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解體魔難干擾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前段時間,家裏一場大風波。經過向內找歸正自己,魔難被師父拿掉了,我的心性也提高了。

一、欠債風波

事情是這樣的。離過年只有一個星期 ,我接到兒媳的電話說:「你把他(指我兒子)帶回家學法煉功吧,房權證又拿出去做抵押了。」我沒動心。

我跟丈夫來到兒子家,心平氣和問發生甚麼事了。兒子只說:沒事。我規勸他幾句,我是修煉人,我說咱欠債要還,有事實話實說,做人要本份。臨走時我又跟兒媳道了歉,我說對不起都是我沒修好,你跟著受苦了。接著兒子跟我要了兩萬元錢,正月初四兒子就把兩萬元錢還給我了。我接到錢,我就跟兒子交流:這錢如果不是正常渠道來的, 咱就缺德了,別人就吃虧。過了年你去找份工作,勞動得來的錢花的坦蕩。

我和丈夫又接到陌生人電話,說我兒子貸款到期,欠多少錢。此時我才知道我兒子是落入網上騙子手中。

事情已經發生,我冷靜理性的面對一切,沒有責怪兒子,因為我知道是社會上的不良風氣在薰染導制,讓邪魔鑽了兒子的空子,縱容著兒子的各種慾望,導致他在不好的各種因素操控下做錯事。

我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巨關巨難不是師父安排的!師父讓我們全盤否定,我就全盤否定。

二、「向內找因是關鍵」

我沒動心,我又向內找自己:為甚麼出現這個事情,而且越演越烈?我們所有的親朋好友的電話被要債的人給打個遍,我和丈夫的電話都打爆了。怎麼辦?

我繼續學法背法,當我背《轉法輪》背到第七講「殺生」這一節時,我心有所悟,我想:我兒子也是受害者,是被敗壞的道德給污染,這還不是傳染病嗎?我也不能看著不管。於是我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敗壞生命通過家人迫害干擾大法弟子,從而達到經濟迫害、達到江鬼的「經濟截斷」等魔咒。邪惡的舊勢力安排這種方式是想毀了兒子,又想把我們拽下去,讓我們把精力都用在還債上,偏離做好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救人三件事。我們要以修煉人的博大胸懷破除邪惡的安排,以平穩的心態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有錯我能在大法中歸正。請師尊加持。

我想起二零零五年,我挪用資料點上八百元救人的錢,給一即將要流離失所的同修作路費。我斷定根子就在這裏。我想起包公斬首自己親姪子的故事。我震驚了:過去振災救人的錢,誰私動用都要殺頭。救災救的是一般的常人,今天大法弟子救的人,師尊多次講法中講過,都是高層中的生命!我這犯了大罪了,是犯了天條。於是我脆在師父法像前,向師尊請罪。

我悟到後我決定把它寫出來曝光,公開向師尊承認錯誤。就在我三月十五日開始寫稿還沒寫完,三月十六日師尊就把這一難化解了,像瘋子一樣追要錢的人戛然而止。我覺得悟對了。

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把弟子造下的天大罪業拿掉了。為表達弟子對師尊的感恩,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我再一次跪拜在師尊法像前,淚流滿面的感謝師尊:沒有師尊洪大的慈悲,就沒有弟子的今天。

三、更仔細的向內看自己

雖然寫好底稿,遲遲沒發往明慧網,因為我覺得還是沒找全。前幾天,我突然發現我用的所有的大法書都沒有交錢,理由是機器耗料都是我自己買的,大法書的錢理所當然就不用交。我想:不對,比如說我不是做資料的,我把錢捐給同修,我到同修那裏去請書我能不交錢嗎?不管把錢用於買耗料或捐給資料點,用的都是大法的資源,個人無權隨便拿用、挪用。隨便挪用就不符合師尊講的經營管理的法了。

今天我到學法組,老同修見面就說:「你悟到沒做到?」老同修順手遞給我八百元錢,說:「你先把你挪用的錢還上,跟舊勢力徹底割斷,師父點悟。」我被同修的善舉所感動,深深的體會到修煉的嚴肅性。

回想起來,自從挪用資料點錢後,我家就接連不斷在經濟上受損失。例如,緊接著二零零六年正月,為了兒子的生計,我和我姐倆家投資二十萬元錢給我兒買輛拉土方車,緊接著六月二十三日,我在家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關進看守所,把家給抄了,設備耗材全抄走了,損失慘重。剛被綁架進國保大隊辦公室時,國保頭子對他的手下說:「某某(是指外地一同修,已被迫害致死)整的這台大機器終於找到了。」

我被關押期間,他們非法提審我時說:「某某第一時間去了你家,在你家上網曝光。」當時我也沒多想,其實邪惡就是這樣跟蹤同修的。我沒注意這個提示,造成後來的損失。

先說我被關押一個多月後,在慈悲偉大的師尊加持下,我回到家。回家後第二天,家人要求到公安局報案、追買車的款, 因為半年多車不給、車錢不給還,找買車的人也找不到。我們知道是被別人騙了。報案時,警察當場告訴我們說:「二十萬元錢,在現在社會上不值得立案,這樣的事太多了。」可是這錢對工薪階層來說是天大的數字。那時我已經下崗,單位只發二百九十元錢的生活費。在慈悲偉大師尊的加持下,車錢追回來了,其中在辦案過程中花銷的費用自己拿,最後核算損失三萬多。

緊接著,經同修介紹,從東北來我地的一人說是同修,我也不了解,就把他找來幫助裝訂《九評》。突然有一天他說不幫助裝訂,理由是他欠別人家一萬元錢,還不上錢人家就要告他是「煉法輪功」的。因為我急需人手,我就借給他七千元錢緩解一下,繼續把項目做下去。等我需用錢的時候,他不接電話更不見我,直至今日也未還,他早就放棄修煉了。

魔難還在不斷出現。而且都集中在兒子身上,。他翻了一次車。幸運的是,有師父保護,毫髮未損,只是受點驚嚇。別人車追他車尾,最後一次他把別人的車刮碰、被單位解聘。兒媳懷孕後到醫院檢查一下胎位,醫生硬是說「宮外孕」。她甚麼感覺也沒有怎成了宮外孕?第二天我到醫院看她,叫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念了,不好使。我說你再誠心念。再重新做B超檢查,不是宮外孕,可是,住了七天院,出來後還是流產了。五、六年過去了,至今也沒懷孕。這次被騙錢的事出來後,兒媳沒有跟我兒子發生口角,也沒有責怪他, 還把自己當月工資拿來還債。只是我倆交流時她說了一句:自從結婚以來一點不順,至今連孩子也沒有。我勸她說學法煉功,只有大法才能改變人生,她答應了。

三、階段小結:魔難來時不向內找、向外求,誤入歧途。

自從兒子兒媳雙雙下崗,在家好幾年。兒媳的理由是想要個孩子,生完孩子再找工作。

這些事為甚麼都出在我兒子身上?因為當時是我兒子出去找的出租車把那位即將流離失所的同修送走的,我兒子不也成了我犯錯的幫兇了嗎?所以舊勢力把我兒子也和我捆綁在一起。

十多年裏,這個魔難時時伴隨著我,使我的人心越來越重、越來越多。關難堆積如山,我也不知錯在哪裏。特別二零一八年下半年,我的承受力已到極限。我在迷茫中心性更守不住,我知道在消沉、向下滑。看看周圍的環境,都變的好像誰都跟我作對似的,親朋好友都在看笑話似的,此時心裏充滿了怨恨,臉上沒有一絲笑容,不再包容任何人,像師父在《轉法輪》中指出的,「把生活中的苦當作對自己的不公」[1]。

魔難中不向內找就沒修自己。首先是求,求師父消災解難;求不來就怨恨、埋怨,埋怨師父、埋怨大法,心裏在跟師父討價還價。

我心想:師父啊,我丈夫和兒子雖然還未走入修煉,在常人中也屬於老實巴交、不出類拔萃,可是他們有正念,從迫害以來一直支持我,做大法的事從來沒說個「不」字。我做出的資料都是他倆打出租往外拉。邪惡瘋狂迫害時,他倆正念抵制。一次,國保警察伙同社區人員闖進我家綁架時,他父子倆正念擊退惡人,使我免遭綁架。在看守所要放我出來時,要求我丈夫拿錢或找人給我做擔保,他就不聽邪惡那一套,跟警察打架,武警兵拿槍在門口擋著不讓進,他也不怕,就是往裏闖。我從看守所出來第四天,邪惡打電話叫我到法院去如何如何,我就是不配合,我丈夫在外面頂著。為了減輕邪惡對我的迫害,他還叫來他的朋友到處張貼不乾膠,揭露當地國保警察對我的迫害。當這次在網上被騙取四十多萬元、還差多十萬元沒還時,我說把房子賣了吧,他開始也同意,過了幾天他說:我想了一宿,房子不能賣,對你做事很方便,因為沒有對門。我對他的言行舉動非常感動。

我在心裏不但跟師父討價還價、不信師信法,還在承受不住時領著兒子跑到歪門邪道去找低靈給兒子看看。後者以賣物品為由,騙取我們六千元錢。不買她的吧,心裏還害怕它們能不能對我兒子怎麼樣、對家人怎麼樣。那時我已經降到常人位置上了,我還是修煉的人嗎?怎麼能去求這些低靈的東西、怕這低靈的東西呢?事後心裏後悔莫及。

在這之前,師尊點悟不讓去,我就是不聽。兒子不開車拉我去,我就找我姐拉我同去。她也是同修,她去聽了她不也就信了嗎?無意當中她也受毒害。這些魔難這都是因為自己學法不深、不信師不信法、心不正招來的。我這哪像修煉人?這不是個心性問題嗎?所以魔難越來越大,怎麼做都看不到希望。結果更大魔難真的發生了。

上述的事實足以證明,不信師不信法、心不正招來麻煩。

四、師尊慈悲啟悟

幸運的是,師尊慈悲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師尊看我掉下去、離道越來越遠,就不斷點悟我、啟悟著我的正念。

有天中午,我又消沉了,學法學不進去,就順勢躺在床上。剛躺下,腦中生出一念:這樣下去,這二十年不白修了嗎?我白白浪費了二十年的時光,我下世來幹甚麼來了?是為過常人的生活嗎?就是過常人的生活也是最低級層次,也不是高級!我不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自己的誓約嗎?且不說下世為得這個法吃了這麼多苦,想想師父為了度我們,為宇宙眾生耗盡一切。想到這裏,我一下坐了起來, 我無地自容!我悔恨的心無法形容,心中升起了正念,不再消沉。

我決定背法、通讀結合。一個月我就能背過一遍。當我背了兩遍的時候,師尊的法理不斷的展現在眼前,使我明白了許多。越背越愛背,修煉狀態越來越好,信師信法的心更加堅定。我不再怨恨師尊、怨恨大法了。我跪在師尊法像前承認了錯誤。我又找回了「修煉如初」[2]的感覺。

經歷這場魔難,我找出很多人心。如:執著自我,我行我素,做事愛自作主張,在同修面前愛顯示自己、自吹自擂,不是把同修當面鏡子照自己修自己,而是高傲自大顯示自己、指指點點,在小組學法總說同修不足、訓斥同修好像自己明白,不修口,把在正法過程中正念正行的幾件事貪天之功歸為己有,忘記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這不是自心生魔嗎?懶散糊弄事,執著錢財,妒嫉心、爭鬥心等。於是我從內心對師尊說:師尊,我一定會修去這些人心,做一名合格的真修弟子!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的恩賜。這次的巨難,沒有使我倒下,反而放下了許多人心的執著。

五、同修借鑑

說到這,我想起我地有一名同修。她癱瘓在床,至今十多年了。也與挪用資料點的錢有關。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天,有一同修告訴她說:某某同修的孩子住院,她家裏很困難沒有錢,怎麼辦?也是拿了資料點兩百元錢轉交給某同修。不知道那位同修是否知道這兩百元錢是救人的錢,那位同修早就去世了(有一次幫助一被非法勞教的學員家屬幹活,幹完活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去世,當時才四十多歲。)這還不因為我同意挪用資料點上救人的錢造成的嗎?

我想我也是挪用資料點的錢招來的,而這個魔難一開始就跟上來,我還不悟,誤認為錢不是花在我身上,就沒當回事,一直拖到現在,達到不可收拾 地步。

當時我有誤區。零七年我自己投資,重新把家庭資料點建立起來。那時候在我地資料點沒有遍地開花,《九評》、神韻等各種資料大部份都是我提供,供應量也非常大。當時我就想:反正是我自己拿錢,這八百元錢也在其中,我一直拖到現在沒當回事。現在看來不是這個理。這是原則上的事,一碼事歸一碼事,性質不同。私自做主挪用救人的錢,在過去是要殺頭的罪,私自補上也不行!修煉是嚴肅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