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慘遭酷刑致死 遼寧婦女楊雪在中共迫害中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法輪功學員楊雪,四十一歲,家住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前所鎮洪家村。二零零八年,丈夫被酷刑迫害致死,父母相繼離世。十二年來,楊雪在痛失親人的苦難中,仍遭非法判刑四年監外執行,遭國保警察的長期監控、騷擾。在身心魔難中,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在迫害中離世。


楊雪

楊雪,女,一九七九年出生,畢業於河北燕山大學美術系,畢業後在瀋陽從事設計工作。之後回到身在綏中前所鎮電廠的父母身邊,並在那裏開辦面對學生的美術班。學生多的時候有五、六十人,深得家長和學生的好評。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楊雪和丈夫范德震被綏中國保大隊綁架,她的畫班被迫中止。那時,楊雪的兒子只有七個月大。

丈夫范德震被迫害致死 被強行火化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楊雪和丈夫范德震被葫蘆島市公安局綏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和楊家邊防哨所警察綁架。范德震被綏中國保非法關押在綏中看守所。期間,曾被國保大隊李長華等人秘密劫持到綏中匯陽賓館,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黃曆三月十五,即范德震被非法關押僅五十五天,葫蘆島毛祁屯派出所警察告訴范德震的父親去看守所看兒子,隨後他的父母、大哥、大嫂全家坐警車去綏中。到達看守所時,已是下午四點二十分。

與此同時,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下午,妻子楊雪和她母親伊桂珍,帶著九個月大的兒子,也被綏中楊家邊防哨所警察帶到綏中看守所。一路上,警察並沒告訴他們實情。於是,范德震的父母家人,和妻子楊雪及岳母伊桂珍,被帶到同一個房間等候。

綏中看守所所長王學平說:「你們家屬都到齊了,我宣布一件事情,范德震已在今天早晨七點沒了。」家人聽到後,悲痛欲絕,哭得死去活來。

楊雪的母親伊桂珍清醒過來後,問王學平:「人是怎麼死的?」王說:「來所之後,營養不良,有病猝死。」伊桂珍說:「我四月十四日剛給送去二百元錢,問你他的情況,你告訴我:『他一天吃兩碗飯,精神狀況很好』,為甚麼好端端的就死了呢?」王學平等人互相推責任,其中一人惡狠狠地說:「就是打死的,怎麼的?!」

看守所逼迫親屬當晚去看遺體,說看完後必須簽字。楊雪和伊桂珍不同意簽字,要求第二天看。他們還威脅說:「強制解剖,看與不看第二天都得火化,到時只能看到骨灰盒。」

雙方僵持到晚上十一點多,楊雪抱著九個月的孩子和母親伊桂珍堅持第二天看。范德震的母親害怕第二天看到的就是骨灰盒,決定去看遺體。就這樣,范德震父、母、大哥三人去看遺體。途中,天還是下著雨,到火葬場,雨下的更大了。范德震的母親說:「你看看,連老天都為我兒冤死流淚啊!」

在停屍的床前,范德震的親人看到遺體一絲不掛,父親的第一感覺:這哪是我的兒子啊!被抓前,他一百四十多斤,白白胖胖的,身體非常健壯。不到兩個月,竟皮包骨頭,只剩幾十斤,而且面目扭曲、雙眼圓睜,嘴張開、牙關緊咬、頭歪著,頭髮和鬍子都很長,呈現驚嚇狀;小腹處一片黑紫色,還有一寸長的口子,有血跡;四肢及背部都青紫;肛門鬆動,流著帶血的大便。很顯然,范德振是在被毒打折磨得劇痛中死去的。後來聽內部人說,范德震曾經被攥睪丸折磨。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范德震的父親要求錄像,在場警察告訴不准錄像!父親又問另一警察:為甚麼渾身上下都呈青紫色?回答說:死人都這樣!范德震的母親說:「你家死人都這樣嗎?誰把我兒禍害死的?打雷劈死他!」為此,家屬和警察爭論起來,他們後來無話可說。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雨還是下個不停,家屬都到齊了,下午一點多,警察把他們拉到火葬場。一下車親人們愣住了,滿院子警車,上百號人把那裏圍得水泄不通,大部份便衣,每個人的神色都緊張異常,真是如臨大敵!

家人被帶到休息大廳,被緊緊包圍在屋內,警察逼家屬簽字,家屬說:死的不明不白,我們幹嘛要簽?家人對王學平說,人在你那沒了,就是你的責任!王學平嚇得狠狠瞪著眼睛說:「空口無憑。」

伊桂珍大聲說:「我們家還沒看到遺體,還沒查明死因,我們要請自己的律師、自己的法醫到場屍檢。」他們一聽,趕緊說:早說啊,我們向上級請示。其中一個自稱姓古的人說:「我們不是決策者,是執行者。」

其中一個人說這事已經請示到省廳了,宣布有幾點要求讓家屬聽好:(大意是)已查明死因(並沒有告訴家屬到底甚麼原因),並已經做了解剖,不承擔任何責任,不給家屬任何賠償。

他們想儘快毀屍滅跡,就催促家屬去瞻仰遺體,不然強制火化。在未經家屬同意的情況下,下午二點十分左右,綏中公安局局長孟凡斌下令強行火化。火化時,稱已戒嚴,不許家人離開休息廳,最後讓家人去領骨灰盒。范德震的妻子楊雪和母親伊桂珍沒能見到他最後一面!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這天,一個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范德震,被中共迫害致死後,強行解剖、火化,年僅三十三歲,他結婚才一年多,兒子還在哺乳期。

此時,在綏中看守所外面的車上,范德震的大嫂抱著他的兒子等著家人回來。後來楊雪和家人們回到車上時,大嫂告訴楊雪說,孩子剛才莫名其妙的大哭大鬧,小嘴裏叫著「爸、爸」,她覺得奇怪,抬頭一看,大煙囪冒煙了,心「咯登」一下,知道人已被火化了,這真是父子連心啊。可憐兒子那時才九個月大,就永遠失去了爸爸!

楊雪被非法判刑、屢遭騷擾、恐嚇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楊雪和丈夫范德震被綁架後,家中七個月大的兒子嗷嗷待哺,楊雪被綏中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後回到家。不到兩個月,丈夫被迫害致死,被強行解剖、焚屍滅跡。

之後,楊雪和家人到葫蘆島市幾個部門上訪,他們說,沒人能管這事,也不敢管。綏中公安局害怕楊雪和家屬往上告,就把楊雪非法判刑四年,因孩子在哺乳期,監外執行。哺乳期之後,綏中國保大隊欲將楊雪送入監獄,多次騷擾。楊雪不得不離家出走。因國保找不到楊雪,還把她的公公抓起來一段時間。她的母親伊桂珍更遭國保頻繁騷擾。

楊雪的兒子經常思念爸爸,他常常羨慕別人家的小孩有爸爸,自己為甚麼沒有爸爸!看到哪個叔叔大爺對他好,就問人家:「我管你叫爸爸行嗎?」說的人家都覺得心酸。別人一家團圓,而楊雪孤兒寡母的,沒有經濟來源,這讓他們怎麼生活啊?好端端的一個家,就這麼被中共毀了。

母親伊桂珍、父親楊佳濱相繼離世

楊雪和母親伊桂珍、父親楊佳濱都是法輪功學員,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那些年,她父母身體健康,家庭幸福。然而,在中共這場對好人的迫害中,經受親人被酷刑折磨致死,和中共對信仰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伊桂珍被非法勞教,被非法關押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七年七月末、八月初,伊桂珍家兩次被綏中楊家邊防哨所不法警察騷擾。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那天,伊桂珍和郭振洪女士去綏中高嶺鎮講大法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遭高嶺鎮派出所綁架。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兩人被非法關押到葫蘆島看守所。之後,法輪功學員郭振洪被判刑四年。伊桂珍因身體原因回家。

在范德震被迫害致死之後,楊雪被非法判刑四年,因兒子哺乳期,監外執行,後為躲避國保警察收監,楊雪不得不流離失所。那時綏中國保大隊長李長華等人總去伊桂珍家騷擾,問她父母楊雪的情況,打聽楊雪的下落。母親伊桂珍不堪打擊,悲憤、傷心,身體狀況惡化。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楊雪的母親,法輪功學員伊桂珍,在中共的綁架迫害和不斷遭騷擾、恐嚇中,含冤離世,享年五十九歲。

楊雪的母親離世之後僅一年半,父親楊佳濱也在痛失妻子和女婿的悲憤中,心中冤屈無處訴,承受不了中共迫害的打擊,於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離世,終年六十歲左右。

從那之後,三十五歲的楊雪獨自一人帶著七歲的兒子相依為命生活。身心承受著苦難,於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在迫害中離世,僅四十一歲。

主要責任人(以下人員2008年時在任):
綏中縣委書記夏雨恩
副書記(縣長):田樹槐
副書記:劉雙立
綏中政法委書記:許國秋,
綏中610頭目:王海軍,
2008年綏中縣公安局長 孟凡斌
2008年綏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 李長華
2008年綏中縣監管大隊大隊長/看守所所長:王學平
綏中看守所獄醫:李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