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多救人的幾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師尊說:「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藉口還是那樣的藉口,都是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1]

中共迫害大法初期,我出去做證實法的事時怕心很重,記得剛開始出去貼真相不乾膠時,由於怕心重,有時將不乾膠都貼倒了;有時放真相資料時,由於怕,也沒注意看報箱的好壞,結果「啪」的一聲資料從報箱掉到地上,嚇得我緊張的出了一身汗,趕快從地上撿起來就跑,怕被別人看見。隨著不斷學法及修煉時間的增長,怕心越來越小,當怕心一出來就背師父的詩詞:「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2]是呀!我是神,你看見哪個神會怕人?

下面,我就將自己去怕心後證實法的二件事寫出來:

(一)銷毀社區居委會誣蔑大法的邪惡宣傳刊版

有一次我看到社區居委會前面掛著一張誣蔑大法的邪惡宣傳刊版,那張刊版是蛇皮紙那種質量的,很厚,很結實,至少有一米五那麼高。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讓邪惡宣傳刊版在此毒害眾生,必須儘快銷毀它。但是那張邪惡宣傳刊版太大,張貼的地方又比較顯眼,來往的人很多,我一個人還不太敢去處理。而我們這兒大部份同修怕心重,沒走出來,只有一個同修能配合我,以往處理邪惡宣傳刊版,都是我們倆人配合做的。可是這個同修家裏環境沒開創出來,又不能上她家直接去找她。怎麼辦?我問自己:假如這地區只有你一個人是大法弟子,你怎麼辦?回答是:一個人也應該堂堂正正的去證實法!那不正好是去你的怕心和依賴心嗎?再說我也不只是一個人,我身後有師父的法身,還有無數的護法神。

於是我發完下午六點的正念後,求師尊加持我,然後帶上一個能收縮的曬衣架就出發了,到那兒一看一個人也沒有了,更神奇的是那張邪惡宣傳刊版的左上角還耷拉下來一截,我用曬衣架對著耷拉下來的那一處一拖,那張刊版立即就掉下來了。這哪是我在做啊,明明就是師尊將一切都準備好了,其實是師尊做的。弟子只是動動手。師尊要的就是弟子這顆維護大法的心呀!寫到這兒時,對師尊感恩的淚水立即流下來了。

(二)去怕心、救度上門騷擾的邪黨人員

我因堅持修煉大法,多次被當地六一零、派出所、社區居委會人員非法抄家、敲門騷擾。過去對他們這些人我恨得要命,因為我把它看作是人對人的迫害,師尊教導我們要善,要慈悲救度他們,因為他們才是真正被迫害的人。遵照師尊的教導,我改變了以往看見他們一來就拒絕開門的做法,熱心接待並講真相救度他們。下面是兩次與他們講真相的經歷。

一次,居委會綜治專幹帶了一個辦事處的女幹部上我家敲門,這個居委會的幹部以前我給他講過真相,而這個女幹部平時從來沒見過。他們這次來的目地是因為習近平上台時,出了一個所謂的「解脫」政策,就是要大法弟子簽名,保證只在家修煉,不出去參加外面的甚麼活動,就可以享受常人一樣的待遇,如子女參軍等等,取消某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政策,即所謂的「解脫」政策。他們說明來意後,我認為這是邪黨搞的換湯不換藥的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的鬼把戲。因而拒絕簽名,並給他們講我為甚麼不簽名的理由。他們靜靜的聽我講了大約半個小時,然後,那個女幹部突然問我:你們法輪功有沒有甚麼書?我不知她當時問這話的用意,就反問了她一句:你這話是甚麼意思?她說:你別誤會,我沒有甚麼意思,只是想多了解一下法輪功。我就將《轉法輪》遞給她,她認真的看了一會,然後她自言自語的說:這本書我也看不出來有甚麼不好的內容呀!我說:這本書就是叫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的一本修煉的書,當然沒有甚麼不好。是江澤民出於當權者的一己私念,造謠污衊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誣陷法輪功!又過了一會兒她又問我:聽說你們法輪功有功法,你能否給我演示一下?我就給她做了一下前四套功法,她一邊看一邊說:這些動作都是鍛練身體的動作,也沒有甚麼不好呀!我說:我們法輪功就是每天學習剛才給你看的那本教人如何做好人的書,再煉煉祛病健身的五套功法,你說,這有甚麼不好嗎?共產黨與江澤民為甚麼要迫害我們?就是因為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難道做好人還怕多嗎?她笑了笑,雖然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但是我看得出來她今天來這兒就是為了來找我了解法輪功真相的。然後她對那位居委幹部說:咱們走吧。也沒有再提讓我簽名之事,我也挺高興:又一個生命明白了真相。

另一次是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兩個居委會幹部來我家敲門,他們是來落實我參與訴江的情況。他們問我:你是否寫過一封甚麼控告信?我說:「你們是問控告江澤民的信嗎?我寫過!你們知道江澤民是個甚麼東西嗎?貪腐執政,淫亂治國,最大的賣國賊,對「真善忍」的恐懼與嫉妒就是江澤民這次無端發起迫害法輪功的原因,法輪功是佛法,是教人向善、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的正法,他能提高人民的道德水平、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法輪功在全世界都受歡迎,只有中共在迫害法輪功,江澤民製造天安門偽案等、造謠污衊佛法、殘酷迫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直接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所以作為一個中國人,包括你們都應該去控告他!」他倆一直靜靜的在聽我說完,然後其中一人對我說:你講的這些事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確實不知道江澤民有這麼壞。我們今天就是奉上級命令來了解一下,也沒有甚麼其它的意思。對不起,打擾您了。然後他們就走了。

通過這兩次給社區居委會幹部講真相,我真正體會到了為甚麼師尊一再強調要我們講真相多救人,世人真的是很可憐,聽到的全部是邪黨的謊言,大災難一到,被淘汰了還不知是怎麼回事,我們真的是不能太麻木了,要聽師父的話,要抓緊救人,世人都在等著我們去救,因為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救了他們。這也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的誓約!

(三)去怕心,用真名在單位公開退黨的經歷

我是二零一七年元月份在單位用真名公開退黨的,回憶起我的退黨歷程也是一個逐漸去怕心的過程,也是一個漫長曲折的過程。這個過程歷經十多年,在這期間,我們單位的支部書記都換了三屆。

我第一次向單位提出退黨要求是在二零零零年年初。在一次黨員評議會散會後,支部書記把我單獨留下來與我談話,意思是說上面交待要我寫一個甚麼與法輪功劃清界限的資料,實際就是揭批法輪功的材料。我聽後心裏感到很委屈和難受,為甚麼呢?因為過去我在單位一直表現得比較好,經常被評為本單位及省、市先進工作者。自從修煉了法輪功,特別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似乎變成了一個被單位管制的壞人,每次單位所謂的政治學習及黨員會議幾乎全部都是造謠污衊法輪功的內容,不是逼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就是逼迫人人表態揭批法輪功,今天又逼迫我寫造謠污衊法輪功的資料,法輪功究竟有甚麼不好?法輪功教人用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難道錯了嗎?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就是因為一身的病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前中、西醫、偏方用盡,花了不少錢,也無法治好我的病。修煉法輪功後沒花一分錢,沒吃一粒藥,所有的病全部好了。這麼好的功法,你叫我去揭批他甚麼?想著這些,委屈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寧願退出這個邪黨,我也不能昧著良心去幹這傷天害理的事呀!於是,我對書記說:法輪功教我做好人,還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我對法輪功只有感恩。寫感謝資料還差不多,寫揭批材料絕對不可能!我現在已經決定自動退黨,也免得你不好向上級交待。書記當時看到我這樣說嚇了一跳,趕緊說:算了,我也不要你寫揭批法輪功的材料了,上級那頭我想辦法去回覆,你從此以後也不要再提退黨的事了。這次退黨之事就是這樣不了了之了。

第二次向支部提出退黨要求大概是在二零零五年,《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後,邪黨搞了一個甚麼「保持共產黨員的先進性的教育活動」,簡稱「保先活動」,要求退休黨員人人都得參加。我就以母親年老多病要我照顧為理由沒去參加(時我已在大紀元退黨了)。一天上級局黨委書記來我家,說上面要求「保先活動」退休人員必須人人參加,除非是病在醫院起不了床,他拿出一個簽到本,叫我補簽一個名字,就等於我參加了。我說:「書記,我現在修煉法輪功,必須按真、善、忍的原則辦事,要講真話,所以這個名我還不能簽。」他聽我講完後,就將那個本子收進公文袋去了。然後我對他說:書記,我現在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信神的,而共產黨是無神論,與我的信仰是相反的,所以我想申請退出共產黨組織。他說:這事我還得請示上級,你暫時不要寫甚麼申請書。書記走後大約四、五天,兒子回來對我說:媽,你再不要與領導提退黨的事了,這幾天搞得我不得安寧,不是區領導找我談話,就是六一零找,叫我做你的工作,說你再要提退黨的事,不但你自己飯碗保不住,我和爸爸的工作都會受到影響。這一次退黨之事就是這個結局。

第三次提出退黨之事大概是二零一一年,有一次我給單位的小車司機和其他幾個同事講完真相後,同時給了他們一些真相資料,包括《九評》光盤等,誰知那個小車司機把我給他的真相資料全部交給我單位的剛從部隊轉業來的那位新書記,書記上我家落實有關情況。他問我真相資料是從哪來的?我還給了哪些同事?平時我和哪些人有聯繫?……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就只講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修煉後身心受益的情況。他聽完後沒再追問我資料來源等問題。隨後他說:你是個老黨員,你怎麼去煉法輪功?法輪功是信神的,共產黨是無神論,這兩個是對立的,你只能選擇其中一個。我就把以前自己多次提出退黨之事告訴他了,我說現在要我選擇,我依舊是選擇退黨!他說:退黨對你及家人都有影響,你知道嗎?我說:黨章不是修改了嗎?入黨自由,退黨也自由呀!那為甚麼會受影響?他說:那只是紙上寫的。現在還未執行。最後他說:退黨問題得請示上級,以後再說。這事就這樣結束了。

第四次就是正式去單位辦理退黨手續。時間是二零一七年元月份某一天。我單位又換了一屆新書記,正式通知我去單位辦理退黨手續。之所以這次同意我正式去辦理退黨手續原因有兩個:原因之一是我從《九評》發表後,就在網上化名三退了,自這以後我就從未參加過單位的組織活動,也從未交過黨費,單位有時派人來我家收黨費,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我都沒有在家,後來他們就要我兒子代交黨費,不久兒子又調走了,無法聯繫上,所以單位對我這個問題也感到很棘手。另一個原因是習近平上台後對不同信仰的人員要求退黨的政策的放寬。提起去辦正式退黨手續那天,這裏還有一個小插曲。我到單位去辦退黨手續那天,單位書記已幫我寫好了一個退黨申請書,只要我簽名,我一看要求退黨的原因是因為我丈夫年老病重需要照顧,加之自己年歲也大,身體也不太好,精力有限,無法保證參加單位的組織活動……我說:這個申請書我不能簽名,因為這根本不符合事實,我自從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精力充沛。丈夫的病我完全可以照顧,而且這麼多年來都是我在照顧他。我退黨的原因,是因為信仰的不同,我信仰真、善、忍,……後來他們將申請書按我的意思改了之後我就簽了名。

歷經了漫長的十幾年,我終於完成了自己的心願,用真名、公開退出了邪黨組織。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