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闖過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我今年七十七歲,一輩子生活在農村。現在碰到的人,常常把我當成五十來歲。

前些年好多算卦的給我算命,都說我只能活六十八歲。四女兒說,煉法輪功可以改變人生,就勸我煉法輪功,我就聽了她的,開始煉法輪功。六十八歲那年,我出現三次嚴重的病業,師父都救了我。我知道延長的生命是給我煉功用的,我一直努力修煉,身體也一直特別健康,顯得年輕。全家族誰都知道我修煉後身體越來越好,兒媳、女兒、女婿們也陸續走入修煉,此處不贅述。

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星期一,師父又一次救回我的命。現將正念闖過魔難的經歷和同修們交流一下,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不學法被舊勢力鑽空子

去年夏季兒媳又生下了個小孫女。我拿出自己的積蓄給了兒媳一萬元。滿月後我幫兒媳看小孫女,每週一中午到週五住在兒子家,週五下午兒媳從小學接回孫子後,我就坐車回我住的地方。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份兒媳報考教師資格,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幾號考試。到了二月二十幾號,我說兒媳考試日期快到了,我給你多帶帶孩子,你多看看書吧!這兩天我就光顧著帶孩子,沒學法。

因為是延長的生命,不學法修心就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三月十六號星期五,早晨六點發正念時我的天目就看到:我老家的門上被蚯蚓打的密密麻麻的洞,屋門下還有樹坑和小蛇纏繞,小蛇向我吐著芯子,非常噁心。我很不舒服,預感有甚麼事要發生似的,就繼續發正念清除邪惡。

三月四號,同修來我家學法,兩同修走了,另一個同修為幫我找打印系統,她到另一同修計算機上下載後,回來敲門按門鈴,我趕快下床給同修開門,沒想到身子一動卻天旋地轉,一個跟頭就栽到地板上,不省人事了。同修在門外聽著我「哎呀!」了一聲,不知是怎麼回事,就繼續按門鈴,我不知道在地上躺了多長時間,就醒過來了。

醒來後,聽見同修還在按門鈴,就往起爬,右胳膊麻木毫無知覺,爬了幾次沒起來,知道同修還在門外等著,一著急,抓住床很費勁的起來了,扶著牆恍恍惚惚,給同修開了門。同修一驚,你怎麼成了這個樣了?說我不回去了,咱倆學法吧!我就把剛才的情況說了一下,因為同修的身體也在魔難中,還沒完全恢復。我就催她趕快回去,省得家人惦念。我說我馬上就沒事了,吃了中午飯,我還得去照看孫女呢。同修知道以前我過病業關都是二、三個鐘頭就過去了,從沒叫同修幫過忙,她看我正念很足,就走了。

中午我吃了點剩飯,開始發正念。到下午一點四十分了,心想以前過病業關二、三個鐘頭就沒事了,怎麼這次到現在身體還沒多少好轉?心裏有點著急。到了下午兩點,我再也不能等了,只好給兒媳打電話告訴她:我的腿摔了一下,今天去不了了,你想辦法把孫子接回來吧。兒媳一聽我說摔了,很著急。她知道我平常很能吃苦,一般情況下不會不來的,就問我摔的怎麼樣?我說沒事,不痛不癢,就是走路不對勁,這事你不要告訴你姐她們,師父會保護我的。

我加大力度學法,發正念煉功。發正念忽然想起師父一段法,師父說:「可是有些人在他有生之年,年齡已經很有限了,不一定夠用了,我們法輪大法能夠解決這樣一個問題,使煉功進程縮短。同時又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你在不斷的修煉的時候,就會不斷的延長你的生命,你不斷的煉,不斷的延,根基好而年歲大的人,你的煉功時間也就夠用了。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1]我想,怪不得這次關這麼難過呢?是叫舊勢力抓住理了,沒按法的要求做,把常人的事看的太執著了,把修煉看的太淡了。關過的不好,就覺的對不起師父。

下午三點,我開始發正念,右手兩個指頭伸不直,胳膊也沒知覺,我就用左手扶著右胳膊,支著太費勁後就換左手發正念,發完半個小時的正念就強撐著煉功。身子一點也站不穩,就靠著牆,右胳膊不會動,我左手拽著右胳膊隨著音樂動,硬是堅持煉了一個半小時動功。

將要煉完時,右胳膊有了知覺了。煉完動功後,開始學法。學完一講法,覺的身體輕鬆了,腦袋也不再迷迷糊糊。發完六點正念後,我又煉了一個小時的動功,這次兩個手指伸直了,右胳膊能隨著音樂動了,只是動作還不太準確。又學了一會法,十點就休息了。

星期二早上三點十分,起床的鈴聲響了,我覺的非常累,不想起來,就聽見有個聲音說:「起來,過關不苦能行嗎?」知道是師父點悟,我就拖著沉重的身子起來了。我怕站不住,就靠著牆煉第一套功法。這時右胳膊就能很準確的煉了,不靠牆也能站直了。煉完這套動功,身體非常舒服,走路邁步穩點了,又打坐煉一個小時的靜功,六點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又背了三頁《轉法輪》

快到中午,覺的有點餓了,前一天晚上到今天一直沒吃,要不是師父加持,早就餓壞了,翻了翻冰箱,沒有找到想吃的,只是喝了點水。但我還是不敢下樓買吃的,一見太亮的光就有些暈,突然想起有一個同修的電話號碼,叫她給我買點東西吃,一想還是別給同修找麻煩了,把命交給師父吧!

正念與人心的較量

一直沒飯吃,到了星期三八點左右,有人按門鈴,趕快想從床上下來去開門,又是天旋地轉,一下子又蹲在地板上,但沒摔倒。我爬起來趕快去開門,一看是我的小女兒帶著小外孫女,我說,妮,你怎麼來了?女兒氣呼呼的說:「因為星期二你沒到弟媳那裏,弟媳告訴我你摔著了,要不你死在樓裏也不知道。」我說:「不就摔了一下嗎?這不是個小事嗎?」女兒說:「這就是大事!」女兒以為我吃了早晨飯,想扶我坐在沙發上,我說你不要扶,我能走。

我們倆坐在沙發上,這時常人心出來了,心想:三天摔倒兩回,一開門就挨摔,這是不吉利的前兆。萬一我要死了,家裏事也得處理一下,我就把昨天寫的留言,人叫「遺書」的拿給了女兒。女兒一見這張留言就哭起來了,我為了不叫女兒哭,就拉開別的話題說:「妮,我早晨還沒吃飯,有點餓了,你給我買點東西吃吧。」女兒打開冰箱一看,甚麼都沒有,更哭的厲害了,媽,你這幾天吃了些甚麼,我說反正我也沒餓著。說著我真的眼淚流了出來。

女兒很快從超市買回東西,做的西紅柿雞蛋麵條,給我盛了一大碗,我都吃了。小女兒就給姐弟們發微信,意思是說媽精神很好,你們下班再來吧。

這一下可熱鬧了,傍晚時分,大女兒、女婿和小女婿都來了,打算叫我去醫院,車已經開到樓門口了。我一看這個陣勢,就說:「你們聽我一句話。你們都知道我六十八歲那年就該死了,通過修煉師父給我延長了壽命。如果不是修大法,那時拉到醫院,醫生也救不了我的命。因為我的生命進程早已過去了。現在也一樣,人該死,拉到醫院也得死,不去醫院,通過修煉師父會救我。」

大女兒堅持讓我去醫院檢查檢查。我說:「檢查甚麼,我現在精神已經很好了,腿不痛不癢,你們要想叫我早死,就拉我到醫院。」這一說,誰也不敢叫我到醫院了,大女兒說:「你現在不去醫院也行,如果你一天比一天好,就不去,如果身體不見好轉,就必須去醫院。」孩子們不放心,還去買了一個攝像頭。十點多了,我說你們都回家吧,誰也不用陪我,你們在這兒還干擾我靜心修煉呢。

星期四小女兒又來給我做飯,我說現在身體沒事了,你家很忙,回去吧。女兒和我一起吃了午飯走了以後,我學一講法,我想我不能在樓上呆著不下樓,我得救人哪。

我開開樓門,先在樓道裏學走路,身體不平衡,我堅定正念繼續走了幾個來回,身子平衡了。到了晚上八點,我又下樓到院裏走路,一出樓口,腳沒有根似的,身子就晃,我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往前挪,走了三至五丈,腿就沒勁了,一轉身差點摔倒,好不容易上了樓,出了一身汗,但心裏舒服,總算走出樓門了。

到了星期五,我又下樓去了。這次能走到前邊那棟樓了,一看樓門口全是車子,一想能救人了,星期六我就拿了兩本小冊子,走到第三棟樓,把小冊子放在世人的車筐裏。星期日就能走遍小區的每個地方,想上哪去就上哪去發小冊子了,身體基本恢復正常。到小區外邊也能發小冊子了,正好一週。

星期一同修們又來學法了,當然大家都不知道我曾經過了一關。我說:「我以為永遠見不到你們了,真高興咱們又見面了。」有個同修說:「師父是不會輕易放棄你的。」我叩拜師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女兒替我講真相

七月十五日,女兒們陪我到老家給爹媽燒紙。弟媳和弟弟都在家等著我呢。看到我們非常高興,弟媳說:「三姐,怎麼今年四月十八廟會沒來?」我說:「腿摔了一下。」三女兒說:「我媽是嚴重的腦血栓症狀。摔倒後,很長時間沒氣,要平常人遇到這個狀態,孩子們看見了非得喊爹哭娘的送醫院不可。」

弟弟一聽含著淚水說:「三姐跟前沒人嗎?」三女兒說:「不但沒人管,還沒吃的。一週我娘就恢復健康了。你看現在精神多好!」她就把我怎麼闖過魔難的給她舅母和舅舅講了一遍。弟媳說:「三姐,是這麼回事嗎?」我說:「真是這麼回事。」弟弟自言自語的說:「太神奇了,太超常了。」

我的三女兒、四女兒都已經走入修煉,她倆都說:「舅媽,你也煉功吧。看我媽的身體多好!即使有難,師父都管。」

其實我弟媳很相信法輪功好,經女兒們這麼一講,正好我帶著一本《轉法輪》,就給了她,她高高興興雙手接過寶書,從此走進修煉。

後來我家族裏每每聚餐時,女兒們都經常互相配合著講真相。全家族幾乎都在陸續得法。

這次闖過魔難,更加體會到了佛法無邊,但也體會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就像師父說的:「修煉就是人要上天、成神,不難能行嗎?」[2]真正體會到只要正念正行,信師信法,放下生死,精進實修,就沒有過不去的關。若沒有師父的教導和保護,真是寸步難行。弟子不知道怎樣感謝師父。只有精進再精進,做一個實修,真修弟子,以報師恩。

師父在上,弟子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也棒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