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市三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 家屬堅持要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牡丹江市三名法輪功學員董淑豔、郭淑珍、張玉華被綁架。家屬獲悉,董淑豔正在絕食。家屬堅持不懈到鐵嶺河警務大隊要人,遇到一個局長,局長和辦案人朱澄華、於鯤一直威脅並搶了家屬的錢包和身份證,家屬不畏懼,據理力爭要回錢包和身份證。

六月二十一日後,看守所不讓家屬會見董淑豔,說必須經過辦案單位同意,家屬和律師去辦案單位──鐵嶺河警務大隊和陽明分局,辦案人朱澄華、於鯤都避而不見。

七月十六日,董淑豔和張玉華的家屬再次來到鐵嶺河警務大隊,找到朱澄華和於鯤,朱澄華對家屬不耐煩地說:「你怎麼來了?等著上法院吧,你不要再來找我了,趕快離開,否則定你尋釁滋事,擾亂辦公。」

董淑豔家屬問董淑豔絕食的問題:「辦案單位能不能和看守所交涉一下,讓我們見董淑豔。」朱澄華說:「溝通不了,誰也見不了,找我也沒用,我也沒這個權力,管不了。」於鯤也說管不了,跟董淑豔家屬說去找國保,董淑豔家屬說:「給國保李學軍打電話了,他說人不是他們抓的,不管。」於鯤氣洶洶的說:「他不管?不就是他讓抓的,他不管?!」然後把家屬攆出了辦公室。

這時,於鯤陪著一個高個男警察出來,邊下樓,邊隨口說:「煉法輪功的家屬都來了,你們問問局長,看他能不能簽字,讓你們見。」董淑豔的家屬追到警務大隊門外,猜測高個男警察就是局長。高個男警察回過身說:「你們都是甚麼人?跟我進屋核實一下身份。」

然後,進到二樓屋裏,那警察就要董淑豔家屬的身份證,翻董淑豔家屬的包,法輪功學員張玉華的姑爺不讓翻,進來五、六個警察把張玉華姑爺的胳膊扭到後面,架住不能動,往下按住頭,並說:「你們來多少次了,慣的你們,影響辦公。」

張玉華姑爺說:「我是普通群眾,了解情況,怎麼了?」那個局長說:「你別侮辱群眾了,搜他兜。」警察把張玉華姑爺的錢包和身份證搶走了,張玉華姑爺說:「你們搶我錢包,錢和銀行卡都在裏面。」警察說:「這不叫搶,叫扣押。」

局長問張玉華姑爺:「你是誰家屬,甚麼關係?我們只對直系親屬說話,這事跟你沒關係……你是不是也煉法輪功?信不信把你也扣起來。」

張玉華姑爺說:「張玉華是我岳母,怎麼跟我沒關係?我陪我媳婦來的,怎麼了?」於鯤也湊上來說:「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敢不敢罵法輪功?」緊接著,髒話連篇的開始罵。

張玉華姑爺說:「你們警察就教人罵人哪?我來了解情況,你們憑甚麼扣我身份證?!我怎麼擾亂你們辦公了?」 於鯤說:「我就罵了, 怎麼的?」

六、七個警察七嘴八舌的說家屬,最後局長說:「我警告你,這是最後一次。有事我們會跟你媳婦說的。」然後,警察放開了張玉華姑爺,歸還了錢包。於鯤送局長走了,朱澄華一直拿著小攝像機全程錄像。

朱澄華和其中一個警察說,家屬跟蹤局長,家屬說:「我們根本不認識誰是局長,是於鯤說他是局長,讓我們問問局長,我們從樓上下來追到門外,就成了跟蹤局長了?這不笑話嗎?!」

朱澄華問張玉華姑爺:「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懷疑你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可以扣押你,抄你家。」張玉華姑爺說:「我為甚麼要回答你這個問題,這跟這事有關係嗎?再說了你們警察想扣誰就扣誰,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連話都不讓說嗎?」朱澄華說:「你煉法輪功有甚麼好處,你病好了嗎?」

張玉華姑爺說:「我也沒病呀!我岳母煉法輪功病好了,身體好了,我們做子女的有福了,我家原來住農村,很多人煉法輪功身體都好了,這都是事實啊?中國人一億多人煉法輪功。人都煉法輪功,做好人,社會不就好了嗎?你們警察工作壓力不也小了嗎?」朱澄華說:「你不要再說了,我們讓你怎麼說,你就怎麼說,不讓你說的就別說。」張玉華姑爺說:「人是工具還是植物人啊?想說句話都不行,說句實話就犯法,說政府的新聞撒謊就叫搞政治,這不是是非顛倒了嗎?!」

期間,朱澄華幾次被家屬問的無言以對,最後說:「你走吧,別再來了。」張玉華姑爺要自己的身份證,朱澄華說:「你走不走,不走,我讓你上分局呆著去。」

張玉華姑爺據理力爭,最終把身份證要回來了。

牡丹江公安局國保大隊
李學軍:13945343051、15504530351、18845348678
陽明分局局長,王宇:15504532392
鐵嶺河警務大隊
具體辦案人:
隊長:於鯤15504532088
副隊長:朱澄華15504532073、13946344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