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避瘟疫的法寶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二零二零年大年之前,在外地做生意的親屬都回家來了。不久就聽到了有關武漢肺炎疫情方面的消息。親屬們都慶幸自己今年沒去武漢!但對疫情還是感到很緊張。

這時有人突然說起我姥姥當年避瘟疫的事情,大家的心裏好像又都踏實了很多。

提起我姥姥,家族中的人都很敬佩。接觸過她的人都說她善良、心胸寬、心眼好、一生從來不負面談論別人,總是善意的幫助別人。現在讓我來說說姥姥避瘟疫的故事。

那是二十世紀四、五十年代的事。遼寧黑山縣半拉門鎮,郝家與楊家兩個村屯緊挨著。楊家有個男子在外經商。有一年這位男子回家過大年,回家不久就開始拉肚子,兩三天後就死了。

這名男子的喪事辦完之後,村裏陸續有人也開始拉肚子,小小的村子每天能死三、五個人。當時誰也不知這是種甚麼病,有的說是傳染病,叫「火痢拉」,我現在就籠統的稱它瘟疫吧。

這一下人們都非常害怕,特別是緊鄰的郝家村,為了避免疫情擴散到本村,郝家與楊家兩村之間夾上杖子,隔離開了,兩邊的人互不往來。

我姥姥是郝家村人。郝家村裏有個姓張的老頭,非常珍惜自己的妻子,他怕妻子被傳染上這病,不讓妻子與外界接觸,每天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可他妻子還是染上了這瘟疫,一天一宿人就沒了。就這樣,這瘟疫不知不覺的在郝家村蔓延開了。

不久,姥姥的婆婆也染上了瘟疫,炕吃炕拉。接著姥姥的妯娌也病倒了。家裏的其他人都不敢去伺候,怕傳染上啊!也不讓姥姥去。

姥姥覺得不能見死不救,不講仁義,於是天天伺候婆婆和妯娌,這屋送飯、那屋送飯,吃喝拉撒全管。最終她的婆婆去世了,妯娌的病好了!姥姥雖然天天伺候這倆位病人,卻甚麼病也沒得。

鄉親們議論紛紛,都說姥姥孝順婆婆,善待妯娌,心地善良,積了大德了,受到老天爺護佑,瘟神不敢找她。

姥姥不識字,但一生信守中華傳統美德。姥姥三十五歲時,三十七歲的姥爺就去世了,家裏留下三個孩子:大女兒十一歲(我的母親)、兒子七歲,小女兒三歲。姥姥當時生活很艱難,但是她把三個孩子都培養成人,終身未再嫁人。鄉親們說,姥姥不但人品好,守婦道,而且在她眼裏沒有看不上的人,從來不負面談論別人。

婆媳關係歷來是難題,姥姥對自己的婆婆、對自己的兒媳婦都非常好,無論出現甚麼矛盾,姥姥都能善意化解。比如兒媳婦愛發脾氣,周圍的人都說兒媳婦不對,姥姥卻說:「小珍這人其實挺好。」在姥姥的善心感化下,姥姥的兒媳婦小珍對姥姥也是發自內心的關心,家裏很和睦。

一九九七年,三十八歲的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是返本歸真,按照「真善忍」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姥姥那時已經八十多歲了。我回老家時,她一聽「法輪大法」,「真善忍」就特別高興,特別贊同,認為這可是法寶,比「仁義禮智信」更高。我平時遠在他鄉,家裏沒人教她煉功,沒人給她讀法,姥姥每天就自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姥姥九十六歲時無疾而終。我們家族的人都知道姥姥的這些經歷,也很認同「真善忍」。

法輪大法「真善忍」是佛家大法,他讓一個人的道德、精神達到一個很高的境界,從微觀上改變一個人,使修煉人向正直純潔的方向回歸。大法師父講:「一正壓百邪」[1],心正百邪不侵。法輪大法「真善忍」,使我從自私變的做事先考慮別人,家人有目共睹。

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二十年了,為了迫害法輪功,編造了「天安門自焚」等無數的陷害法輪大法和大法修煉人的假新聞,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今天的中國人最大的道德選擇,是真相與謊言之間的選擇,是法輪大法「真、善、忍」與共產黨的假、惡、鬥之間的選擇。我周圍的十五位親屬幾乎都是在外地做生意的,他們都選擇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親屬們在一起議論,說:「怪不得這一年陰差陽錯的都沒去武漢,這些年做生意還特別順利,都是因為我們選擇對了,順應了天意,記住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願人們都能明白大法真相,平安度過這場武漢肺炎造成的大劫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