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的一扇窗戶

——寫在法文明慧網成立二十週年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法文明慧網問世已經二十年了。十五年前,我加入了這個項目。面對諸多的挑戰:距離,時差,不同的母語,人力資源的缺乏等,為了能夠很好的在一起工作,在我看來,信任是我們工作的重要方面之一──信任其他團隊成員,無論他是翻譯、編輯、技術人員還是協調人;對我們的網站充滿信心,對師父和大法也充滿信。

簡單、謙遜

我們一直希望提高我們的工作質量、我們網站的質量,這沒有錯。實際上,多年來,由於我們對所要完成的工作有更好的了解,無論是翻譯、編輯還是文章發表,我們的翻譯質量都比以前好得多,並且我們的網站比過去更加美觀。

但是,有時我對我們的翻譯工作不滿意。例如,有時我會發現法語網站主頁上我們一些文章的標題即使翻譯得很好,我也會覺得他不好。那麼,為甚麼我會感到不滿意呢?

在思考並試圖弄明白事情之後,我發現有些標題看起來翻譯不對或不貼切,實際上卻也非常簡單直接。這讓我想起了神韻的歌唱家們。

一開始,我很驚訝神韻歌唱家沒有在唱完歌后向觀眾致意。我知道的那些著名男高音、女高音們在音樂會結束時,總是揮手致意,並伴以燦爛的笑容,向觀眾張開雙臂。相比之下,神韻歌唱家們的謙遜、他們的純樸打動了我。他們演唱的歌曲的歌詞如此強大,如此「直截了當」。您會想像他們會在舞台上流連忘返,但不是。他們只是略為致意,然後就非常簡單的離開舞台。

我意識到我們網站上的文章標題是相同的──沒有醒目的標題,沒有字體效果。它們簡單、謙遜。這些標題背後的文章,就像神韻歌曲一樣,有力、震撼而「直截了當」。

那時,我感到自己對想要在標題中有某種更有衝擊力、更吸引人,更「現代」的東西有一種執著。我知道這隱藏了對證實自我的執著,對出風頭和對名的執著,對簡單和謙遜的缺乏。我也看到了爭鬥心:我很想我們能像「常人」媒體一樣,以辛辣有力的醒目標題吸引讀者的注意力。所以我在這裏也看到了嫉妒心。

令我感到慚愧的是,我還看到了這樣的怕心,即對我們的網站不像其它媒體那樣有著「亮麗」的翻譯而感到擔心,就像對團隊其他成員所做的工作缺乏信心一樣,對我們網站的力量的缺乏信心,因此也意味著對賜予我們明慧網的師父的信也不夠堅定。

明慧的所有文章、交流和報導都是我們全球同修對大法法理的理解、付出和行動的結晶。我們的翻譯也反映著我們的工作、我們的修煉狀態、我們做出的突破和我們面臨的困難。我們網站上的文章還反映了法的美好、簡潔與神聖。我們的讀者有著不同的期待與需求,師父的法身會領著讀者去閱讀他們所需要的文章、能幫助他前行的語句。

我們還能期待我們的網站甚麼呢?

尊敬的同修們,我以純淨簡潔的心希望能為我們的網站做得更好。你們的堅忍與孜孜不倦的工作給我以啟發。

在二零一九年這最近一次的紐約法會期間,看著遊行隊伍在我眼前經過,我突然感到看見明慧網站在我眼前經過:所有遊行的學員、天國樂團、反迫害方陣、退黨方陣,跳舞的仙女、大法書等,巨大而壯麗;靜靜的高舉著橫幅,旗幟,彩帶的學員們;色彩繽紛、音樂到穿著傳統服裝的學員們,他們或風度高雅、或臉上洋溢著喜悅,所有這一切,這就像看著美麗而生動的明慧網畫卷一樣。我非常感動。

謝謝慈悲的師尊賜予我們珍貴的明慧網。

希望平靜的執著

自從我們於二零一九年見面以來,事情在加速,團隊組織結構發生了變化,工作量也增加了。由於健康和疫情的原因,我丈夫今年已連續六個月在家。自九月中旬以來,他每週要在家遠程辦公兩到三天。他以前一直是外出的,現在則一直在家。為了能做好三件事,我必須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

我們和幾個學員開設了一個每天早上在網上一起煉功的小組,這是我每天日程的一部份。我們煉四套動功,並學法半小時。這是開始新的一天的很好的方法。我目前還不能每天打坐和做四次發正念。我經常想:「下週,我會有更多時間的。」但是「下週」總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比如,朋友們的即興來訪,網站的緊急且長篇的翻譯,一項特殊的家務等。我經常感到很大的壓力。對這長期的快節奏,我經常對自己說,我希望事情放慢速度,「平靜下來」。

師父告訴我們:「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1]

我意識到自己過於執著在平靜中做事、悠哉游哉的去做好它們。我覺的這是自私的一種形式。我必須做我必須做的事,沒有任何附帶條件。

現在,我可以每週幾次早起,在每天煉動功前打坐。但是我仍然有很多要改進的地方,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色慾心不是我

前幾天,我們和老朋友聚會,一起回憶以往的時光。當時有人問我:「你曾和某某約會,是不是?」這個故事可以追溯到四十年前了。我確實曾和那個男孩「約會」,但是我非常厭惡這個回憶,以致我回答說沒有。那天晚上我一直無法入睡。當我在床上輾轉反側時,我自問:我是個修煉人,為甚麼要說謊?直到深夜,我仍然醒著。我對自己說:「不能入睡,是現世現報吧。」這個想法使我減緩了苦惱和羞愧──我還了一部份業債,順理成章。然後就睡著了。

但是,第二天和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想著這件事。當時我還不是修煉人,也還沒結婚。那麼,為甚麼這種記憶讓我如此困擾?在與一位女學員交流時,她問我當事件發生時我是否對自己感到滿意,或者相反,我是否已經有這種羞恥感,是否已經有出賣自己的感覺。這個問題很大程度上促使我進一步思考。

同時,我開始整理辦公室。我偶然看到了我二十多歲時寫的一段文字,講述一個尋找真理的年輕女孩的故事。找到這段文字就像是找到了一把打開我思想的鑰匙。

我突然意識到,我的真實自我一直在尋找真理。師父早在我得法前就一直在管著我。但是舊勢力也有它們的安排,通過色慾心試圖使我遠離我深層的本性、我純淨純潔的真性。我更明白了為甚麼那些年中會有色慾方面的念頭或夢:曾經令我沮喪的是,我曾經以為是我自己在想那些。但是那些想法不是我。這是一個強加於我的外來的身體,想傷害或污染我。那些想法甚麼都不是,那些安排也甚麼都不是。甚麼都不能讓我偏離我的真性、偏離我在大法中修煉的道路。

就在這時,我看到我們的網站是通向美妙如畫、神聖的大法的一扇窗戶,那上面大法弟子的每句話,每一行動,每一交流,都使我們離大法的光芒更近了一些。明慧網確是地球上的一扇窗戶,可以看到上面的世界和神的世界。

尊敬而慈悲的師父,對您的救度我的感恩無以言表。我願做一名無愧於為明慧網工作的榮耀的弟子。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