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高層、智庫公開譴責邪惡中共(三)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明慧記者英梓綜合報導)自2020年年初,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以來,美國政府高層政要、精英階層不斷公開發聲,譴責中共給美國和全世界自由國家帶來威脅;開始稱當前的瘟疫為「中共病毒」,並揭露中共號稱「代表14億中國人」的謊言,倡議將中共和中國人分開……

朱利安尼:中共對全世界的攻擊是反人類罪

'圖1:前紐約市長、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圖1:前紐約市長、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前紐約市長、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10月9日在英文大紀元發表的文章稱:中共對這次全球瘟疫大流行負有直接責任,這場瘟疫導致數十萬美國人喪生,數百萬人染病,包括我們的總統在內。在全球範圍內害死了一百多萬人,並極大地破壞了歷史性的經濟繁榮時期。

他說,中共和它控制的秘密獨裁政權應該為中共病毒的流行負全責,這是對世界的攻擊。當病毒第一次出現在武漢時,中共官員最初是採取他們慣用的處理壞事的手法──審查和鎮壓。治療病人的醫生被迫保持沉默。新聞文章和社交媒體的帖子都受到了嚴厲的審查,當局嚴格限制百姓的日常生活。

「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普通中國公民和世界其它國家對新出現的威脅蒙在鼓裏,而此時的應對準備原本可以發揮最大的作用。」

「這一切都不該發生,這是反人類罪。責任全在中共獨裁者、有組織犯罪分子和殺人犯的身上。」

10月6日,朱利安尼在推特上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共病毒」。在接受英文大紀元採訪時他解釋道,他是刻意使用該名稱的,因為他認為中國共產黨應為這一流行病負責,並稱該政權的瀆職行為是「戰爭行為」。

他說:「早在告知我們的一個月到一個半月之前,中國(中共)就已知道(這種疾病)了。」「他們儘管在中國內實施了封鎖,卻在數個月間,允許了數以萬計的中國人到歐洲和美國旅行。」

「當他們關閉中國時,就已知道這個疾病有多麼危險,」朱利安尼說,「並且,他們想確保世界其它地方遭受的損害與中國一樣嚴重。這是一件極其卑劣的事情。如果你願意,可將其視為戰爭行為。」

朱利安尼將中國和中共政權之間進行了區分,他指出,中國人民和世界其它地方一樣,都受到中共的傷害。

「我認為最好將它稱為中共病毒,因為這不是中國人民(造成的)。」朱利安尼說:「絕大多數中國人都不知情,他們甚至是這個病毒的受害者,他們和我們一樣受害。」

斯伯丁:批評中共不是批評中國或中國人民

'圖2:美國空軍退役准將、中國問題專家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圖2:美國空軍退役准將、中國問題專家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美國空軍退役准將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10月5日接受《大紀元時報》的採訪時,明確地將中共和中國人民區分開來。他強調說:「你必須將中國共產黨分離開。」即使在白宮任職期間,他也試圖強調這一區別。

他說,當中共受到批評或制裁時,它會依賴於將中國共產黨、中共和中國人民之間的概念混淆來挑戰美國的政策。

他表示,中共和西方媒體的言論都有利於中共,因為它們「將這些(政策)描述為針對中國或中國人的種族主義或仇外」。

「他們(中共)是邪惡的角色,是極權主義政權,他們實際上並不支持中國人民。當你批評他們時,你是在批評中共政權,你不是在批評中國這個國家或中國人民。」

談到中共對話語權的控制,斯伯丁稱,雖然中共在中國禁止了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但它同時卻通過微信和抖音(TikTok)將自己的影響力擴展到了自由世界,這「賦予了中國共產黨有效審查和控制社交媒體平台上所發生的任何事情的能力,並真正控制了話語權」。

他補充說:「利用現代技術控制話語權,以產生社會、政治和經濟影響,這確實是一種神話般的戰爭武器。」

「在這件事上,中國共產黨完全是兩面派。他們在所謂的『防火長城』後面花了很多時間與解放軍商量著封殺了(外國社交媒體網絡),之後卻說:『嘿,你為甚麼要屏蔽微信和抖音( TikTok)』。」

宗教事務大使:中共在發動信仰戰爭

'圖3:美國國際宗教事務大使薩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圖3:美國國際宗教事務大使薩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美國國際宗教事務大使薩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接受英文大紀元採訪時說中共是侵犯人權的最大推動者。「中國(中共)正在與信仰交戰。這是一場它們贏不了的戰爭。」

他表示,中共對民眾的控制是全面的,無處不在。「一個警察國家,一個虛擬的監獄,到處是攝像頭,面部識別系統,對你進行各種限制,家庭教會被摧毀,妄圖控制天主教會,迫害法輪功,現在有可信的報導說正在發生著活摘器官。」

談到中共對法輪功已經持續21年的迫害。布朗巴克說:「歷史上都是這樣。如果你不勇敢地面對這些惡霸,他們就會不斷找上門來。過去人們總是說,『(中共迫害法輪功,但)那不是我的宗教團體,法輪功不是我的信仰,如果他們(中共)找他們的麻煩,那是他們的事,我是穆斯林,或者我是基督徒,或者是佛教徒,或者說宗教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所以我不會在意它。』可是,我們在歷史上多次看到,如果你不早一點站出來反抗他們,他們就會得寸進尺。」

「中共信奉共產主義哲學,從一開始就與信仰為敵,一直在迫害信仰。它不允許人們相信更高的道德權威,認為最高的道德權威就是共產黨。這是一個官方認可的無神論體系。它不會效忠任何其它的權威,它可能會攻擊一個小群體,然後它會攻擊更多的群體,最後完善自己的(迫害)系統。」

談到中共活摘器官的問題,他說,「我們不是談論19世紀初或者40年代的事。這是2020年正在發生的事情。它正在我們今天的世界裏發生。我認為,一旦人們聽到這一消息,一想到正在發生這樣的事情,絕對會感到不寒而慄。」

「如果這事真沒有發生,他們自己就可以給出一個可信的回答。可是他們沒有選擇這樣做,也沒有做出回答。」

布朗巴克說:「有尊嚴的自由是人類固有的天性。我認為,任何政府無論花多長時間,都無法贏得一場束縛人民自由的戰鬥。」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10/21/187906.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