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法輪功學員趙英烈自述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日】我叫趙英烈,今年七十二歲,家在中國大陸吉林省吉林市。我曾患有產後風、子宮肌瘤、胃腸功能紊亂、乳房腫塊、胰腺炎等疾病,久治不癒。一九九八年底,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身重病全都好了。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澤民為首的邪黨集團對法輪大法開始了瘋狂迫害。下面按時間順序,揭露我在這些年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進京鳴冤遭迫害

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是有目共睹的,如今師父大法受到這麼大的冤情,大法弟子受到這麼大的迫害,我作為大法徒不能坐視不管,不能不發聲。我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到北京為法輪大法鳴冤。

十二月二十五日早晨,我在天安門廣場打開橫幅,喊出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

當時我就被警察非法抓捕,塞入警車,被拉到天安門派出所,囚禁在鐵籠子裏。到晚上,幾個大鐵籠子都被塞滿了當日來京護法的大法學員,警察們只顧審訊、登記、拍照、呵斥,也不讓上廁所。因為那天我被囚禁時間長,一直不讓我上廁所,膀胱憋的特難受,我吵得厲害,一警察將我從鐵籠子拽出,踢倒五、六次,專門踹我的小腹之處,之後把我呈「大」字鎖在走廊裏的塑料排椅上,半仰躺的姿勢,動彈不得,還是不准上廁所。我仍然不停的喊我要上廁所,喊的他們鬧心了,來了個小女警帶我去了趟廁所,結果因憋過勁兒了,又遭遇過幾次腳踹,開始根本就尿不出來,相當痛苦。

當天很晚時,警察持槍把我們用大客車押往石家莊的一個監獄,因為我嘴不停的在說,而且不配合他們警察,總想跑,他們把我單獨銬在一屋非法審訊,派三個警察看管,罰站、不許坐,後半夜又銬在凳子上。黎明時分,我趁看管的人都睡熟了,在師父的加持和點悟下,一隻手掙開手銬,安然走脫。

我這次進京,前後經歷了四天行程,另一隻手還戴著手銬,藏在寬大的棉衣袖中,平安返回家鄉。

二零零七年因發真相資料被迫害

因吉林監獄對大法弟子迫害的比較嚴重,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去馮家屯附近發正念,順便帶一些真相資料向監獄周圍的居民發放。正發放時,被船營區河南街派出所僱用的一個所謂治安聯防員惡告,他對我的勸告不聽,對真相資料不看,就是惡毒的狠打我。因是在中午時分,圍觀的人很多,有人隔在中間不讓他打我,有勸開「摩的」的趕快帶我跑,很多人抱著同情心。但我沒法脫身,被打的左眼下起個大包,牙出血,滿臉和前胸全是青紫色,全身難以站立支撐……

後來我被船營公安分局河南街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小白山看守所。拉我去看守所的警車司機,因為我不在他弄的材料上按手印,帶兩個警察毆打我,他拽著我的頭髮,兩警察一人拽我一個胳膊,將我後腦勺使勁往水泥牆上撞,我被撞的頭暈暈,沒有支撐能力,被他們扯來拽去,強制按上手印。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一個月後,我被非法勞教一年所外執行。兩個月後,惡告並毒打我的那個治安聯防員遭惡報死了。

參與迫害的責任單位及人員:
吉林市船營公安分局林永昕、於德海
拉我去看守所的警察司機及協助其行惡的兩警察
吉林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

二零一一年因發真相資料被迫害

二零一一年夏季一天,我在發真相資料時,被文廟派出所駐小區警察金成看見了,將我綁架到文廟派出所。所長張某對我非法勞教一年零三個月。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因我拒絕「轉化」,獄警不讓我上廁所,逼我吃藥、語言威脅等等,後來經過多次講真相,他們的電刑計劃沒有實施在我身上。

因我不「轉化」,被加期十六天,出獄時還要將我直接拉到洗腦班迫害,因我丈夫病重,兒子費了很多周折,才將我接回家。

因為我沒「轉化」,出獄後幾年來,「610」人員動不動就非法傳訊、電話騷擾我兒子,還搞邪悟者到我家,威脅要掐掉兒子的工作,恐嚇影響孫子上大學等,以此逼我放棄修煉。但他們枉費心機。後來我實名「訴江」,他們又對家人進行種種干擾與威脅,也絲毫撼動不了我返本歸真的決心。

參與迫害的責任單位:
吉林市公安局政法委「610」辦
吉林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
吉林市昌邑分局文廟派出所張所長、金城
長春市黑子勞教所一大隊隊長魏丹(後有時收斂)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政法委「610」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