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大法 喜事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黑龍江農村的法輪大法學員,今年五十一歲。一九九六年春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獲得了重生,生命有了希望,生活有了快樂。家人也得救了,我們全家對李洪志師父的感恩無法用語言表達。

灰濛苦澀的人生

我出生在黑龍江的一個農村。從我記事時起,眼睛就看不清一米以外的東西,吃飯時看不清掉到炕席上的是土豆絲還是小米飯,因為家裏很窮,知道沒錢給我看病,也就在自己心裏裝著,不敢跟父母說,怕爸媽上火。上學時我非常喜歡看書,可是看不上兩分鐘,眼睛就像針扎眼珠一樣疼,我知道自己有大毛病,很自卑。平時遇見人只是看到一個影,根本看不清是誰,也不敢打招呼。因怕屯裏人說我見人也沒個稱呼,不懂事,就總是躲著人,儘量不與人碰面,家裏、外頭總溜邊,不停地幹活,十歲多點家裏、地裏的活就都能幹了。

可我多羨慕別的孩子快快樂樂的啊!我內心很要強,學習一直也挺好,可上初二時眼睛就看不清黑板了,老師講甚麼全靠腦子記。我想,這輩子想靠學習有出息是做不到了,乾脆就幹活吧,於是就不上學了。可是活幹多了,身上不累,眼睛先累,疼啊!擔心把眼睛累瞎了,我不得不幹一會歇一會。看著同學每天上學、放學,又蹦又跳的,我連哭都不敢,十幾歲就成這樣了,要強能咋強啊?!我心灰的不知道活著幹啥,整天想死了算了,但又想我死了,媽媽咋活啊?!灰濛濛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挨著。

後來有人給介紹對像,我也不敢見面,心想自己說不定哪天瞎了,不坑了人家一家人嗎!我整天像泡在黃連裏,從來沒有一絲兒高興。知根知底的親戚相中我整天不多言不多語,還挺能幹,就和我父母提親,後來就親上加親的我成了家。結婚時也沒敢跟丈夫說眼睛不好。

喜得大法樂開花

一九九六年春,鄰居叔伯三嫂腦袋疼,走路都上不來氣,大腿根處長了大瘤子手術後不能幹活,病病歪歪的整天生氣。後來市裏來人到本村大哥家放法輪功師父講法錄像,有人就讓她煉法輪功試試。三嫂只聽了一遍法輪功師父的講法,也就七、八天的功夫,她啥毛病都沒了,跟換了個人似的。大夥親眼看到她的變化,都說:「這法輪功神了,忒厲害了!」

一天,她一家一家的招呼全村人都去大哥家看錄像。幹完活我也去了。屋裏大概坐了二十多人。一開始也沒看明白多少,就是覺的心裏亮亮堂堂的,從沒有過的舒服。

三嫂給了我一本《法輪功》,說得看書修心性。我犯難了,心想:我哪敢看書啊?書已經接過來了,就看兩頁吧。不知不覺就看了大半天,還看進去了,我知道了人為甚麼受苦,為甚麼有病,人吃苦受罪不是壞事,能轉化成好東西──德,這書裏講的太好了!

回過神來,我突然意識到我看這麼長時間的書,眼睛咋沒疼啊?!我簡直不知道咋的好了!我心裏樂開了花!活了二十八年,我從來沒那麼開心過啊!

沒幾天,在我的左眼的前眼角長了一個東西,家裏人非讓我去醫院看看,拗不過就去了醫院,檢查後,我第一次知道了,我這眼睛是先天性營養不良,視網膜沒長,大夫說按理我是看不見東西的。還說眼角上的那個東西得吃藥、上眼藥,再長大得做手術。我想這麼多年了沒錢治、沒人管也過來了,何況我現在煉法輪功有師父管了,我更不怕了。拿回的藥膏我也沒用。我就學法、煉功。不知道啥時候眼角上的東西沒了。

法輪功學員修煉心得交流材料上的字可小可小了,一天我發現我都能看清了,而且看多長時間眼睛也不疼了!我的心裏樂開了花!

我們村有一百來戶人家,那時前院後街都有煉法輪功的。家家都有祛病健身的神奇事,那幾年屯子裏人與人都和和氣氣,喜氣洋洋,天天跟過年似的。

大法救了我全家人的命

丈夫看到我整天樂,就說:「你咋像撿著啥寶貝了似的?」我跟他說了埋藏在我心底、讓我自卑、痛苦了近三十年的愁與苦,現在我有師父管了,能不樂嗎!

那時我家養奶牛,丈夫擼奶時胳膊、手都疼,我讓他也煉功吧,他也修煉了(「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不太敢煉了,忙著去外地打工。現在偶爾才煉煉功),我兒子小的時候也看過大法書,但目前還沒走入修煉,但他非常支持我,我學電腦、做資料都是兒子教會我的。

大法師父也時刻保護我及家人。

一九九九年秋收時,我丈夫往回拉玉米稈子,車裝了三米多高,他站在玉米稈頂殺繩時,可能用力過猛,人從車頂上掉了下來,一下騎在了拖車牽引槓上了,腳都沒著到地,他瞬間想:「完了!」馬上又想:「我有師父,沒大事!」接著他就又掉到地上,大小便都失禁了。遠處看到的人也說這人肯定完了。過了好長時間他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一點一點的挪到家。後來兒子看到他爸大腿根全是紫茄子色了,小便處都腫了,肛門天天淌膿水,淌了三年,直到現在他尾骨的後兩節還摞在一起呢。可神奇的是我丈夫農活一天都沒耽誤幹。

想想就單單是尾骨骨折了,人還能動嗎?這不是神奇嗎?得感謝師父啊!

二零一四年丈夫騎摩托馱著我回家,路上沒人也沒車,他騎的挺快。突然從樹林裏衝出個拉土的車,頓時丈夫進了四輪車底下了。我的臉搶到地上,鮮血直流,一卷衛生紙都擦沒了,血還沒止住。摩托車飛到道的另一面去了。司機嚇壞了,可還怪我們開快了。我丈夫從車底爬出來,說我們是修大法的,我們沒事,也不會訛你的,你走吧。丈夫扶起摩托車一打火還真能啟動,我們就騎上摩托一氣開到家。回家我也沒去醫務所,自己把血止住了,現在臉上留了一個坑。我丈夫很厚的內衣破了雞蛋大的洞,可是身體一點沒壞,鎖骨處支出一個包,但沒怎麼疼,沒影響他生活,也沒耽誤他下地幹活。

過後大夥看到肇事現場都說:「這倆口命真大!」是啊,要不是師父保護,我倆可能都沒命了。

記不清是哪年了,我兒子騎摩托車送他姨父去車站。前面直行的車不知怎麼突然向右轉,兒子本能地往路邊躲,結果掉到了兩米多深的溝裏。溝裏還有亂石。等大夥把我兒子弄上來,發現他毫髮無損,衣服都沒破。

人們都相信了修煉法輪功的人有神佛保護,全家人都受益啊。

還有一年,我兒子在建築工地打工。他站在三層樓的跳板上,兩根木方踩折了,他大腦一片空白……可巧的是,不知怎麼他居然穩穩掉到了二樓一個窄窄的跳板上了,沒受一點傷。大家都說:「太玄了,這要掉地上,不死也得癱!」兒子無限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他有時間就買水果,恭恭敬敬地敬獻師父。

我們一直和兒子一家一起過,這麼多年我時刻都想著自己是大法弟子,家裏活我全幹,兩個孫女都是我帶大,媳婦進家門十多年了,我是真心疼她,我們彼此沒有紅過臉。按大法「真善忍」處事,遇到矛盾想自己哪裏做的不好。我們一大家人天天都快快樂樂的。

謝謝師父對我們一家人的保護和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