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思一念非常重要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我上班時,因為工作性質經常與人接觸。現在退休在家,對於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沒感覺有甚麼壓力。在師尊的加持下,三退的人數雖然不算多,但同修還都很認可。有時在街上碰見同修,會經常問我:「今天退多少了?」我一說多少,同修就讚揚一番:「你做的真好,我咋就退這麼少。」當時我心裏美滋滋的,也沒想自己有甚麼不對。幾年來,救人的事一直做的很順。

可是近兩年,經常遇到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的事。在師父的保護下,我都能正念回家,始終有驚無險。自己也沒當回事,也沒向內找自己哪裏有漏。

二零二零年四月份,我與一位比我小幾歲的老年同修在街上發真相資料,向世人講真相,被當地政法委主管610的人抓住手腕和裝資料的袋子不放。他當時就給派出所打電話,同時又給省政法委打電話邀功。警察來了,用警車把我們拉到了派出所。我們倆始終不停的講真相,派出所警察明白了真相,以我倆有病為由,把我們送回了家。可是過了一個多月後,又追加拘留十天,並勒索我們每人五百元錢。

這時我才想起向內找原因。為甚麼那麼多同修天天面對面講真相都很好,而我卻受到了干擾。我在哪方面有漏,讓邪惡鑽了空子呢?一找,問題還真不小:

1、有不正的思想念頭

同修對我的誇獎、讚揚,自己不但沒看成不對,而是很高興。這高興不是歡喜心嗎?同修一問退多少,馬上告訴人家,這不是顯示心嗎?師父說:「我是從慈悲救度眾生的角度來講,主要是重視過程中該做的一定要做好,那個結果是甚麼樣就是甚麼樣。」[1]無論勸退多少人,同修們都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史前洪願,心是一樣的。師父把路都鋪好了,把有緣人送到了我面前,我只不過是跑跑腿,動動嘴,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我覺的自己有本事,這是貪天之功,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

2、還有依靠常人的心

我兒子說派出所所長與他很好。我就想:「這回更不怕被舉報了。」還想試一試,遇到問題,看他能不能幫忙。沒過幾個月,我們三位同修一起在大街上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我給一位男士一本真相資料,又勸他三退。他沒說幾句話,就要打電話舉報,我怎麼跟他講,他都不聽,他的同學勸他,他也不聽。打了好幾次,電話沒人接,但他仍堅持打,最後把派出所的警車叫來了。他很囂張的對警察說:「她們還有兩三個人呢,叫她說出來,把她們都抓住。」

我就跟警察說:「我想給我兒子打電話,但我沒帶手機,也沒記住兒子的電話號碼。」其實,我是有意告訴他們我兒子是誰,有一個警察給我兒子打了電話。派出所所長問舉報人叫甚麼名字,記下舉報人的名字後,就對舉報人說:「你走吧。」這個人不走,所長連說三遍:「你走吧。」他還不走。所長對我說:「一會兒讓你兒子把你領回去。」舉報人一看沒戲了,無趣的走了。所長看那人走了,就對我說:「你回家吧!」然後悠閒的哼著小曲,上警車走了。

所以,這次被舉報是自己求來的,被邪惡鑽了空子。自己不但不悟,還覺的警察真沒抓我,挺好。好,這回邪惡不讓一般人舉報,讓政法委主管「610」的人直接舉報,派出所都得聽他的,就出現了我上面講的那一幕。

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的老弟子,至今已修煉整整二十五年了,卻還有那麼多的人心:妒嫉心、名利心、顯示心、自以為是的心、執著自我的心、看不起別人的心、怕心、依靠常人的心等等。

師父說:「了卻人心惡自敗」[2]。這麼多人心不去,邪惡能放過我嗎?師父說:「那麼多眾生等著救度呢」[3]。我怎麼還能依靠常人?真是慚愧,我對不起師父!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要時刻不忘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聽師父的話,多學法,學好法,學法得法。時刻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時時事事向內找。找出執著、找出人心,修掉它、解體它、不要它,它不是我。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跟師父回自己真正的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