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解體洗腦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我是小學退休教師,今年六十三歲,一九九六年得法。現將三次解體洗腦班迫害的過程和大家交流。

二零零一年四月初,校長找到我說,教委通知讓您下週參加學習班。我說是不是洗腦班?他說甚麼轉化班不叫洗腦班。我說都一樣,我也是前兩天才知道的。我說您知道到那幹甚麼嗎?就是污衊法輪功,污衊我們師父,您說我能參加嗎?他說這回我可幫不了您了。因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校長曾寫過申請保釋材料,他是非常有正義感的年輕校長。我說不是要您為我做甚麼,我只是告訴您我決不參加,讓您有個思想準備。他又說您可是六一零(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點名必須參加的人。我說不管它點名不點名,我也不參加。

過了兩天,校長又對我說,聽說某某校的一個老師從課堂上就給帶走了。我說您放心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咱們學校,我現在就去教委。

到了教委主任辦公室,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便直入主題。我說洗腦班我決不會參加的。教委主任說:你是六一零特意點名的,不參加可不行。我說這是不是也是教委的意思?他又說某某校的一個老師不是從課堂上給帶走了嗎?我說我再問你一遍:是不是我不去不行?他說是。我說我有一個辦法不用去,他讓我坐下說給他聽。我說辦法很簡單,因我字寫不漂亮,回學校找個寫大字漂亮的老師,我買塊布寫上法輪大法好,往兜裏一揣到天安門廣場去,坐在地上雙腿一盤,再從兜裏掏出橫幅,我邊說邊做著動作,打開橫幅舉過頭頂,高喊法輪大法好,馬上就有警察圍過來,我說你猜會怎麼樣。他睜大眼睛看著我,我說我是某某區的,教委主任某某叫我來的。你說我敢不敢去?當時他就嚇得臉都白了,馬上說:你敢,你敢。我說那還讓我參加班嗎?他連連說不參加了。

主任便讓我給講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跟他講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是修真善忍的,您說修煉人能到天安門去自焚嗎?再說了那是殺生,《轉法輪》書中明確規定不能殺生,誰會去做違背師父的事呢。跟您說最簡單的,您看那錄像,那人衣服和臉都燒成那樣了,頭髮完好無損,誰不知道頭髮沾火就著,那不明擺著是在騙人?他連連點頭。他又問煉法輪功不讓看病、不讓吃藥是怎麼回事?我說您能找到《轉法輪》的書,您認真仔細看看那上寫著不讓看病、不讓吃藥了嗎?我再給您舉個例子,哪有和尚念著經或打著坐,突然舉手說:報告長老,我感冒了,我請假下山去看醫生。沒有吧!你得達到那個境界,身體自然就沒有病了,誰還看病吃藥呀。

他又問:「圍攻中南海是怎麼回事?」我說:「甚麼圍攻中南海呀,那是胡編的。首先得知道鹽打哪咸,醋打哪酸。其實是天津雜誌登污衊法輪功的文章,大法弟子去跟相關部門反應情況,當時天津公安派了三百多名警察,抓了數十名學員。其他學員聽說了就去公安局要人,公安局說這事我們解決不了,你們得上國務院信訪辦才能解決。學員聽說後我們就去了國務院信訪辦去反應情況。當時我聽說後也去了信訪辦,一出西單地鐵口,就有警察問我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是不是去信訪辦,然後就引導我們去了指定的地方。這就是他們所說的圍攻中南海。整個是一個預謀。當時選了五個代表進了中南海反應情況和提出訴求,最後朱鎔基答應立刻釋放法輪功學員。」他又問:那你們在那兒都幹甚麼呢?我說有的看書,有的相互問問對方是怎麼得法的,有的交流得法後的感受,沒有隨便走動的,也沒有大聲喧嘩,沒有亂扔東西的。所以我們離開現場時地面非常乾淨,好似無人去過一樣。他又說那你們不餓也不渴啊?我說沒有感覺到餓和渴。他又說你們離開現場怎麼那麼快呀,一萬多人,半個小時就全部撤離,地面還如此乾淨。我說我們師父要求我們要做一個比英雄模範人物還要好的人。所以我們都非常自律,就連路過的行人和警察扔掉的煙頭我們都給撿起來。

他說法輪功這麼好,你就在家煉,別跟別人說,胳膊擰不過大腿。我說碰到有緣人我會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法輪功是高德大法,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我離開時跟他說您一定要好好看一看轉法輪這本書,他答應了。

大概一個月後,校長找我說下星期您到你們當地派出所去一趟,跟您要核實一些事情。我去了之後才知道,原來是要辦洗腦班。當時我看到派出所門前有很多我認識的學員,跟他們打招呼,誰也不敢理我。我對他們說,咱們誰也別去,這是要辦洗腦班……並且到了那兒,會切斷一切與外界的聯繫,千萬別去。我正說著,這時一個小警察對我說我們所長找你有點事。我說等一下,我還沒跟他們說完呢。他說所長讓你馬上去,你回來再說。我走時我跟同修說你們等我回來,千萬不要上車,因旁邊停著一輛大轎車門還開著。到了所長辦公室,所長說你回家吧,我們給你請了一個星期假,你可以玩一個星期了。我說那不行,我今天不上班,明天我再去。他說你傻不傻呀,讓你玩一個星期你非得上班,我說我不上你的當,一個星期後我上班你會跟我們校長說我參加你們洗腦班了,這是給法輪功抹黑。

週二回學校後見到校長,他非常吃驚,說你怎麼回來了?我說我跟你說過,洗腦班我絕對不會參加的。問我怎麼讓我回來的,我就把事情敘述了一遍。第二次洗腦班迫害又解體了。

二零一六年四月居委會某人突然給我打來電話,說他們領導要來看我。我說甚麼時候來呀?她說您要是沒事我們一會就過去。當時我要去買菜,我說那你們過來吧。我馬上給師父上香,請師父加持,讓他們明真相,讓他們有美好未來。大概半小時後一行三人兩男一女來到我家,居委會介紹說這是我們的領導,當時我以為是居委會主任。她說這是咱們區綜合治安辦公室主任某某某,我說:噢,我還以為是居委會的,原來是臭名昭著的六一零。當時我心裏一驚,心態有些不穩,但馬上調整心態,同時師父的話迴響在耳邊,「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給他們沏茶,同時迅速清除頭腦中負面思維,心想不能觸動他們惡的那一面,一定要善,要慈悲對待眾生,他們也是被救度的人。他說我們想讓您散散心,換個地兒,別老在家待著。我說甚麼意思,要辦洗腦班啊?他說這話說的多難聽啊,我們是為了您好,散散心,您得轉變轉變思想……我說我就說了一個洗腦班,你這老虎凳呀、上刑啊、灌食啊都上來了,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另一個社區六一零人員說您看,您一月份被人舉報了,還被弄到派出所裏了,這事上邊都知道,我們不找您也不行啊。您的思想得轉變轉變。我說:怎麼轉變,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你讓我轉變,我往哪轉,轉哪去呀?難道好人越多不是越好嗎?您說說我往哪轉,怎麼轉?他說你是老師、你會說。我說不是我會說,「真善忍」三個字哪個字不好了?如果共產黨不鎮壓法輪功,中國能是現在這樣嗎?共產黨做了多少壞事,製造天安門自焚假案,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多邪惡呀!這時區六一零主任站起身來走到師父法像前說,你這還擺著呢?這櫃子裏都是你們的書吧?我當時嚴厲的說你別動,你是想給我們師父上香嗎?他馬上坐回原處。他態度有些不好的說你們家東西夠多的。如果我打電話叫他們上來看你怎麼辦。我馬上意識到我不夠慈悲,我說你這麼善良,會叫他們上來嗎。他說我善嗎?我說你本來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好人,只是你的工作把你推到了這一地步,你本性是善良的,你也非常孝順你的父母。他聽後臉色由陰轉晴,說行了,我就把手機收起來,本來我們今天是想讓您去洗腦班的,您是不是考慮考慮啊。我說這還用考慮嗎,肯定不能去呀。他說今天就這樣吧,您得考慮考慮啊,您想好了就給居委會打電話,到時候我派車接您來。我說不用您費心了,送他們出門。

臨走時到門口,區六一零頭目跟我說,你在家好好煉,別出去說去。我說碰見有緣人肯定會說。他又說,發資料別讓人看見,別給我們找事。第二天,社區又來兩人一男一女,問我考慮好了沒有,他們好向社區彙報。我想這不是來聽真相來了嗎?於是邊請他們喝茶邊講真相,我剛一開口其中一人就說,是應該給你洗洗腦了,拿著××黨的錢還反對××黨。我說不是我該洗腦,而是您中毒太深了。您想一想共產黨的錢哪來的,不都是咱們納稅人的錢嗎?咱們老百姓在養著共產黨。您看看哪個貪官不是共產黨員,如果沒有這些貪官,咱老百姓的生活會比這好的多,社會也不會這麼亂。

一說到貪官,他便滔滔不覺講起來,誰誰貪污多少等。我便利用這一契機給他們講真相。從天安門自焚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全球起訴江澤民及二十萬人真名實姓向高檢遞交起訴江澤民的訴狀。還講了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二點七億年的藏字石上面有「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及大法洪揚一百多個國家等,並勸退出邪黨組織。雖然當時沒有表示同意三退,但期間沒插話都在認真聽著。講完真相後其中另外一人說,我們怎麼跟社區彙報呢?我說你把他的電話給我,我給他打電話。他們走後我便打電話去,說我想跟他面談,其實是想當面跟他講真相。他馬上拒絕,讓我在電話裏說。我說洗腦班不參加。他說這肯定不行。我說信仰自由是憲法規定的,煉法輪功是合法的。他馬上打斷我的話,別跟我說這個,電話是被監聽的。我說想跟您當面說,您不來,在電話說又怕被監聽,我都不怕您怕甚麼呢?他說我就問你去不去。我說:「朝聞道,夕可死」。您說我這是甚麼決定。他當時就笑了,說我知道了。再次解體了邪惡對我的迫害。

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方法,能使人修心向善,道德昇華。願世人早日明真相,做出明智的選擇,擁有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