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舉報者的退路在哪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日】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曾經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原河北省雞澤縣公安局長馬金獻、政法委書記楊芹芳被當地民眾舉報。(見《河北邯鄲市雞澤縣原公安局長馬金獻、政法委書記楊芹芳罪惡簿》)馬金獻和楊芹芳是兒女親家,關係密切,兩人都積極追隨中共與江澤民流氓集團的迫害政策,在雞澤縣濫用職權,組織、領導、脅迫本縣惡警迫害當地的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在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發表《通告》,美國政府將嚴格審核赴美簽證,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輪功者,拒發簽證,拒絕入境。這標誌著國際社會已從對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呼籲,走向實質性的具體拒簽行動。

隨後,在明慧網上被舉報的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政法系統官員越來越多,他們的家人的信息也被在網上公布,他們的罪行已經在美國、台灣等國家和地區記錄在案。迫害法輪功的這些人,一旦出國將四處碰壁。

目前,河北省邯鄲地區已有多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官員在明慧網被舉報,對於這些被舉報者來說,他們的退路在哪裏?

馬金獻,男,漢族,1958年6月出生,永年廣府鎮北馬莊村人。1980年參加工作。曾任:肥鄉縣公安局局長;雞澤縣公安局局長(1999~2005);峰峰礦區公安分局局長;武安市公安局局長;叢台區公安分局局長;邯鄲市公安局副局長。

楊芹芳,女,漢族, 1959年12月出生,現家庭住址在雞澤縣城關鎮城裏南街(自蓋二層樓獨院);楊芹芳原任雞澤縣政法委書記(2000~2010);現任雞澤縣人大副主任。 住宅電話、手機、家庭成員情況(明慧網有備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邪黨政法委、610是傳達命令、布置作惡、脅迫各機構單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兇手。馬金獻時任職雞澤縣原縣公安局長、楊芹芳是政法委書記,二人相互勾結,陰謀策劃、領導和推動雞澤縣對法輪功的迫害,在他倆人親自領導指揮下,雞澤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洗腦、騷擾、抄家45以上人次;其中有8人在酷刑和高壓下被迫害致死;5人次被非法勞教,1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在馬金獻、楊芹芳的唆使下,當地警察不但酷刑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還經常不斷敲詐勒索,騙取學員家人的錢財,據不完全統計約有54萬元。雞澤縣本來就是個貧困縣,人民生活都非常的拮据,加上馬金獻、楊芹芳對法輪功學員的敲詐勒索和騙取,使他們的生活更加艱難。

個案舉例

從馬金獻的個人資料上發現,其曾經在邯鄲市、肥鄉縣、武安市等地任職過公安局局長,而這些地方又是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比較嚴重的縣市,許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關押與判刑,以至有的家破人亡與巨大財產損失,可以說這些冤案的發生作為公安局局長的馬金獻負有不可推卸的罪責,其就是迫害元凶。個案舉例:

●陳振宇一家五口遭綁架,被搶劫勒索近五十萬元

馬金獻和楊芹芳這對兒女親家(馬金獻的兒媳婦是楊芹芳大女兒蘇琪)也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當作升官發財的門路,兩人都知道法輪功學員陳振宇夫婦家裏很有錢(孩子有在銀行上班的、有經商的),他們就陰謀策劃制定抓捕方案:即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陳振宇夫婦,同時進行抄家搜刮錢財。

終於,惡人們認為的時機成熟了。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日夜間十一點,馬金獻帶領政保股長陳淑萍、黃辰善等十多人闖入陳振宇家,將陳振宇夫婦和不修煉的兒子、兒媳婦共五口人綁架,抄家,搶劫現金三十六萬;兩台打印機和幾部電腦(有孩子們工作和學習用的電腦)紙張、資料和大法書籍。陳振宇家是個大家族,他們有四個兒子四個兒媳,孩子們的錢財物都在家裏放著。當時在家的是二兒子、二兒媳、四兒子和陳振宇夫婦。惡警們對不修煉的兒子們拳打腳踢,把家裏所有的錢和值錢的財物搶劫一空。三個不修煉的孩子也被非法關押,敲詐勒索近六萬才放孩子回家。

陳振宇的妻子被非法關押在雞澤縣看守所,警察們給陳振宇的妻子灌不明藥物、打罵,正月寒冬天氣,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被扒光衣服羞辱,往身上倒結了冰的冷水。非法關押摧殘迫害了半個月,勒索五、六萬元警察才放她回家。

●張玲玲被馬金獻直接帶人抓捕,警察實施多種酷刑摧殘

二零零二年臘月十二日,九名法輪功學員在張玲玲家學法,雞澤縣公安局長馬金獻、副局長郝永光、政保股長陳淑萍、黃辰善帶領多個警察把張玲玲、劉書香等九名法輪功學員全抓走,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實施酷刑。

張玲玲被當成迫害的重點,郝所長對其多次毒打,警察孟樊紅對張玲玲一邊打耳光一邊侮辱人格扒光她衣服,警察揪住張玲玲頭髮將頭往牆上地上撞,導致張玲玲頭髮被揪掉一把一把的,十冬臘月天,警察還用冰水將張玲玲從頭灌到腳,並戴手銬後用電棍電擊身體的各個部位,戴背銬等用多種刑具酷刑折磨張玲玲。非法關押半年,後絕食抗議,人被迫害得奄奄一息,行走都很困難才被釋放。

●安金紅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二月,雞澤縣法輪功學員安金紅進京上訪,沒到信訪辦就被雞澤縣公安抓回。隨後,馬金獻和政保股長陳淑萍將安金紅非法關押到雞澤縣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警察裴付海夥同其他教官,逼迫安金紅放棄修煉寫三書,不放棄就對安金紅進行毒打,多人對安金紅拳打腳踢,毒打對安金紅來說就成了他們的家常便飯,迫害3個月,毒打次數都數不清,直到把安金紅迫害精神失常,向家人勒索5000元才被釋放。

參與迫害者的下場

無數的事實證明,為中共賣命不會有甚麼好下場的,馬金獻之流者應該認清這個大勢所趨。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走入窮途末路,以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郭伯雄、李東生為首的一大批替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的元凶被以貪腐的名義法辦,或死或抓,紛紛遭惡報鋃鐺入獄。善惡有報是天理,以下三則惡報是邯鄲的真實案例,引人深思。

●邯鄲市邯山區政工科長黨殿軍積極為中共賣命,他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心狠手辣,當時是何等的狂妄囂張,但很快得癌症暴死。他曾口口聲聲叫喊:「我是共產黨員、無神論者!我就是不怕遭報!」然而當天理真的應驗於他時,他依靠的黨是根本靠不住,也不見了蹤影,在惡報面前他顯的是那樣的淒慘與可憐,後悔不該當初,可是已經晚了!

●邯鄲縣公安局一科科長張新國,主抓迫害法輪功,在一次綁架法輪功學員時,張新國將法輪功學員家裏的汽車開到他自己家裏使用。在清明節那天,他開著這輛車回老家給父母上墳,中途回來時開車撞到電線桿上當場死亡,當時他才三十多歲,兒子才十來歲。

●其實,只要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就會被列入明慧網惡人榜,終究面臨人間法律的制裁,除此之外,這些惡人們還會遭受天譴,會有許多惡報在等著他們,他們的家人有的也會因為他們犯下的罪惡而遭受各種各樣的報應,這就是他們在作惡時為家人種下的惡果啊。不信請看:

韓清林,曲周縣公安局副局長。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間韓清林主管迫害法輪功,曾多次非法抄家、抓捕、綁架、毒打法輪功學員,手段非常兇狠、殘忍。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時也不讓家屬探望。

二零零七 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晚,韓清林的兒子和幾個人一起到當地一家知名大飯店去吃晚飯,吃完後和另一位局長的女兒一起開車回來時,與一輛大貨車相撞,韓清林兒子當場死亡,另一局長的女兒腦袋被撞下來了,死狀慘不忍睹。韓清林兒子剛結婚不久,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妻子有身孕。另一位局長的女兒也很年輕。明白真相的人們都說這是韓清林迫害法輪功而殃及家人。

●李武其〈音〉,男,五十歲上下,武安市大同鎮蘭村小學校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李武其積極追隨中共迫害政策,不分青紅皂白,想借迫害法輪功討好上級,趁機撈取政治資本。李武其創作編造誣蔑、誹謗法輪功的歌曲讓本村小學生演唱。栽贓造謠,毒害世人。害人終害己,李武其終遭現世報應,在一次車禍中李武其腿被撞骨折。報應還禍及其家人,女兒被地痞流氓拐走一去不返。污衊大法者遭報應反遭人嗤笑。

善惡有報,這裏所列舉的惡報案例只是邯鄲地區發生的極少一部份。

被舉報者的退路在哪裏?

善惡必報。二零二零年,我們看到中共邪黨正在向地獄裸奔。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上天在均衡著這一切。對於那些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而被舉報的中共政法委人員而言,以後只要出國就可能會四處碰壁,如不及時悔改,終將罪責難逃,惡報上身。那麼,退路在哪裏暱?只有馬上醒悟,立即停止作惡,將功贖罪,才可挽回即將面臨的悲慘下場。如不棄暗投明,萬事休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