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島昌黎法院走過場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王佩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半多,秦皇島昌黎法院非法對法輪功學員王佩珍開庭,空曠的法院大廳內,昌黎法院以疫情期間不能讓更多人進入法庭旁聽為由,只允許四個人進入法庭旁聽,王佩珍的女兒、女婿、丈夫等都被他們以「是證人」為藉口而禁止進入法庭旁聽。

律師在辯護中駁斥、告知昌黎法院在法庭的法警、法官、公訴人:是不是邪教,不是哪一個政府、哪一個人來定論的。既然法輪大法不是邪教組織,法輪功學員堅信修煉法輪功的行為,怎能構成利用邪教組織呢?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功,不正是對國家法律實施的維護嗎?又怎麼能說是對國家法律實施的破壞呢?而且以刑法第300條多次對法輪功學員判刑,構成了對國家刑法的濫用,多年來對於眾多的法輪功學員,都是以刑法300條定罪,是濫用法律。公安部、國務院辦公廳十四種邪教根本沒有法輪功,從來沒有不允許煉法輪功。還有國家出版總署署長柳斌傑簽署的五十號令第九十九項,一百項已經解禁了法輪功書籍的出版。

昌黎法院、檢察院在漏洞百出,沒有出示任何證人、證言、證據,連鑑定人有沒有資質證書,誰簽署的都沒有出示,僅僅兩個小時左右就匆匆忙忙走過場結束了庭審,罪名是利用邪教組織會道門擾亂社會治安。最後公訴人還裝模作樣的以照顧王佩珍年齡大為由,建議昌黎法院對王佩珍非法判刑四年或三年半。主審法官陳曉芳宣布待昌黎法院合議庭研究後再做決定,宣布休庭。

在此一週之前,秦皇島法輪功學員王佩珍的女兒,曾與親屬多次到昌黎法院找主審法官陳曉芳、檢察院公訴人李紅宇反映事實真相。主審法官陳曉芳、檢察院公訴人李紅宇,無視《刑法》《憲法》的明文規定,不但不接收、不聽取家屬反映的事實及相關材料,根本不接見家屬。法院的主審法官陳曉芳,還指使法院的書記員一而再再而三的搪塞,推脫。而山海關國保與秦皇島開發區國保,溝渠寨派出所沆瀣一氣,罔顧事實,有恃無恐,置國家憲法、刑法於度外,為虎作倀。

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起訴、被庭審。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

王佩珍女兒在她母親被構陷的卷宗裏,發現幾乎大部份都是只有蓋章,沒有人簽字,根本就不能以此作為判刑的依據、證據。昌黎法院、檢察院已經構成了瀆職罪,以權代法、徇私枉法,知法犯法罪。

王佩珍的女兒作為家屬辯護人,是通過法院領導研究蓋章同意決定的,主審法官陳曉芳,無視憲法與法院決定,濫用職權,以權壓人,在開庭之前強行取消了王佩珍女兒作家屬辯護人的權利,指使兩名法警把王佩珍的女兒架出法庭。

事件經過:(王佩珍的女兒敘述整理)

1、2019年6月1日我媽媽王佩珍因為信仰被人舉報,被送到山海關溝渠寨派出所,又送到山海關公安分局。晚上7點突然又被送到山海關人民醫院搶救。在山海關醫院,我媽媽在急救室的推車上昏迷不醒,全身抽搐,情況非常緊急。醫生要做核磁檢查,可我媽媽在打了兩針安定後,仍全身顫抖不止,根本無法進行核磁檢查,當時只有兩個警察全程在用執法記錄儀麻木的錄像,山海關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袁彥順和劉赫就在旁邊麻木的看著。山海關人民醫院當時無能為力,就給辦了去秦皇島市人民醫院的轉院手續。

到了秦皇島市人民醫院急診室,醫生還是要做核磁或CT,但我媽媽全身劇烈抽搐不停做不了檢查,醫生說要打安定,我舅舅一聽急了,大聲說在山海關醫院都已經打兩支安定了,再打人還能行嗎?醫生立刻束手無策了,無奈的說那就送觀察室觀察吧。於是醫生也不管了,讓護士帶去觀察室。我們推著媽媽跟著護士無奈的走出急診室,眼看著全身抽搐的媽媽情況越來越危險,人已經快不行了,而且已經沒有任何醫生與警察在場參與搶救,我們知道醫院已經救不了她了,這時我舅舅在無可奈何的剎那間不顧一切背起我媽媽衝出醫院!

我舅舅背著媽媽奔到自己車前的時候,山海關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袁彥順、劉赫和其他6、7個警察也開車來到市人民醫院。他們問甚麼情況?我舅舅大聲對警察說:醫生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醫院已經救不了她了,現在沒有任何搶救措施,進觀察室觀察的後果能是甚麼?醫生能承擔出現生命危險的後果嗎?醫生承擔不了!我找警察你們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在場,現在你們也看到了,人現在已經這樣了,如果出現任何後果,你們誰能承擔這個責任?在場的袁彥順等六、七個警察沒有人說話。我舅舅大聲接著說:如果你們沒有人敢承擔這個責任,現在我把人帶走,出現任何後果我來承擔責任,和你們任何人沒有關係!說完後袁彥順等六、七個警察依然誰也沒有說話。就這樣我舅舅在全部警察在場見證的情況下,開車把我媽媽帶走的。

我舅舅開車離開現場之後,在23:30左右,袁彥順等幾個警察看我舅舅走後,又到市人民醫院急診室,在沒有經過任何醫療檢查,沒有家人在場的情況下,他們自己補開了我媽媽美尼爾綜合症和高血壓的造假診斷!

第二天、第三天我連續去溝渠寨派出所做筆錄,我把我媽媽出事當晚的真實情況都跟警察講了。並把我舅舅的姓名、電話留給了溝渠寨派出所的警察,說有甚麼事情隨時找我們。

事情過去一年多從未有人找過我媽媽,也沒有人打電話找我舅舅。這次我媽媽突然被綁架後,為甚麼構陷我媽媽王佩珍是在逃人員。

2、2020年8月10日,我們家裏來了一群穿警服的人,在他們沒有出示執法證件的情況下,把我媽媽強行綁架,媽媽在被綁架時還躺在床上,腿不會動,是兩個警察強行架走的。也沒讓家人簽字。

8月14日,我媽媽被綁架第四天,開發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李立忠,拿著一份8月10日的搜查證非讓我爸爸補簽字。如果不簽,就威脅家屬涉嫌包庇,在他們的脅迫下,我爸爸在無奈的情況下簽了字。

後經了解,說是在我媽媽住宅小區有叫朱文浩的人舉報,在住戶門把手上發現有關法輪功資料,(只因為王佩珍是煉法輪功的)舉報人並沒有看見是誰發的法輪功資料,也沒有錄像證明是誰。開發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李立忠就把王佩珍綁架,說是在網上查到山海關網上追逃的事情,而後又把王佩珍轉送到山海關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才知道還有在逃這一說詞。至於在逃的通緝是甚麼時間定的,通過哪個媒體或宣傳部門報到的,直到現在,家人都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善惡必報。現在天災人禍不斷,就是一種警示。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不但給他人造成了巨大痛苦,也給自己種下了惡果,將來償還起來,那是分毫不爽的。也正是由於這些利慾熏心的人積極的參與,才使得中共的歷次整人運動有其土壤得以生存。中共自建政以來,血雨腥風,運動不斷,殺地主、殺資本家、殺中共自己隊伍中還有良知的人、殺知識分子、殺學生,殺的都是精英,中國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傳統的儒釋道文化、珍貴的歷史文物都被毀掉,空氣、水等自然環境被毀壞,現在迫害真、善、忍,把人們心中的道德、是非徹底破壞、顛倒,假、惡、鬥橫行中華大地。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有關部門、有關人員選擇善良,抵制邪惡的指使,給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