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法輪功學員曲連喜遭受十六年冤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在中共惡黨對法輪功二十一年的迫害中,大連法輪功學員曲連喜多次遭綁架、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共四次,累計被冤獄關押十六年。在獄中,他被迫害、折磨,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曲連喜結束了最近一次的四年冤獄。

曲連喜一家多人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一家人屢次遭受中共惡黨迫害。他的妻子石桂芬,五次遭綁架、三次被非法勞教;二姐曲秀蘭,被劫持到馬三家,非法勞教兩年;三姐曲萍,六次遭綁架、非法關押,於二零零六年在長期迫害中含冤離世;二零零一年八月初,曲連喜的父親在兒女們被綁架迫害的悲憤中離世。

一、進京上訪,被勞教、流離失所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日,曲連喜和妻子石桂芬到北京為法輪功鳴冤上訪。在北京通州縣被綁架。夫妻倆被非法關押在大連開發區看守所,期間,曲連喜遭二七廣場附近一派出所警察銬在鐵椅子上,用電棍、木棍打,進行刑訊逼供。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夫婦倆被先後關押在開發區看守所、姚家看守所。石桂芬剛被放回家,曲連喜就被劫持到大連教養院,被非法關押了約一年。回家後,曲連喜被警察三天兩頭的騷擾,被叫去報到、追問煉不煉功、逼寫保證等,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九,曲連喜被迫離家出走,流離失所。

二、十年的監獄迫害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曲連喜被大連市沙河口區分局警察綁架。在看守所,曲連喜曾絕食抗議迫害,被警察強行灌高濃度鹽的液體。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蠻灌食

十三個月後,曲連喜被當地惡黨法院非法判刑,被劫持到瓦房店入監隊。因他拒絕做奴工,被罰坐小板凳。那個小板凳長約二十五釐米、寬約五釐米,高約二十釐米,從早上九點多鐘坐到中午,還找個犯人陪他一起不吃飯,以此脅迫他。第二天他被劫持到遼陽鏵子監獄。

中共刑具:強迫法輪功學員坐的小凳
中共刑具:強迫法輪功學員坐的小凳

曲連喜被劫持到鏵子監獄後繼續絕食,警察把他拉到衛生所灌食,把他兩手銬在床的兩邊,腳也綁上,用一根繩子綁在床的兩邊攔在他胸口上,不讓起來。一天灌食兩、三遍,由兩人看著。每天晚上只能睡兩、三個小時的覺。小便不許動,叫犯人接,大便時才能下來一次。曲連喜瘦的皮包骨頭,這樣持續了大約三個月。在這三個月裏,除了被野蠻灌食,他滿身都是在看守所生的疥瘡。因被綁的動彈不了,疥瘡又癢又痛,真是生不如死。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在床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在床上

後來監獄強迫他出工,他拒絕。警察指使犯人把他弄到塵土飛揚、很髒的幹活現場折磨他,用鐵板鋪在剛出爐的熱煤渣堆上,硬拉他在鐵板上燙他,燙的他腳起大水泡。

曲連喜在鏵子監獄被非法關押了五年多後,被轉到盤錦監獄。一次,他看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帶的大法經文被警察搜走,他堅持要回,警察不給,為此他絕食抗議。警察將他拉到籃球場上凍著,每天都要站上六、七個小時,冬天的盤錦很冷,風吹的臉上像刀割的一樣,凍的渾身直打哆嗦。

為了制止迫害,曲連喜曾多次絕食抗議。警察把他拉到監獄醫院,強行打點滴、灌食,灌的食物裏加有大量的食鹽。曲連喜在盤錦監獄被非法關押了四年多,於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八日出獄。

三、回家不到一年又被勞教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曲連喜出獄。不到一年的時間,在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公安警察對大連「安鍋」的法輪功學員的綁架中,曲連喜又遭綁架,被非法勞教兩年。

因廢除勞教制度,曲連喜才得以於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回家。他是勞教所被廢除後,最後一名從大連勞教所回家的法輪功學員。

四、再遭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遼寧省政法委「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操縱省內各市的「六一零」、公安局、國保、派出所、街道及社區人員,對省內各市的法輪功學員大抓捕。他們採用手機監控、跟蹤、定位、蹲坑等手段,在六月二十八日早晨五點至七點的同一時間段內,按照事先擬好的名單,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統一綁架、抄家。其中大連地區約有八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綁架到派出所、看守所、洗腦班。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曲連喜、石桂芬夫婦在家中被中山區海軍廣場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遭非法抄家,家被翻的一片狼藉。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兩人被轉至大連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此前,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曲連喜不在家,警察冒充送快遞人員,讓他回家收快件,說必須本人簽字。下午五點左右,不知情的曲連喜趕回家時,被早已在家門口等候的葵英街派出所警察綁架,送到大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七天。

二零一六年八月初,曲連喜在大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時,被非法批捕。七月二十八日,妻子石桂芬被劫持到大連洗腦班。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上旬,曲連喜被大連市甘井子區法院秘密開庭。後來得知,曲連喜被非法判刑四年,他本人不服判決、上訴,大連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原判。

五、在大連市南關嶺監獄新收隊遭受體罰

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曲連喜被從大連看守所劫入大連市南關嶺監獄新收隊。因為不幹活,不背監規,曲連喜被體罰、罰蹲(蹲是左腿在前、右腿在後,雙手放膝蓋)或是被打。

集訓班一坐就是四十分鐘,底下是水泥地鋪一層密度板,坐在地上就感覺往骨頭裏透寒氣。帶去的洗漱用品、手紙都被收走。曲連喜自己買了一包手紙,十卷五十元。四十天不讓他刷牙,只洗了兩次澡。洗澡是用把前面部份去掉的消防水龍頭,直接噴下來。穿著內褲洗澡,不讓換,就穿著濕內褲,叫「自然幹」。四十天以後,不服從就罰坐。幹活定數量,撿筷子、做香、加工干貝殼做工藝品等。

六、在瀋陽東陵監獄六監區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曲連喜又被劫持到瀋陽東陵監獄六監區迫害。到東陵監獄以後,把他弄到避開監控的地方,用野蠻、暴力的手段強制「轉化」。五點起來就開始罰坐小板凳,晚上不讓睡覺、熬夜,夏天晚上窗開著吹風(瀋陽的夏天夜裏很涼)。

一開始在新收隊白天坐小塑料凳,強制轉化一個半月。在這期間,曲連喜眼睛睜不開、脖子抬不起來。就是這樣,兩個包夾,一個叫韓爽,五十多歲、一個叫閆冰,四十多歲,白天黑夜的暴力對待曲連喜,踹、打,逼抄「五書」。

之後把曲連喜送到六大隊,幹了三個月的活。曲連喜就寫了嚴正聲明,拒絕幹活。他又被罰坐一個半月,每天坐到晚上九點半、九點 、八點。一坐下來,曲連喜就感覺骨頭像裂開一樣的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