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岐山縣劉紅書再次被綁架、下落不明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陝西省岐山縣法輪功學員劉紅書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家裏被岐山縣610人員綁架並非法抄家,610人員搶走了用於救人的真相資料。那些人逼問劉紅書這些資料是誰給的?劉紅書反問那些人:「你們問這想幹啥?」後被公安帶走。

現在劉紅書下落不明,不知道人被關押在何處。

劉紅書的父母都已八十多歲,多次經歷兒子被綁架關押迫害,精神承受不了打擊,他老母親說最近眼睛也越來越看不清東西。老父親前一陣還住院治療。

劉紅書(劉紅書),男,50多歲,寶雞市岐山縣祝家莊鄉戢武村營四組人。一九八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劉紅書被祝家莊鄉政府汽車撞成嚴重腦外傷,兩次手術後身體一直欠佳,需要不定期服用腦心舒、腦復新等藥物。一九九九年,劉紅書修煉法輪大法後,他腦外傷後遺症痊癒,身心健康。

在法輪大法遭受邪黨迫害的最初那幾年,劉紅書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講真相中被當地「610」惡徒綁架、失去了正常的工作,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劉紅書因為去寶雞市狀告新疆「610」組織對他的勞教迫害,被寶雞「610」非法扣押,祝家莊鄉政府譚濤等七、八個劉紅書叫不上名字的人,和戢武村邪黨書記曹紅星、主任曹白星,還有營四隊隊長等人,以給劉紅書找工作為由,把劉紅書從寶雞軟硬兼施,哄騙到陝西漢中皂樹洗腦班,企圖迫使劉紅書放棄對真、善、忍佛法真理的信仰。劉紅書絕食抗議中共的邪惡迫害,最終被釋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劉紅書為了維持家庭生活,去外地打工。期間,祝家莊鄉派出所三個警察來到他的家,搶走劉紅書的私人物品,威逼家中八十多歲的父母簽字畫押,造成老人受驚嚇,大病一場。

劉紅書從打工地回家,得知在他打工期間,祝家莊鄉派出所三個警察突然無緣無故地竄到他家,拿出所謂的「搜查證」抄家,嚇得近八十歲的老父親、老母親呆若木雞,人家叫幹啥就幹啥,警察威逼她善良的母親打開了他的房門,搜走了他的法輪大法經書、師父法像等許多物品,沒有開任何清單,並拉著嚇蒙了的老父親手,在一張他不知道寫著甚麼的紙上面強按手印,還哄騙老人在上面寫上了名字。為此。劉紅書去岐山縣公安局檢舉控告違法者,公安局不予受理。祝家莊派出所三警察濫用職權、非法抄家、搶劫財物,執法犯法,嚴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權益。他們無緣無故侵犯公民住宅權,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濫用職權,恐嚇百姓,搶劫財物,應當按法律受到從重處罰。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劉紅書應聘從陝西楊凌去浙江某廠打工,他們一行一百多人同乘一輛大巴車。車經過河南西峽縣二郎坪檢查站時,因為劉紅書修煉法輪功,他的身份證被沒收,檢查站警察對劉紅書恣意搜身、翻行李,甚至上手銬,不讓上廁所,連夜把他挾持到西峽縣公安局。西峽縣公安局再次非法搜身並打罵劉紅書,並把他銬在箱子上坐一宿,由兩個警察看守。翌日(十月二十四日)他們對劉紅書嚴刑逼供,警察群起壓制,強迫他按指紋、強迫採血、強迫體檢。傍晚劉紅書被送進拘留所非法拘禁。自十月二十三日當天,劉紅書就絕食絕水抗議對他的迫害;十月二十六日,河南西峽縣公安局長常傑有親自指揮給劉紅書強制灌食,導致他口腔流血不止才停止灌食,使他身心受到很大傷害。十月二十八日傍晚,河南西峽縣公安局招來劉紅書戶籍地陝西岐山縣祝家莊派出所所長等人來接他。扣押了劉紅書三本法輪大法書及三張手機內存卡,以罰款為名非法沒收他隨身攜帶的一千元生活費。

劉紅書上有八十多歲的老父母,還有一個長期身患疾病的弟弟,生活壓力很大,由於外出多次被公安機關騷擾,這幾年為了照顧父母,他在家鄉上門賣貨維持生活。安穩的才生活了幾年,現在又遭綁架、非法關押,再次使兩位老人悲痛欲絕,因為劉紅書是二位老人的唯一依靠。

講真相電話:下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