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共官員是如何對法輪功修煉者「清零」的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早八點半左右,我接到轄區居委會一位女士的電話,要我去居委會對人口普查表簽字。

大概九點後,我來到居委會,這時轄區片警也在。我簽完普查表後,跟片警聊了幾句話,準備走時,居委會的一位女士不讓我走,說還有其它的事。隨後,我跟片警去了他的辦公室。

過了幾分鐘,來了一位男士,儘管戴著口罩,也能看出此人面像不是很友善。他拿出幾張紙,放在我座位旁的辦公桌上。「簽個字吧,別煉法輪功了。」說話態度蠻橫無理(禮)。我禮貌的問他:您是哪位?他說是綜治辦的。片警介紹說,是綜治辦的孫主任。

我問他,你了解法輪功嗎?他就開始歇斯底里的大罵起來。我說,既然你不了解我的信仰,那就了解之後咱們再談吧。他很生氣的撥了電話,很快來了兩個警察,他們說是派出所的。

我拿出電話,把我的情況講給我弟妹及在外地的先生,過程中,居委會裏的這些人阻止我接打電話。

他們把我帶到派出所,來到一間民事調解辦公室。我要一位警察找來杯子喝水,這位孫姓主任說:喝甚麼水?命令他的手下把飲水機抬到辦公室外邊。在現場的,我能知道的一位女士是居委會的,其他都是男士,應該都是居委會和街道綜治辦的吧。警察們後來一直沒有露面。

這位孫姓主任一會咆哮,一會低吟,其他人也在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他們準備了三張紙,其中一人拿著一張紙念道:「不煉法輪功了,擁護中國共產(邪)黨。」這有啥?為啥不簽哪?簽了就回去了。

我跟他們講,法輪功講的真、善、忍,咱們都遵循真、善、忍,處事為別人,多好啊;再說共產(邪)黨,我推薦你們看下《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兩本書,了解共產黨騙人殺人的真實歷史,你們就知道共產黨有多不好。

這期間,我先生、弟妹,還有一些客戶打來電話,我有些事需要處理,孫姓主任多次干擾我接打電話,最後一次強行把我電話奪走了。

孫姓主任看我不聽他的,就氣急敗壞的喊他手下的一個小伙子按住我的左手(害怕我撕掉那些紙),他抓住我的右手,使勁掰(因我攥著拳頭),想強制我在那些紙上按手印。掰開一點點,就拿來印台按,隨後往紙上按,紙上留下了手指尖的劃痕。當時那個居委會的女士在場,我笑著跟她講,請你把這過程錄上吧,日後看看有多荒唐。

折騰到該吃中午飯了,他們輪流著吃飯去了。

下午又來了幾個,有跟我年齡相仿的,有年輕的,都是男士。其中有個年輕的男孩子,臉白白的,估計大不過我的孩子。他一出現,就是個鬧啊,絲毫沒有文明人應該具有的素養。他大聲喊叫:就你這樣,怎麼教育你的孩子?讓你的孩子沒臉見人,不能考公務員……說了太多的話。

我說,你不了解我的孩子,上來就說這麼多無稽之語,就像你們不了解法輪功,就逼迫修煉人放棄修煉,豈有此理啊!我心裏說,你們這些孩子,哪個有我的孩子幸運!她從小沐浴法光,按真、善、忍做好孩子,聰慧,美麗,學習優異,工作出色,在世界舞台上展現才華。你們哪個能比!後來,這個白臉男孩再怎麼鬧,我都不理他了。

所有來過的人,不管怎麼說,就一個目地,讓我在紙上簽字、按手印。我跟他們講,一個修煉人選擇了修煉,就是修好自己,做事為別人著想。今天簽了這字,我就把你們害了,你們不在乎,我們修煉人在乎的,我們修煉的目地是為別人好。

孫姓主任又出現了,一進屋就命令他的手下,按住我的胳膊,上午的鬧劇又重演了,只是人又多了幾個。我緊握雙拳,任憑他們幾個男人怎麼使勁,也掰不開我的手。過程中,我笑著說,你們別這樣,這樣做沒有任何意義呀。我看見小伙子們臉上都是汗啊。

我對著孫姓主任嚴肅地說:如果你頭腦不正常,我今天原諒你;若你今天腦子沒病,你今天的所為是違法的,日後我會告你的,你把這些孩子們都帶壞了。我跟對面的小伙子說:今天你們都是見證者、參與者,你們會為今天的所為付出代價的。

我的手被他們劃破了,流了不少血。除了幾張留有我指甲劃痕的紙之外,他們一無所獲。孫姓主任出去了。

之後一段時間,大家都在沉默。

孫姓主任再次出現了,他坐在我的對麵。我看出了他的無力、無奈,他變得沒那麼囂張了。他看著我,我目視著他,我看到了他面色晦暗之中流露出的那一絲善,儘管我們都戴著口罩。

他開始慢下節奏說話了:我就不明白這麼多氣功 你為甚麼認準法輪功不放棄。我告訴他,只有法輪功才會使人從內心真正改變,變成一個真正為別人好的人。我給他講了一個故事,發生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開始的時候:

一天,看守所一個李姓副所長,兇神惡煞般闖進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室內,不分青紅皂白,把法輪功學員打個遍,包括老太太。幾年後,他走遍北京、天津的各大名醫院,都沒有救了他的命。聽聞他的不幸之後,我哭了。我為一個生命在萬年不遇的大法洪傳時,由於不明真相,選擇了一條不歸路而惋惜。你們不知道一個人在臨近死亡時,對生的渴望,你們不知道一個人來在世間生命有多麼的珍貴,法輪功修煉者知道!所以他們才冒著被你們抓、打及進監獄的危險,告訴你們大法的真相,就是為了你們在大難來臨時,能有救,就為這一個目地啊!

下午四點半過後,居委會主任,是個女士,來了。她說了些寒暄話,請示了相關領導後,我回家了。

寫此文時,是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手上的疤痕依然還在。希望這是留給我的最後一道傷痕!希望我的家鄉親人們都快快了解真相得救度!希望我們都能等到新紀元到來的那一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