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新學員:得法前後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剛剛得法不久的青年大法弟子,把自己得法前後的經歷寫一下,以謝師恩,同時證實大法的偉大與超常。

有一天我在skype上聊天的時候,一位在美國的大法弟子給我發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圖片,告訴我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是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還告訴我三退能保平安,我當時就高高興興的同意退出中共邪黨的團隊組織,剛想把真實名字發過去,他就已經給我起了個化名「小蓮」發了過來,說是用這個名字幫我三退,我知道了用化名也管用,就更高興了。大法弟子當時還發了翻牆鏈接給我,當時好像自己只是點開新聞網頁看過,沒有對大法做深入的了解。

那次聊天對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隔著屏幕,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對方的善與真誠,不急不躁就那樣的娓娓道來。所以到後來認識先生後,聽他提到法輪功的時候,在中共邪黨的惡意造謠的環境下,我的第一念是怕的,倒退了幾步想要逃離,但是我想到了那位善良的幫我三退的大法弟子,最後我選擇了留下。

我先生一家是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結婚後,回到老家的時候,公公婆婆總會拿真相資料給我看,看到裏面告訴讓做好人、孝敬公婆甚麼的。我當時還想,噢,這是他們怕我不孝順,讓我看看好做個好兒媳呢。現在知道,那是因為他們知道大法好,讓我也多看看,對我這個生命好。也許是我的緣份沒有到,一些東西障礙著我,不讓我走進來,我遲遲沒有走入修煉。但是我先生告訴我,我公公之前得病醫院看不好,是因為煉法輪功煉好的,我是相信的。

後來,公婆幫我請了大法書,隔了很長時間完整的看完一遍後,我就開始哭,還埋怨先生怎麼不早點讓我看呢,知道了大法是讓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決定修煉大法後,當月就懷孕,身體無病一身輕

在我結婚準備要孩子,一年一直沒有懷孕,中西醫也都看過,可都不管用。先生說讓我煉法輪功,還說不能抱著有求之心。我就說,那我就煉法輪功,不去想自己能不能懷孕,如果不能懷孕,那我們就領養一個。先生說,好。神奇的是,說這話的當月我就懷孕了。如今我們的孩子已經兩歲多了,謝謝師父。

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那時候還是半個小時的煉功音樂,我就告訴自己第一次煉再難我也得堅持下來,看看這一套煉下來到底能累成甚麼樣,下次要不要堅持半個小時心裏好有個數。這樣第二套功法,第一次就堅持煉下來了,雖然煉的時候胳膊舉得很累,但是煉完之後身體特別輕鬆。到第二次再煉第二套功法的時候,我就想,第一次都堅持下來了,第二次再堅持也不成問題了。就這樣,前四套功法就能一下煉下來了。

第五套功法對我來說是很難的,因為我根本就盤不上腿,單盤腿也翹的老高,更何況雙盤,開始一分鐘都盤不了,如果使勁盤上了,疼的就得馬上拿下來,後來慢慢一分鐘一分鐘的堅持。到現在盤一個小時已經很輕鬆了。有一次在師父的加持下還盤了兩個小時。

在小的時候,我的左腳踝崴了一下,到後來媽媽想起帶我去看的時候,醫生說都長肉芽了,好不了了,也就沒有管它了,但是站的或蹲的稍微久點,或者走路時間長點,一直都會感覺疼。還有上高中時一次下雨路滑,跌倒摔了腰,平常還好,就是一彎腰的時候姿勢不對了,腰就像東西扎了一下的疼。右腿膝蓋一到冬天裏面就涼颼颼,說不出的難受,有點像風濕。我煉功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這些,等後來發現所有這些症狀都在我煉功後不知不覺的好了。

之前來例假之前腰會隱隱的有點痛,小腹也有墜墜的感覺,來例假後,如果吃了或碰了涼的東西,肚子就會痛,所以涼的東西,比如水果,冷水都不敢喝了,洗東西也不用涼水了。學法煉功後,例假來之前腰和小腹都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了,我知道我是修煉人了,有師父管我,這些常人的東西對我不起作用了,所以例假來了後,水果我也吃了,甚至冬天的時候,冷水我也敢喝,結果肚子也不痛。這些真的是奇蹟。

夢中元神起空

記得剛開始煉沒有多長時間的時候,一次自己煉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時,想到剛剛學過的法,「其實我告訴大家,大周天一通這個人就可以起空的,就這麼簡單。有人想了,這麼多年煉功,通大周天的人也不在少數。我說多少萬人能夠達到這個成度都不玄的,因為大周天它畢竟是剛剛煉功的起步。」[1]我就自己在心裏想了一下:我這是剛剛煉功,那我大周天是不是也通了?結果晚上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師父就讓我切切實實體驗到了起空的感覺。正睡著覺,就清清楚楚的感到自己飄起來了,連著被子,當時有點害怕,還想拉住身邊的先生,結果還沒來得及,就飄到門口了,在害怕中突然想到師父法中講的:「她一想,我得回去呀,就又飄回來了。」[1]我就也在心裏想:回去。自己就真的慢慢的飄回去又躺床上了,我既驚奇又興奮。我又想:起。就又起來了。然後又想:落。就又落下去了。來回這麼幾次,自己心裏也很清楚師父曾說:「他一顯示就沒了,不准許這樣存在的。」[1]可是當時還是想:要不就想想以後回我媽家就不用坐動車了,直接就可以飄回去了。自己也知道如果這樣想了,應該就起不來了,起不來就起不來吧。試試看,果真這樣一想,自己心裏再想:起。就起不來了,也知道了師父講的真實不虛。這個夢等到醒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分不清到底是夢,還是真實發生的,因為它太真實了。

突破不敢晚上煉功的怕心

我從小就特別怕黑,小時候聽過的鬼故事,看過的恐怖片,思想中總是自覺不自覺的帶入自己現實生活中來。上學住校期間,晚上不敢去洗手間,實在忍不住不得不去了,進去我就不敢開門出來了,直到聽到有人開門進來了,我才敢出來,因為我怕我開門走的時候,黑暗中有東西會拖住我,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敢晚上煉功,怕自己是那百分之一的極其特殊的情況。但是白天又沒有那麼多時間,還是得晚上煉。開始就在先生和孩子睡著了,我就站床邊,強忍著害怕自己煉,先生打呼的時候還好點,他不打呼的時候,我就心裏不穩,總害怕。就這麼持續了一段時間後,有一次我站在那裏煉動功的時候,突然一陣冷風襲來,吹的我手涼颼颼的,好像是甚麼東西來到跟前,我當時還想了下窗戶都關著,哪來這麼一陣風的,就又害怕了,突然想起那幾天學到的法,我就想著師父就在旁邊呢,我不怕你,我就閉著眼睛繼續煉。結果神奇的是從那晚之後,我晚上煉功再也沒有怕的感覺了,膽子大起來了。

學法時,兩次看到字從書中飛出來

第一次是,有時候學法的時候,思想會不自覺的溜號,還經常打瞌睡。有一次學法時又打瞌睡,眼睛都要睜不開了,我知道是干擾,瞌睡的不是真正的我,但是又很難克服,就人為的堅持著。讀著讀著突然想起師父在一次講法中給弟子答疑中講:「你說,我不要你,它就死了,那來的太痛快了。你在能分清它的同時,你自己就在強壯起來,你自己就在醒悟,你自己就在衝出它的包圍,越來越強大,它就越來越弱,越來越消失,最後消滅掉了,要有過程的。」[2]我就閉上眼睛在心裏想了一下:我不要你。再睜開眼睛,就看到自己正讀的那句話,突然就變大,從書中飛了出來,飛到我的眼前,頭腦也一下子特別清醒,一點也不瞌睡了。我知道是師父看到我在法上了,在鼓勵我呢。

還有一次,之前也在學法學到「大陸學員中有一種情況,學法中遇到師父的名字,有人說不能讀,改讀『師父』、『師尊』。讀法就是讀法,不能改動」。但是這段法學過很長時間後沒再看。我竟然也在不知哪一天開始通讀《轉法輪》,遇到師父名字的時候,就在心裏改讀「師父」了,結果就在讀了好多遍之後,又一次讀到師父名字地方的時候,心裏剛想讀「師父」,那一瞬間,在那一頁中,幾處師父的名字全部都變大,從書裏飛出來。我一下就想起自己之前學過的那段法,改讀師父的名字了。

修自己的同時,不忘救人

一路走來,走的磕磕絆絆,剛懷孕時,還拿大法書和師父的經文要給孩子找個名字;生完孩子後,婆婆第三十一天就要回老家,自己一個人帶孩子也沒有學法煉功了,天天累的都沒有時間洗漱,那時也只是想著也許煉煉功,我就不會這麼累了。

到孩子一歲多了,一次在外面遇到一位同修阿姨,跟我講三退保平安,我告訴她,我之前也煉過,現在帶孩子沒有時間了。阿姨說,等孩子睡著了,你再煉,不會吵醒孩子的。她還告訴我,跟師父回家。我當時愣了一下,沒有說話。回家後心想等孩子睡著了,我就試試吧。這次再拾起來的時候,我是抱著學法煉功能開智開慧,就趁著孩子小,考個教師資格證,等孩子上學了,我就當個老師,工作穩定,還有寒暑假陪孩子。可是學著學著,我慢慢覺的那個教師資格證對我也不那麼重要了。

之前我只是自己一個人學法煉功,公婆在老家,先生也不學法煉功。沒有人交流,也不知怎麼修,和先生遇到矛盾了,也不會向內找。偶爾會帶孩子出去講真相,講的也不好。有一天出門前,心想要是有同修能一起學學法就好了,那天帶孩子出去後,看到一個阿姨提著很重的袋子,我就過去搭話,說幫她提,然後給她講大法真相。她告訴我她認識煉法輪功的人,還說真相小冊子她每期都看,說著就要領我去。就這樣,我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找到了同修,內心無比感激。自己做的很不好,只是自己有這個心,師父就幫我安排好了。

現在知道了,遇到任何矛盾,都要找自己,自己動心的時候,看看觸及到自己哪顆心了,就要抓住它,然後修去它。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真的還是很難的,以前先生也不怎麼罵我,也不打我的,自從我開始要好好修自己後,他動不動就罵我、打我。從中自己發現了自己有很嚴重的爭鬥心,不平衡的心,妒嫉心,瞧不上別人的心,顯示心,自以為是的心,色慾心,名利情等等等等的人心太多了。有時候法理上知道是自己的心招來的打罵,可有時候心裏還是放不下,我也知道,當我意識到那不是真我,我在排斥它們時,師父也在一點點的幫我在去掉那些不好的東西。我真切的感受到師父將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再洗淨。隨著我慢慢的做的好一點,先生現在偶爾也會拿起大法書來看,偶爾也會煉煉功了,雖然罵人打人的現象還存在,我知道那都有我需要修去的心,只有我做好了,周圍的環境才會跟著變好。

面對面講真相自己還是做的不是太好,跟親人都試著講過,也退了一些。雖然自己修的不好,現在也在力所能及的出去做,因為師父講過:「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已經很明確了,你都做了嗎?沒做的就去做,不要以為那個講真相的點是老太太的專利。還有呢,其實你要想做,很多事情都可以做。在你的環境中,甚至於你在網上貼幾篇像樣的文章,都起作用。大法弟子嘛,你該做啥你就做。」[3]

發生在我身邊的神奇的事還有好多,篇幅有限,僅寫這麼多。我知道自己走入大法到現在,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看護,自己唯有好好做,才能跟師父回家。

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同修。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