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晚期肝癌好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八日】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我八十八歲的老父親因腿腳浮腫、肚子大而住院,當天做了CT和磁共振拍片及抽血化驗,後被醫院有關專家多次會診,檢查結果確診為肝癌晚期,肝腹水。主治醫生建議不再做任何檢查,結果已定。

爸爸被醫生宣判了「死刑」,只住院九天,打了九天的點滴(主要是蛋白液和利尿液),主治醫生就要求我們在當年十二月十八日上午辦理父親的出院手續。

出院前,主治醫生把我和弟弟叫去談話,並且嚴肅而肯定的告訴我們說:老人家沒有幾天時間了,他想吃甚麼就買給他吃,他能夠拖過年(指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五日除夕),就算是最好的。甚至直言不諱的說我爸爸說走就走了。

我疑惑不解的問醫生:「肝癌晚期疼痛難忍,我爸爸的晚期肝癌為甚麼一直一點不疼痛呢?」醫生回答:「他的肝癌癌細胞一直處於睡眠狀態,」這就是醫生對我爸爸肝癌晚期不疼痛的解釋。

走出醫生辦公室,我們的心情很沉重。我對弟弟說:「醫院看不好爸爸的病,大法可以救爸爸的命。」弟弟用不信、無奈、複雜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甚麼話也沒說,便走開了。

我為甚麼說只有法輪大法能救我爸爸的命呢?因為我在法輪大法中修煉,知道法輪大法在世間洪傳的真正目地就是普度眾生,信者逢凶化吉、遇難呈祥,擁有美好的未來,修者返本歸真,達到生命的永恆。

「修煉法輪功有百利無一害,利己利民利國。」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一九九七年,我有幸走進法輪功修煉。從修煉那天開始,我沒有吃過一粒藥,也沒有看過醫生,身體健康,無病一身輕,心態平和樂觀。我修煉法輪功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身心受益的神奇故事說不完、道不盡。

爸爸被醫生宣判只能活幾天或最多兩個月,我告訴爸爸相信法輪大法是正法,並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狀況會越來越好的。爸爸信了、念了,出現的不平常經歷和神奇效果,再次讓世人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

師父說:「我們講度己度人,普度眾生,所以法輪他會內旋度己,外旋度人。」[1]爸爸出院後,我形影不離的在他身邊讀法、聽法、煉功、發正念,堂堂正正的修煉。我用善心善念善行陪護並告訴爸爸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爸爸的身體和精神狀況一天比一天好,很快他就自由走動了,還能夠做點力所能及的小事了,漸漸的他那肝腹水的大肚子神奇般的消掉了。

弟弟見證了爸爸出院後的變化,嘴上不說,內心知道,也不得不佩服爸爸聽師父的法輪大法講法錄音和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出現的神奇。弟弟的臉上有了笑容,心裏有了對師對法的感恩,言辭裏多了些對我修煉大法的理解與敬重。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八日,爸爸出院剛好一個月,他在家院內摔了一跤,很重。這真是雪上加霜啊。爸爸的肋骨明顯的被摔壞了,疼痛難忍。

我們再次將爸爸送進醫院,拍片檢查結果是:左側5-7、9肋骨骨折,左側第4肋骨可疑骨折。醫生說爸爸年紀大了,只能保守治療,不能手術,配了些止痛藥。

同時,我們請醫生給爸爸做了一次肝癌病情複查。主治醫生給我爸爸複查時,摸摸他的肚子,發現又軟又小,立刻臉上露出了詫異的神情,並決定對爸爸做抽血複查。

主治醫生說:「血液化驗結果都正常了,太神奇了,不可思議!」

爸爸的血液化驗結果出來後,主治醫生說:「血液化驗各項指標都在正常值範圍內,血液化驗結果都正常了,都好了,這太神奇了,不可思議啊!」醫生的感嘆:「太神奇了,不可思議!」弟弟喜悅的說:「太好了!太好了!」

是啊,這超常而又神奇的結果,用實證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讓我們見證了只有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帶來生命的轉機。我無法用人類的語言來感恩法輪大法的救度之恩、感恩李洪志師父的洪大慈悲!是師父是大法延長了我爸爸的天年,給了他第二次生命。

我們全家人都感恩師父、感恩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解決了醫院解決不了的問題,把我爸爸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讓他親身體驗和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也讓我的親朋好友見證了真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疾病消、得福報的真相。

爸爸第二跤歪打正著 五根肋骨接上了

爸爸身上的神奇事一個接一個的發生。爸爸不幸一跤摔斷五根肋骨,疼痛了十天,卻有幸不治自癒。怎麼好的呢?事情是這樣的:

這天,我把爸爸從床上扶下來,他站在那兒,我彎腰準備給爸爸繫上鞋帶,爸爸本能的向後退了一下,突然仰面摔倒在地上。我急忙拉住爸爸的雙手往起拽,一邊拽一邊說:「爸爸,別怕!沒事,沒事,沒事的。」爸爸也跟著我說:「沒事,沒事。」

我將爸爸扶到凳子上坐下,趕緊問他是不是很疼啊。爸爸說不疼。我看他的表情也像不疼的樣子。我就用手去撫摸他那五根受傷的肋骨,發現平伏了,我用手輕輕按了按,問爸爸是不是很疼,他說不疼了。

我當時眼淚都快要出來了。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心中升起了對師父對大法無比崇敬與感恩之心!「歪打正著」這四個字在我腦海裏浮現。我高興的對爸爸說:「爸爸,這就叫歪打正著,您的肋骨就這樣接上啦,這是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神奇福報啊。」爸爸扭動扭動身體說:「是的,不疼了。」

從那以後,爸爸的肋骨骨折處一點都不疼了,翹起的肋骨都平伏了。這件事的出現,讓弟弟笑逐顏開,不得不佩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件事也在家人和親朋好友中傳為佳話。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理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世界都知道。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無視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群體進行滅絕性的殘酷迫害: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等。迫害手段慘絕人寰,令天地為之震怒,人神為之共憤。

中共的殘酷打壓迫害,導致無數修煉人的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中共邪黨還用株連政策綁架迫害修煉人子女上學、參軍、就業等等,挑起修煉人的家人對其施壓和仇視。

師父說:「修大法也是有福份的,但是修煉起來會有魔難,這一點是肯定的。」[3]中共的瘋狂迫害,我有九年半時間是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監獄裏,過著非人的生活,經歷了非人的迫害,給家庭和家人造成了重創。風雨中,我走過來了。我見證了法輪大法的正與慈悲,經歷了中共的邪與殘酷。

今天,從中共這場史無前例的肉體與精神的殘酷迫害中,我堂堂正正的走過來了。在正法中,我修煉出了應有的慈悲與正氣,這種來自法輪大法的正念,無形的糾正與歸正周圍的一切不正確狀態。當然,「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沒有師父的慈悲保護,就沒有我的今天,更談不上度己度人了。

修煉法輪功,我從做好人開始,不斷提高心性,用「真善忍」作為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做更好的人,做出污泥而不染的覺悟人。覺悟後的本性使我了悟了人生的真諦,懂得了人心向善的重要:人一定要善良的活著!無怨無恨的活著!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這一法輪大法的法理,在我的身上、在我的父母兄弟及孩子們的身上都有見證。迫害中的魔難成就了弟子,檢驗了世人。漫漫黑夜已到盡頭,苦去甘來真福連連。師父的洪恩弟子無以回報,我唯有精進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