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七年半冤獄 黑龍江佳木斯市孫麗彬被迫害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又難受了,上身一圈紮的很緊很緊,喘不上氣,一宿沒睡,」熬過來之後,孫麗彬女士常這樣訴說,表情淡淡的。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她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酷刑折磨,出現雙肺空洞結核,在中共持續騷擾、經濟截斷迫害中,於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孫麗彬的照片'
孫麗彬的照片

孫麗彬女士,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出生,生前家住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前進區,退休前是佳木斯市石油化工總廠的總機話務員。一九九八年春天,經同事介紹,孫麗彬女士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孫麗彬女士兩次上北京為法輪功上訪,五次遭綁架,兩次被非法判刑共七年半的時間,數次被騷擾、抄家,退休金被停漲,冤獄期間,退休金被停發,親人蒙受經濟損失和巨大的身心痛苦,上學的兒子一人艱難地生活,老父過早離世。

一、無奈人生獲新生

一九五五年二月出生的孫麗彬女士,是家中的長女,她自幼心地善良,甚是懂事和孝順,聽父母的話,成年後參加工作,是佳木斯市石油化工總廠的總機話務員,直至退休。

孫麗彬女士的母親高淑芬今年高齡八十五歲了,談起女兒孫麗彬,老人說:孫麗彬在我的子女中排行最長,也最為懂事和孝順,在家族中口碑很好。在她年齡尚小的時候,就開始幫助父母操持家務,分擔生活重負,體諒父母的艱辛。當時,我們家住在伊春市南岔區,由於是林區,平時的燒火做飯和冬季取暖,都得到山上去砍柴,由於家裏弟妹多,很多家務負擔都落在了她的肩上,隨著年齡的增長,她身上的負擔也越來越重,可懂事的她卻從未有過怨言。

孫麗彬八歲的時候,一次她和爸爸上山拉木頭,在從山上下來,經過一個很大的陡坡山路時,剎車突然失靈了。她爸爸被甩在了一邊,可她卻一直雙手握著車把,吊在半空中,隨著裝滿木柴的失控車輛,順著山路飛奔而下,直到車翻後,她被甩在了一邊。當時,在場的人都認為她生還的希望不大了,可她卻只受了點輕傷,撿回了一條命。

當長到成年,婚後的日子一直不盡如人意,生活在一起的八年後,孫麗彬不得不和丈夫分手,自己帶著小兒子過活。生活的艱辛、婚姻的不幸、過度的操勞,使原本就很內向的她越發心事重重、鬱鬱寡歡。她先後患上了偏頭痛、胃病、胸悶、心口疼等疾病,尤其是頭疼,一犯病就疼的死去活來,吃藥不好使,醫院也查不出病因。

一九九八年的春天,孫麗彬經人推薦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明白了人生的目的和意義,她認定了這就是自己要走的路。修煉法輪功,提高心性,使她脫胎換骨,不僅疾病好轉,而且積存在心底的陰霾蕩然無存,人顯得神清氣爽、開朗樂觀。走路一身輕,不用吃藥了。

在孩子面前,她是位稱職的好母親。身為母親,她無微不至地照料孩子的飲食起居,更能身正為範的引導孩子要按「真、善、忍」的準則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做個堅守正信、道德高尚、有利他人、福益社會的好人。

那年夏天,正在讀高中的孩子被急速行駛的出租車撞的飛彈起來,從幾米高的空中,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當時就昏厥過去,一動不動地趴在地上。司機當時都嚇傻了,圍觀的人群中傳出驚呼聲:「完了,完了,這孩子完了!」過了好一陣子,孩子才逐漸恢復了意識。看見孩子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爬起來,司機這才醒過神兒,趕緊下車,問孩子怎麼樣,要送孩子去醫院。孩子卻說沒事兒,不用去醫院。圍觀的人都說,這司機今天遇上好人了,換別人非得訛上他不可。

司機開車把孩子送回家,執意要給留下五百元錢,孫麗彬說甚麼也不收,並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功)的,大法師父要求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不會給別人找麻煩的,更不會訛你的,孩子自己都說沒事兒,那就沒事兒了,不會有問題的;再說了,你也不是故意的,這年頭掙點錢也不容易呀,你也得養家糊口的,以後開車可得注意了!」那位司機千恩萬謝地走了。這件事在當地一時傳為佳話。

一次,她在樓道裏撿了一百多元錢,挨家敲門問是誰家丟的錢,得到了鄰居們的一致好評與認可。

在單位裏,她工作兢兢業業,在個人利益上從不計較,不爭不鬥,與同事相處得十分融洽,是一位讓領導放心的好職工,更是一個贏得了同事信賴和尊敬的好人。了解她的人都說,孫麗彬整個人都變了。

'法輪功學員孫麗彬的照片'
法輪功學員孫麗彬的照片

無奈人生的悲楚中,幸遇法輪大法。孫麗彬生前曾認真地跟人說:「沒有修法輪大法,我活不到今天,也做不到這樣。」

二、連宵風雨洗征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群體,紅色恐怖,腥風血雨,連宵二十載。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心懷慈悲善念,冒危險,和平上訪勸善,講真相。這場迫害破壞了多少家庭,殘害了多少世人?孫麗彬女士只是暗夜繁星中的一顆。

(一)兩次進京上訪遭綁架 被非法關押四個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孫麗彬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公道,被惡警綁架後,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個半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孫麗彬再去北京上訪,又被惡警綁架到派出所,遭惡警恐嚇打罵,電棍電,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半月。佳木斯市東風公安分局在勒索了孫女士家人二千元錢後釋放了她。

自此,中山派出所警察孫宜斌、雲峰小區居委會人員經常去孫女士家裏騷擾,驚嚇不斷。每逢中共邪黨恐慌的敏感日,比如中共開「兩會」、「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四月二十五日」、「六月四日」「七月二十日」、「十月一日」、「新年」等,當地公安警察就上門砸門騷擾。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晚近十點,孫麗彬正在家裏熟睡中,被一陣敲門聲驚醒,佳木斯市前進區中山派出所幾個警察無端騷擾並一再哄騙叫給開門。孫麗彬女士一人在家,又這麼晚了,就沒給他們開門,幾個警察見一直不給開門,也只好悻悻的離去。

參與的有佳木斯前進區中山派出所所長官天印,副所長孫義濱:警號052695、辦0454-8782593、0454-6533222,包片警察曹玉龍:手機13836607031。

(二)講真相遭誣陷綁架 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孫麗彬在一家藥店裏講真相,送人一張真相光碟,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中山派出所警察邵福祥夥同兩名男警察、一名女戶籍員闖進這家藥店,將孫麗彬綁架拖上「110」警車,開向中山派出所。途中,警察毆打孫麗彬。

到派出所後,惡警們就把孫麗彬綁在了鐵椅子上。邵福祥強行從孫麗彬身上搶下鑰匙,然後孫宜斌帶領十多個警察開車到孫麗彬家裏非法抄家,將其家翻得一片狼藉,法輪功書籍、講法錄音帶、錄像帶、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還有空白彩紙、法輪功經文、錄音機等被抄走。

回到派出所後,邵福祥等惡警逼迫孫麗彬踩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孫麗彬不踩,他們就搬起她的腳踩,在掙扎中,孫麗彬的褲腿被撕開。惡警還把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往椅子上塞,逼孫麗彬坐上去。孫麗彬拒不配合、掙扎,他們就把孫麗彬鎖在鐵椅子上,放在地中央,不讓其行動。然後將孫麗彬非法關入佳木斯市看守所,後來她被東風區法院枉判四年。當年,徐永利任中山派出所所長,直接參與對孫麗彬的迫害。


酷刑演示:銬在鐵椅子上

中共每一次流氓式的綁架和關押迫害,都給孫麗彬和她的家人帶來極大的傷害,尤其是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這四年,讓孫麗彬領略了甚麼叫「人間地獄」。有這樣一段順口溜,描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是怎樣以卑劣殘忍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罵捆綁吊,渴餓憋屎尿,牙籤支眼皮,棍子捅陰道,酷刑上大掛,昏了嘴塞藥,醒了接著吊……

二零零二年九月四日中午十一時許,孫麗彬、董林桂、邊鳳蘭、楊永平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關押到位於哈爾濱市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每個初到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均被兩名惡警承包實施強制轉化迫害,不配合者罰蹲或送小號上刑,全天洗腦、訓練。法輪功學員楊永平因不配合邪惡的要求被惡警王亞力用雜誌書往臉上抽了十多下,後又罰蹲至下午6點多。

法輪功學員孫麗彬當天就被七、八個惡警強行轉化,不許坐著,只能蹲著。隨後惡徒吳豔傑、王亞麗等逼迫孫麗彬寫四書,孫女士不寫,這倆惡徒輪流打孫女士的嘴巴子,從中午一直打到半夜。惡警獄長叢新見孫麗彬不轉化,下令把孫麗彬關入小號,不讓孫麗彬穿外衣,就穿線衣線褲,坐了三天三夜的鐵板凳,手和腳都被扣上,三個刑事犯看管,那時孫麗彬正趕上來月經,吃的是玉米粥。

三天後,惡警把孫麗彬用手銬銬在冰冷鋪板的鐵環上,銬了七天。

十四日,監獄惡警王亞麗指使犯人折磨孫麗彬、董林貴等八名法輪功學員,逼走鴨子步、蹲下蹦、罰站,在太陽下曝曬。迫害直到半夜十一、二點,才讓法輪功學員戴著背銬睡在三樓辦公室冰冷的水泥地上。這樣的迫害持續十多天,孫麗彬女士的兩腳大拇指指甲走掉了。

九月二十六日,孫麗彬被轉送到八中隊(後來改為一監區二中隊)。無論在哪都由刑事犯輪班監控,一天二十四小時做監控記錄。

二零零三年一月,因孫麗彬不蹲報點名,被惡犯王圓圓狠揪頭髮往床上撞,頭髮被揪下了一地。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的一天,孫麗彬去水房洗漱,惡徒李翠玲找茬嫌她洗漱時間長了,毆打她。

二零零四年,監獄惡警利用刑事犯以「不報數」、「不蹲」為藉口,強行用:摁、踢、踹、打、拖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被刑事犯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有孫麗彬、張林文、張靜、張曉波、張麗萍、高桂珍、姚玉明、李洪霞、范國霞、孟淑英、高秀珍、於秀英、王玉芹、宋青、張莉、朱香芹、肖淑珍、王濤、左雲霞、苑佔緒、王麗文、藺玉榮、潘華、王豔波、閆淑華、武淑芳、初慶芬、張淑芬、劉學偉、湯恆芬、王麗萍、徐景鳳、關淑玲等。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孫麗彬等三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犯人「嚴管」、「嚴碼」,每天十四個小時。

監獄惡警動不動以「不服管」為由,強行隔離,由刑事犯單獨「監管」法輪功學員,把使用械具的權力交給犯人,任由犯人對法輪功學員使用吊銬等各種酷刑加以摧殘。二零零五年初,法輪功學員王居豔、關素玲、劉淑芬被犯人用各種方式摧殘。四月份,對孫麗彬、王玉芹、張靜等人均以吊銬、戴雙銬等監管,被隔離的還有陳偉君、劉立萍、劉淑芬等,監控法輪功學員的犯人被稱作「包夾」。

二零零五年一月,惡徒孫秀雲監控孫麗彬,打孫麗彬嘴巴子、揪頭髮。惡徒侯麗萍從樓梯將孫麗彬一腳踢滾到樓梯下邊。

五月二十四日,孫麗彬被送到後院包夾迫害,由兩名刑事犯看管。雙手戴上銬子扣在床頭上。

二零零六年初,獄警夏鳳英、呂翠君又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次不間斷的暴力虐待一直持續到六月份都沒停止。一月九日這天,惡警夏鳳英、呂翠君帶領數十名車間的刑事犯跑回到監室,急匆匆的奔上樓,惡警呂翠君在一旁喊著:「快、快跟上,跑步上樓。」一個犯人說跟不上,呂翠君大聲呵斥道:「少廢話!」

沖到監舍後,四、五個犯人強行給一名法輪功學員穿號服,連打帶拽的。這次被迫害最嚴重的是法輪功學員孫麗彬。以李豔平為首的十幾個刑事犯衝上來,先是把孫麗彬一陣毒打,拳打腳踢。然後把她摔按在地上,犯人李豔平又上來抓她頭髮把她腦袋往地上撞,當時頭就被撞出了包。李豔平一拳猛打在孫麗彬的左眼下,當時就青腫起來,臉部腫變形了,致使孫麗彬頭暈、迷糊、噁心、全身疼痛。當時打孫麗彬的犯人太多,把孫麗彬埋壓在底下,都看不到了。惡警王亞南和張文亞就在跟前看著,不制止。

孫麗彬被打的臉變了形,滿頭都是腫包,血壓升到170至180,腦袋發暈,渾身疼痛,十多天不能下床。同日,犯人李豔平雙手狠狠按在法輪功學員王豔波的前胸上,全身重量壓在王豔波前胸上,致使她上不來氣,後又朝她的腿上狠狠的打,腿上多處有青紫塊。王豔波還被刑事犯從二層鋪上拽到地上摔傷。過後王豔波一直感覺胸悶、胸痛。法輪功學員肖淑珍被刑事犯騎在身上用衣服抽,又揪頭髮往門框上撞……

儘管面對如此殘酷的迫害,孫麗彬始終堅持自己的信仰,維護自己的權利。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五日是所謂的法律日,說是可以遞給律師控告信。孫麗彬也寫出了揭露迫害的起訴信交給獄警。法輪功學員們寫的十多封控告信,三月三日被發現在獄警辦公桌上,其中有孫麗彬、徐家玉、王淑霞、趙鳳霞、高秀珍、范國霞、王豔波、劉學偉、張峰等法輪功學員的揭露信。

參與迫害的有惡警夏鳳英、呂翠君、王亞南、張文亞。犯人有:李豔平、李麗、張秀圓、滿運月、陸紅、張秀玉。

法輪功學員按「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做好人,與這些犯人無怨無仇,她們為甚麼這麼狠毒呢?原來是監獄利用「五聯保」制度監管法輪功學員,所謂「五聯保」實質是四個刑事犯看管一個法輪功學員,還有監控筆錄,獄警還要在監控筆錄上簽字。

五個人一組互相牽制形成一種連作形式,如一人有錯,其他人也將同樣受懲罰。獄警一旦施加壓力或者扣「五聯保」的分,犯人們就將仇恨集中到法輪功學員身上。在七監區四名刑事犯當著副監區長崔紅梅的面將法輪功學員從二層床上抬起來扔在水泥地上,險些摔死。可是獄警不但沒處理犯人,反而給他們評上「先進積極分子」。其中當時表現最惡毒的犯人有李豔平、張秀圓、李麗、陸紅、滿運月等。

在毒打法輪功學員孫麗彬時,獄警王亞南和張文亞都在場,她們不但不制止,還在一旁給犯人助長邪惡氣燄。犯人們為了表現自己,都格外賣力氣。監獄本是關押壞人的地方,而今卻成為專門迫害好人的黑窩,犯人在這裏不可能學會改過自新,只會越學越壞。

孫麗彬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四年的殘酷迫害,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五日,才被刑滿釋放回家。

(三)再遭綁架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佳木斯市十八歲高中男生趙鑫和母親馬春利相依為命。馬春利女士是一位法輪功學員,修煉之前,身體狀況是幾近癱瘓,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狀況改觀很大,不僅能站起來了,還能做些輕微勞動,人也精神了。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馬春利女士遭佳東派出所孫雷等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得知趙鑫一人在家無人照顧,法輪功學員佟雅琴女士,主動來照看他。第二天十八日上午,佟雅琴和馬春利的鄰居等人與趙鑫一起,去到佳東派出所找所長馮凱東詢問情況。佟雅琴女士被非法拘禁,當日下午四點,又將她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後來,馬春利被非法勞教二年,佟雅琴被非法勞教一年,因佳木斯市勞教所解體,馮凱東等就把兩位女士送到位於哈爾濱市的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

孫麗彬女士等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繼續照顧在家無依無靠的趙鑫。趙鑫幾次去哈爾濱,都沒能見到媽媽。不久傳出消息說,馬春利女士在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被迫害致舊症復發,身體癱瘓不能自理。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輪功學員趙桂英、孫麗彬、盧志英、張淑英等陪同趙鑫一起去到佳東派出所說明情況,要求釋放馬春利。但是,很快傳出消息說,陸續進到派出所裏面的所有人,包括趙鑫、趙桂英、孫麗彬、盧志英、張淑英,已經被佳東派出所強制扣留,非法拘禁。過程中,警察鄭慶成一把抓住孫麗彬女士,用力的往牆上撞,其他警察蜂擁而上惡狠狠地將五人推到所長辦公室中,強迫她們坐下。警察陸景龍和劉德慧氣急敗壞的對趙鑫大打出手,孩子的脖子被打出了兩條很深的血印。一位法輪功學員被打的嘔吐了。趙鑫在極度恐慌的狀態下跑出了派出所。孫麗彬、趙桂英、盧志英和張淑英等四人被劫持到婦嬰醫院進行所謂的「體檢」後,被送往佳木斯市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孫麗彬女士被非法關押七個月後,佳木斯市東風區法院、東風區檢察院、東風區公安分局和佳東派出所互相勾結,在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庭審孫麗彬,對其非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期間,東風區法院使用離間手段,迫使孫麗彬同意辭退北京律師,而後在收了孫麗彬家人好處後,仍非法判刑三年半,回過頭,又跟家人說是因為他們努力做工作,才判三年半的,否則一定要重判的。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早四點(中國黃曆小年),正當人們沉浸在喜迎新年到來的歡慶之際時,孫麗彬女士被第二次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主要迫害者徐永利因其迫害法輪功積極而升職,在其任中山派出所所長之職時,曾迫害過孫麗彬女士,將孫麗彬非法判刑四年。孫麗彬女士兩次被非法判刑,徐永利都是主要迫害者。

孫麗彬女士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九監區(攻堅隊),獄警迫害採用的手段是精神欺騙、恐嚇和體罰,每天早上五點半開始,強迫法輪功學員們在指定地點碼坐到晚上九點半。孫麗彬女士拒絕監獄邪惡的命令和要求,每天都被強迫看詆毀法輪功的錄像,遭強制洗腦。晚飯後,所謂的「幫教」就開始「哇哇」地念歪曲法輪功的邪說,直到點名為止。法輪功學員沒有說話的權利,一說話就被呵斥。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孫麗彬被劫持到「頑固隊」,在那兒,不再被強迫「轉化」,卻也讓人身心備受折磨。法輪功學員們被要求每天早上五點起床,連洗漱、吃飯、上廁所,「包夾」都一步不離地監控著,其餘的時間全是被強迫碼坐在小凳上迫害,小凳上不讓放坐墊。由於長期在精神上和肉體上受到雙重折磨,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起,孫女士開始發高燒三十八度多,持續了一個星期。接著孫女士就腿疼不能走路了,仍照樣被強迫碼坐。這樣反覆被折磨了十三個多月。

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孫麗彬被劫持到監獄六監區,迫害十四個月後,二零一三年五月份,孫麗彬開始出現嚴重的咳嗽現象,獄警帶她去監獄醫院檢查身體。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孫麗彬女士被正式隔離關押到監獄醫院傳染病房。監獄醫院醫生說孫麗彬是雙肺空洞結核。獄警指派包夾犯人李貴傑看著孫麗彬,李沒事找事地經常對孫麗彬大喊大叫。孫麗彬的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醫,當局拒絕。

再一次身陷囹圄,再一次失去自由。監獄裏持續的暴力「轉化」,酷刑迫害,悲傷憤懣的孫麗彬曾說她快要瘋了。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監獄醫院傳染病房被隔離關押七個多月的孫麗彬女士,熬到了期滿出獄。當日佳木斯市政法委、公安不法人員也到監獄接人。在眾親屬鍥而不捨的努力下,孫麗彬女士最終和親人一起安全回到家中。詳見文章《孫麗彬被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致雙肺空洞結核》

(四)欲旁聽非法庭審 第五次遭綁架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建三江農墾法院在前進鎮法庭非法庭審「建三江事件」當事人中的四名法輪功學員,孫麗彬女士欲去旁聽。早六點多,她坐火車到前進鎮火車站下車,在出站口遭當地警察綁架,被非法拘禁在當地公安局,沒吃沒喝。直到下午三點多,很多警察才把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劫持到火車站,強行遣返。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中山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打電話和上門騷擾孫麗彬女士。

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建三江農墾法院第二次非法開庭前,又有人到孫麗彬家騷擾。

(五)停發停漲退休金 迫害株連到家人

孫麗彬女士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的被綁架,惡警抄家,導致孫女士的父親病倒,癱瘓在床,再也沒起來,離世前,也沒能見到長女。孫麗彬女士的兒子,人品和學習成績都是一流的,高校畢業後,原本能留校的,校方得知其母是法輪功學員,迫於形勢的壓力,沒把機會給他。孫麗彬的兒子已經進入而立之年,正與女朋友準備完婚的時候,聽到媽媽又遭綁架的消息,女方知道後,與他分手。

孫麗彬女士第二次遭綁架,她的家人被佳木斯市東風區公安分局勒索二千元錢;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她的家人被勒索數千元錢。她的家人一直去佳東派出所要人,經常去省城監獄探望她,花費了不少錢財。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期間,孫麗彬的退休金被停發、停漲。截至二零一八年,孫麗彬的退休金每月才一千六百五十元,年齡相仿者,大多退休金在二千五百元左右,損失至少七萬元。

(六)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二零一五年五月, 孫麗彬女士依法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等部門提出控告,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最高檢察院依法追究江澤民、曾慶紅、羅幹等迫害者的法律及刑事責任;責令被告對因其行為而受到各種非法處罰的公民公開道歉,賠償受害公民的精神和經濟損失。

孫麗彬在控告書中指出:「江澤民在職期間利用手中的權力,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對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在他的『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指令下,給我們中華民族帶來最大的浩劫,給我們一家人肉體、精神、經濟上帶來很大損害。」

她根據自己受害的事實,指控被控告人江澤民罪行如下:侵犯公民信仰自由權;侵犯公民言論自由權;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權;侵犯公民的人格尊嚴,對公民進行侮辱、誹謗和誣告陷害。犯故意傷害罪;犯非法搜查罪;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犯濫用職權罪;犯酷刑罪;犯綁架罪;犯非法拘禁罪;犯搶劫罪;犯侵佔罪;犯敲詐勒索罪;犯污衊誹謗罪;犯擾亂公共秩序罪等。

孫麗彬大篇幅陳述所遭受的暴力侵害,曝光出公檢法監獄部門的枉法。詳見《兩次遭非法判刑 佳木斯市孫麗彬控告元凶江澤民》

孫麗彬女士在控告書中最後說:雖然直接迫害我們的是一些具體的警察、法官,但我們在此不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因為他們也是被欺騙、被利用的。可是我們要說的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縱觀歷史,迫害正信的沒有一次成功的,相反卻會遭到上天的懲罰。我們億萬法輪功學員不畏艱險講真相,是希望這個世界多一個人能得救,多一個家庭幸福。

三、星隕花落香滿天

二零一三年年末,冤獄期滿回家後的孫麗彬女士,經常喘不上來氣兒。但她渴望著活下去,她還有好多該做的事要做,好多願望要實現。

有一天,孫麗彬得知有位年近七旬的法輪功學員在大街上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派出所,將要送到看守所時,她拿起電話,就給派出所的主管領導講:迫害法輪功對你不好,趕緊把人放了。主管領導回答:我說了不算。孫麗彬繼續勸說:腦袋長在你身上,在你能做主時,把人放了。該領導在醫院裏跟醫生說:這老太太(指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就一個人,身體不好,給她寫的嚴重點。到了看守所,該領導又說:這老太太身體不好。看守所說,那你送來幹啥,沒收。該領導就把老太太送回家了。

孫麗彬女士知道了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回家的消息,也同時為這個警察沒做壞事,善待法輪功學員而高興了好幾天。

「又難受了,上身一圈紮的很緊很緊,喘不上氣,一宿沒睡」,熬過來之後,孫麗彬女士常這樣訴說,表情淡淡的。在監獄被迫害致肺部出現嚴重問題,出獄回家過了五年。去世的前一天,家人帶孫女士去醫院檢查,拍完片子,醫生告知:肺爛沒了,不用住院,回家準備後事吧。

孫麗彬女士離世前一週的正月二十一,是她最後一個生日,見到她的人說:她面色晦暗,身體乾瘦,嗓子嘶啞,說話聲音微弱,腳腫,上廁所需要攙扶,臀下有兩個褥瘡,家人就用枕頭給她身下墊的高一點。她在臥室裏,一直得穿著棉衣棉褲,家人在她的床頭,點著一個暖風,其它的房間依然冰冷。

東北的寒冬,室外溫度低到零下二、三十攝氏度,暖氣沒供熱,是因沒交費,都好幾年沒交熱化費了。交不起熱化費是邪黨的迫害,經濟幾乎截斷,加之孫麗彬女士身體被迫害得已經沒有了正常的勞動能力。

一直在堅持著,直至耗盡了最後的一絲氣力,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凌晨三點多,孫麗彬女士在自家的寒屋中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法輪功學員孫麗彬的遺體照片'
法輪功學員孫麗彬的遺體照片

孫麗彬女士是個善良而堅韌的法輪功學員,她因正信而堅強,因正信而內心充滿陽光,她沒留下怨恨。迷中的世人啊,善念尚存你就快找真相,不要再隨波逐流,更不要再助紂為虐,守住你的良知,快快找真相。

寄語用生命捍衛真理的法輪功學員:風雨中,落花飄向大地,馨香悠遠,為險難中登上渡船的勇士揚起片片風帆;黎明前,隕星劃過長空,光燄絢爛,給黑夜裏依然前行的人們挑起盞盞明燈。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