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大的惡性腫瘤不見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一九九八年,我剛剛九歲,每天晚上都跟隨著父母到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早晨到公園去煉法輪功。當時甚麼都不懂,只是跟著父母一起去煉功學法,就這樣帶學不學的,直到二零一一年我大學畢業。大學畢業以後走向社會就放棄了修煉。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我到一家私人企業當會計。工廠的女老闆心地非常善良,自從我到這家企業去上班至今,在這兩年的時間裏,老闆發現我沒有正常的大便形狀,每天都是頻繁的上廁所,長期便的要麼是膿,要麼是血,多次勸我去醫院看看,我都說沒事的。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和老闆到省城交完養老金,老闆硬是把我帶到省附屬醫院去做檢查,檢查完以後專家醫生支開我,給老闆說明了我的病情:診斷結果為惡性腫瘤──腸癌,腫瘤有五釐米,相當於雞蛋那麼大,而且長的位置離肛門只有七釐米,再加上裏外混合痔瘡和肛裂,醫生對老闆說:病情非常嚴重,必須做手術,肛門都保不住了,要通知我的父母極速的到醫院配合醫生治療。

我回到辦公室,看到老闆眼睛紅紅的,我就問:「醫生給你說我的病是啥情況?」老闆說沒啥大的問題。看著老闆哭紅的雙眼,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回家的路上我倆誰都沒說一句話。

我倆回到家中,老闆避開我,把我病情的嚴重性給我父母敘述一遍,父母把我叫來坐在一起把病情告訴了我。一聽說我得的是腸癌,我才二十多歲這是絕症啊,猶如晴天霹靂一股致命的打擊伴著恐懼感快速的湧上我的心頭,不知所措的流下了傷心絕望的淚水。

媽媽安慰我說:「腸子上長個瘤子,沒甚麼大不了的,即便是腸癌把它切掉就好了。有病我們就看病。」緊接著媽媽又說:「你畢竟是得過法了,如果你還能學大法你的病也會好的。」我媽媽說的這句話觸動了我本性的一面,我在心裏就發了一個願望:我一定要堅定學大法修煉。

第二天是二十號,我哥開著車拉著我爸,還有老闆和我一起又來到省附屬醫院,我爸找到專家醫生了解了病情,開了處方單子並交了錢,醫生又聯繫了其他醫生把我的腸鏡檢查提前預約到二十六號,拿了單子我們先回了家。

到了二十五號中午,女老闆就提前來到我家勸我明天到醫院做檢查,到了晚上睡覺又開始勸我,又哭又說,整整一夜沒閤眼,一直勸我到天亮。那一夜我也沒睡,也沒說話,但是在我心中只有那堅定的一念:我要學法修煉。

二十六號早晨,女老闆說:處方單子都開好了,錢也交了,讓我們家人抓緊時間趕快去醫院。當時我爸和我哥嫂都支持我去醫院,只有我媽媽說:「讓她本人自己選擇,去醫院做手術有「平安住院醫療保險」,補貼也很高的,錢嘛,沒有損失,醫藥費全部報銷,還有幾張重大疾病的保險單保險公司還能理賠五十萬呢。去醫院我沒意見,學大法我也沒意見。但是今天去不去醫院誰說了都不算,只有她自己說了算,就讓她自己做主。」我爸聽我媽這樣一說,就說:「這件事就讓她自己決定吧。」我說:「我不去醫院了。」

這時老闆急了,對我媽吼道:「她得的是腸癌!是癌症!命都保不住了,你看她全身都發黃了!」我媽說:「她已經決定學大法了,你先回家吧,我也知道你是為她好。」腸鏡預約是下午兩點鐘,到了四點鐘,老闆看我沒有去醫院的意思,無奈的回家了。

老闆走後媽媽說:「你有可貴的這一念選擇了修煉,你就要放棄求治病的心,你如果能做到的話,我就帶你去同修家,家裏干擾太大了。如果你做不到,選擇去醫院,我也沒意見。」我說:「能做到呢。」隨後我和媽媽就離開了家。

從二十七號開始,我在同修家每天早晨煉五套功法,白天再聽一講師父的講法錄音。二十九號早晨我上衛生間排出了一堆像黃豆大小不同的帶血的肉蛋蛋,還有很多的肉鬚鬚,還有排出的膿和血,又腥又臭。就這樣,師父每天都在給我淨化身體,每天都有排出不同大小的肉蛋蛋和肉鬚鬚及膿和血。

二十八號,女老闆把我的病情告訴了我的親戚,我小姑的女兒女婿、我大爹、二姑、表姐和小姑都知道我得了腸癌不到醫院去看病,並說我讓我媽給洗腦了。我家親戚帶上幾萬塊錢領著老闆在各縣市到處找我,我的手機一直開著,又是發微信又是打電話,老闆說她出二十萬願意給我看病,她們看我不動心,還是發微信、打電話恐嚇我說:再限我兩小時,如果下午六點鐘約定的時間見不到我,就打110報警了。最後還是我媽媽回電話說:「我女兒又不是孤兒,她是有父母的,父母就可以決定她的自主權,我撫養女兒付出了二十多年的心血養了這麼大,我不會拿我女兒的生命做賭注的,學大法肯定會顯神跡的,去不去醫院這都是我們的家務事,也用不著你們來管。」事後我二姨、小姨、二舅和小舅也想來阻止我學大法,我媽說:「你們都不要管了,我女兒學大法百分之二百的能好。」

過了半個月,老闆沒有經過我同意,獨自和省附屬醫院專家醫生預約好,強拉硬拽的又把我帶到省附屬醫院去做檢查,檢查結果真的出現了奇蹟,雞蛋大的惡性腫瘤幾乎沒有了。又過了一個月,我把腸道最後排出的小肉蛋蛋用小瓶子裝上送到醫院去做活檢,診斷結果為「纖維素性炎」,醫學上所謂俗稱的「炎症」,也就是說細胞雖然已經壞死了,但是壞死的細胞裏面沒有病變的癌細胞了。

現在的我身體越來越好,大便也有正常形狀了,裏外混合痔瘡和肛裂的症狀也沒有了,全身的黃也消失了,皮膚也變的細嫩了,只要有人問起我的病情,我都會很高興的說:「我煉法輪功煉好的。」

一開始排斥、反對、甚至還要報警的親戚們,看到我身體的變化都覺的不可思議。我的老闆看到我身體的變化,也慢慢開始接受、相信大法了,而且每天都會督促我抓緊學法,好好煉功呢。

我爸媽高興的說:「才一個多月雞蛋大的惡性癌瘤不見了,癌症變成了炎症,謝謝師尊的偉大付出!」我嫂子對鄰居說:「我是親眼所見,要不然我真的不敢相信,這法輪功太神奇了!癌症都能好。」我表姐說:「你們法輪功真厲害!」

我大爹親自來我家問我的病情,我媽說好了,大爹又問了一遍,我媽說徹底好了。大爹覺的不可思議,但最後還是說:「幸虧好了,如果上醫院做手術的話,你這一輩子就成了一個廢人了。你長的這個惡性瘤子太大了,離肛門又近只有七釐米,還有肛裂,如果做手術就要把腸子從肛門處切斷,把肛頭扎死,從肚子上開個洞把腸子接個軟軟的高級塑料管引到肚子外面帶個屎袋子,腸子只要有便物隨時都往外排,這是醫生醫治最好的辦法,為了保命,病人都會默認的。」

我大爹的腸子就曾經長了兩釐米大的惡性息肉,大爹的女兒(堂姐)是重慶市醫院的醫師,大爹的手術就是在重慶市醫院做的。因為惡性息肉長在腸子中間,兩頭總共切掉了有二十多釐米長,腸子短了一圈,裝的便物少了,每天又增加了大便次數,很不方便的。

我在心裏萬分的感謝師尊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師尊給我消掉了這麼大業力,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了。我知道我是昔日得過法的弟子,但並沒有好好實修,可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通過這件事讓我真正的得法修煉了。我現在才悟到:我有緣能學到一部宇宙的高德大法,唯有精進再精進來報答師尊的佛恩浩蕩,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