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次被綁架 武漢王浩被利川市看守所關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已逾二十年的迫害中,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體被迫害得極差,今年在床上躺了近半年,七月中旬武漢天氣暴熱,王浩身體受不了,到利川市去避暑。他本已買好了八月三十一日回武漢的高鐵票,卻於八月二十九日晚在利川市被東城派出所趙姓警察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利川看守所。

王浩
王浩

王浩的妻子彭青青接到了辦案人員趙艾的電話(從拘留書上看到他的名字),說王浩被他關進了利川看守所。王浩的妻子告訴他王浩的身體很不好,到利川去調養的。趙艾說:抓王浩是因王在這兒宣傳法輪功,稱國家不讓煉,是違法的。王浩的妻子告訴他:煉法輪功不違法,公安部定的十四個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你可上網查。可對方不聽,問他:你是辦案人員嗎?王浩是你抓的?他說是。趙自稱王浩的案子是他一手經辦的。

九月一日,王浩的妻子接到了趙寄來的拘留書,看到拘留證是下午一點開的,就是早上她給派出所打了電話之後,他們才開了拘留證。

王浩的姐姐現仍被非法關在武漢市女子監獄,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到期;其父親已中風;其母親也被多次迫害,年歲已高,八十多歲,身體也不好,曾中風過。王浩的妻子彭青青也因修煉法輪功,曾十三次被迫害,身體還在傷殘中,沒法正常睡,行走有時都困難。

王浩一九七三年五月十一日生,原湖北省武漢市中國船舶重工集團第七研究院武漢第七零九所的職工,從事生產工藝設計工作。王浩一九九六年七月開始修煉大法後身體健康,身心愉悅,在單位工作認真,對同事友好,不計個人得失,在名利上不爭不鬥。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大法後,王浩堅修大法,先後被非法抓捕關押達六次,被非法關押在各類洗腦班、勞教所等地方,並被單位開除。經歷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身心受到傷害。

王浩分別於二零零二年和零五年兩次被非法勞教。特別是零五年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迫害時遭酷刑折磨,曾被強制三晝夜、七晝夜、九晝夜連續罰站不准睡覺,以至大腦出現幻覺、全身發高燒、小便尿血、大便阻塞、雙腿腫脹青亮、雙腳底潰爛流黃水。

二零零七年元月,非法勞教一年半到期後,勞教所拒不放人,王浩被洪山區610及關山派出所綁架至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迫害,時間長達一個月,期間他受到恐嚇、毆打、罰站、羞辱、剝奪睡眠時間、強制洗腦等迫害。關於王浩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文章《武漢市王浩六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勞教》

回家後,王浩的身體就一直沒恢復到正常狀態,人是浮腫的,不能幹重活,胸口經常痛,頭痛等等。

二零一九年初,王浩身體很不好,幾乎在床上躺著,很難出門。到七月中旬,王浩對妻子講:說他人受不了,人冒虛汗,站不住了,渾身難受,武漢太熱,他要到利川去調養一段時間,問妻子去不去?妻子說:你看我人都這樣了,走路還很困難,不去了。王浩說他一人去,妻子很擔心地問:你一人去行嗎?就在家用空調不行嗎?他說用空調他更受不了。

王浩一人去了利川,住了近一個月,身體恢復了,比在武漢時好很多。八月二十七日他去買了三十一日乘高鐵的返程車票。可是二十九日晚上八點多鐘,王浩的母親接到了利川東城派出所打來的電話說:他們抓走了王浩。王媽當時就甚麼話都不會說了,也不知問王浩的人關在何處。

自從二零一五年九月,王浩的姐姐因在外面掛真相橫幅,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這期間其母親家就不斷的被警察騷擾,王母為救女兒,還曾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現在是女兒未回,兒子又遭綁架,對老人的打擊很大。

王浩的母親已八十多歲了,今年又被警察騷擾了幾次。王母在二零一八年有一段時間曾中風在床,後堅持修煉,身體慢慢的恢復了。今年上半年,王的父親突然中風,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現在好一些(半癱)。王的母親說:她沒辦法去利川給兒子送衣服了。

王浩的妻子彭青青也去不了利川探望,她走路有時都難,也在被迫害的魔難中,長期被警察騷擾,就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還被警察騷擾。

現在利川的天氣已轉涼,王浩家屬請善良正義人士伸出援手,哪個要是方便的話就到看守所幫她們送衣服和被子。幫助好人度過危難,老天會給福報。


利川東城派出所:
電話:07187285110
辦案人員 趙艾 手機號 13997753003
辦案人員 鄧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