

這麼多年來,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他都看在眼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記在了心裏。直到今年我們再去看望他時,他說不用進監獄了。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就這樣解決了。二叔十年的牢獄之災化解了,我們真的為他高興。二叔爽朗的笑聲又迴盪在農村的院落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