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用人心理解圓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正法修煉是有結束日期的,那是我們修煉人揭曉修煉成果的時刻,它決定了修煉人的去向。而且師父也多次描述過大法弟子圓滿時的壯觀景象。

然而,正因為那一時刻的重要和輝煌,卻很容易成為修煉人的最大執著,初期我們都用人心想像著、追求著圓滿,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來,能夠走到今天的同修,我們都靜下心來想一想,我們有過多少次對圓滿的假想和希望,又有多少次假想和希望的破滅?有的從師父的經文、《洪吟》中找與圓滿相關的詞句,從春天盼到秋天;有的從古代留下的預言中找答案,從二零一二年盼到二零一九年,還有的寄希望於某人能解體中共,給法輪功平反等等,一直心潮起伏,用人心追逐著心中的夢想,可是我們都沒有把師父的囑託放在心上:「修的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哪!」[1]。

雖然這一時刻非常重要,但是真正重要的卻不在這一時刻。就像考大學一樣,公布考試結果就如同修煉結束的那一天,可是這個結果並不是在公布結果這一天形成的,它是平時在一點一滴的去人心執著中一步一步提高上來的。哪一關過不去、哪顆人心不去掉、那個常人的觀念不轉不變都提高不了層次,都上不了那個更高一層的台階,又何談圓滿呢?

在修煉的路上,每一個人通向自己圓滿的路都不同,而每一個人在這條路上經歷的風雨、坎坷、激流、險灘等各種魔難,都是師父針對我們各自的人心設立的,所以我們最應該注意的是我們的人心,哪一顆人心反映出來,就得把它抓住,消滅掉。因此我們怎能把「圓滿」放在心裏,成為巨大的執著、巨大的負擔呢?

其實,只為圓滿而修煉也是自私的,修煉就是放棄自私、自利的過程,最後把最大的私心「執著圓滿」也放棄掉,才能達到無私無我的標準。因為圓滿的全部內涵都在平時放棄自我的昇華並達到每一層標準的過程之中。師父說:「如來講空實乃常人之心全無之意,無漏為空之真諦。」[2]達到無漏的境界,心中空明無慾,沒有任何執著,自然就不會有「圓滿、結束」等等概念在心中牽扯精力。

因為修煉的進程只有師父在把握,無論舊宇宙的神還是修煉中有功能的人都不可能知道,我們應該做的只有三件事,只要修煉不結束,我們就按部就班的做自己該做的。即使到了結束那一天,我們也沒有甚麼激動的,師父講過的一個例子中告訴我們,「高興」和「害怕」都會使修煉人往下掉的,我們只有靜靜的等待師父的選擇,成與不成,修到哪個層次,都是自己精進或不精進的結果,再急也沒有重來的機會了,所以在還沒有結束之前,我們真的該好好珍惜這段時間,不要在執著的夢中消磨時光了。

師父在《精進要旨》中有一篇經文,記述了師父與神的對話,題目是「和時間的對話」,這也告訴我們時間就是神,那麼如何理解時間呢?按時間流逝的過程來說,我們通常把時間分成過去、現在和將來,那麼我們應該和哪個時段合為一體呢?應該和現在,因為把已經過去的事和還沒有到來的事放在心裏就是執著。若按具體的計時方法「時」、「分」、「秒」來說,我們就應該和「秒」同在。因為我們所做的事,就是在一秒一秒的變化中完成的。當修煉人為過去的事煩惱時,或為還沒有到來的事焦慮時,那他就沒有做當前那一秒一秒該做的事。這就叫做荒廢時光。所以說與「秒」同在,做我們該做的事,那才是與神同在,與師同在,我們才能感受到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師父告誡我們:「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3]

長期以來,是不是我們很多同修都沒有達到這個標準呢?師父一再拖延結束的時間,就是想等待那些還能得救的眾生,還能昇華上來的弟子,師父要救更多的人,救更多的生命。我們盼望結束是不是沒有想到要聽從師父的安排?甚至在起阻礙作用呢?讓我們靜下心來走好最後這段路,讓我們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共同解體邪惡的中共,展示大法萬古傳頌的輝煌。

個人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望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煉不是政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空〉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