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侯馬法輪功學員王保山自述被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山西報導)山西省侯馬市法輪功學員王保山,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大法後,明白了人生目的,他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自己,身心健康,道德昇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王保山遭受了非法關押、被非法判刑等迫害。

以下是他自述一些被迫害的經歷。

二零零零年十月,為了揭穿中共謊言,還大法清白。我散發大法真相資料,被侯馬市路西派出所所長等四個警察帶到派出所了解情況。第二天,我被綁架到公安局,科長岳恩柱和王吉賢、牛毅非法審訊我。第二天晚上他們將我綁架至侯馬看守所非法關押約七個月,期間做抽銅絲的苦工。後因認識糊塗寫悔過書,被判三緩五於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釋放。

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九年,因同樣原因,我被政保科長趙建林誘騙路西派出所綁架至政保科,當時搶走我的電腦、打印機和真相資料。還有一機動三輪車的副食、日用品(後聽說所剩無幾),還有幾千元錢。我又被送到看守所約七個月,期間被非法判三年,送至山西祁縣晉中監獄十三隊(集訓隊)幹揀瓜子的活。

剛進監獄體檢時,我不穿囚服,被獄警送至禁閉室。我不面壁,兩個犯人就打我頭臉。從禁閉室出來後,一段時間去了五大隊編織汽車坐墊。期間我因看大法資料,被大隊長高子俊發現,搶走大法資料後罰站,我不配合,就把我送到禁閉室,將腳凍傷,期間半夜還來叫醒我,不讓睡好。還搞所謂的「轉化」,那就是不讓人學好,不讓修「真善忍」。採用罰站並不讓睡覺。三天三夜後被迫下,寫了他們認為的「轉化書」。後來我覺得這也不對,就又寫了否定書。一個惡犯叫劉軍,是個包夾犯,非讓我重寫「轉化書」,我不寫,他就用掃床工具打我。我放下生死,堅定不寫,他就作罷了。因無罪我不參加勞動改造,被關押在禁閉室十五天。一次發犯人年終評定表。我和一個同修叫胡永躍的,認為發給我,我再交回去等於我們承認我們有罪了,就把這個表給毀了。一個好像叫*青的寫表的犯人不依不饒,讓我們再給寫一份。我們不寫,這個犯人讓其他犯人毆打我們,他還拿棍子打我的腿至腫脹起來。又叫別的犯人打我的頭臉至眼底出血。還用警棍毆打我至昏倒。我最終堅定不寫這表,他們就作罷了。凍傷的腳,雖然化膿,但我因對大法的堅信,不藥而癒。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零年~二零一四年,我被侯馬紫金山南街巡警隊綁架毆打,搶走錢兩千多元,和一輛自行車。後政保科長趙建林帶人到我住處又搶走了三千多元錢,和我的大法書籍,又被非法判刑四年,送至祁縣晉中監獄迫害。

在十五隊(集訓隊),我不配合他們的送監體檢,被大隊長武某帶兩個惡警拿警棍使勁毆打,後緊接著搞所謂「轉化」。七天七夜被四個犯人輪番值夜看守,還見睡就打。七天七夜後,又逼迫我罰站,我不站,被惡警武某派犯人送至禁閉室面壁罰站,我仍不配合,值班惡警讓兩個犯人拳打腳踢。第二次還是不配合,又被拳打腳踢。這個惡警又連搧我耳光,後又脫光衣服用冷水從頭往下澆,我雖凍的直抖,還是不配合罰站。腿被打的腫的蹲不下,我就半蹲靠在牆上。他們看到我堅定的不配合就罷手了,但還用飢餓來折磨我。期間我沒有一句罵他們的話,體現法輪功學員的大忍之心。在被迫害期間,感受到我在正念足時師父對我的保護感謝師父!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善惡有報是天理,對修「真、善、忍」的人的迫害是罪大無邊的。剛開始的時候,因不了解大法真相,被惡意的指令驅使犯了罪。在了解「大法」是讓人按「真、善、忍」修煉,做道德高尚的生命時就應該幡然悔悟,將功補過,有個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