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女兒:師父在看護著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我叫陽陽,我驕傲的告訴大家我是法輪大法弟子的女兒,我的媽媽是世界上最最偉大的李洪志師尊的弟子。我媽媽曾經告訴我說: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下面我就給大家講述一下,師父看護我這個大法弟子女兒的真實故事。

一、孤苦伶仃 師父幫我找了養母

我十一歲那年,媽媽因修煉大法被綁架了,孤苦伶仃的我被帶到山東省一位親屬家,親屬家開了一個酒店。

在那裏,我每天必須做很多的活,不是刷碗擦桌子之類的,而是扒煤灰,挑煤灰,拖地板。我最怕過週末,因為我要全天候幹活,沒有時間休息,更沒有時間寫作業。有一次我幹活好餓,就拿起客人吃剩下的幾粒花生米吃,親屬看見立即罵我:「你以為你是客人哪?」最可怕的是親屬秘密策劃準備下學期不讓我再上學,而要在這裏和大人一樣的幹活,也就是說我很快就不能再讀書,而要成為他們家一名不掙錢的奴工。

六一兒童節到了,我帶著媽媽早年給我買的電子琴到同學清清家,給表演跳舞的同學伴奏。記得那天我的心情很好,彈琴也非常的投入。忽然發現同學清清的媽媽,上下打量著我,那個神情啊親親切切的,就像媽媽在看著我。我心裏暖暖的,卻又不敢相信在這裏會有人這樣待我。

我忍不住想問:「阿姨您認識我?」可是阿姨先開口說話了:「你是誰家的孩子啊?你從哪兒來啊?」我很詫異,就問:「阿姨您認識我?」阿姨說:「是啊,我在夢裏認識你的。半個月了,我天天夢到你啊。開始時,你離我很遠,一天比一天近,後來到我跟前兒了你就不走了,我就把你抱在懷裏了。今天可見到你了,咱娘兒倆是甚麼緣份哪?」說著,阿姨緊緊的把我抱在懷裏。阿姨的懷抱真的像媽媽。我知道,在我年幼無助的關鍵時刻,這個阿姨的出現,一定是師父安排來救我脫離苦海的。

阿姨讓我在她家吃飯,我每次都說我馬上就回家吃飯,因我不願給阿姨添麻煩。有一次阿姨又讓我吃飯,我又說:「我家裏做好飯了,給我留著哪,我馬上就回家吃飯去。」我說著起身要走。執拗的阿姨說:「那好,我跟你去看看,你家做的是甚麼飯。」我不敢讓阿姨過去看,因為家裏根本就沒有人給我做飯,但是阿姨的目光使我又不能不帶她去,我只好說:「那麼走吧。」我邊走邊想:家裏哪怕有一碗剩飯也好啊,因為我不願意欺騙這麼好的阿姨。

我住在親屬給我們租的一個簡陋的房子裏,阿姨進屋後直奔廚房。一目了然,廚房裏根本就沒有飯,哪有甚麼飯啊,酒店裏如果不是過了客人的飯口,我是沒有飯吃的。阿姨問:「飯在哪兒呢?」我無奈的苦笑了。阿姨又說:「你給我留個門。」她轉身出去了。

不一會兒阿姨回來了,手裏端著滿滿的一大碗麵條,上面還有兩個荷包蛋。看著熱乎乎的麵條,我心酸的哭了。阿姨說:「孩子啊,你家在哪兒啊?你的媽媽在哪裏?」我更忍不住哭了,告訴阿姨:「我家在東北,我媽媽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關進監獄裏,我現在在親戚家呢。」阿姨擦拭著淚水摟著我說:「孩子啊,你到阿姨家來吧,阿姨家雖不富裕,但不會餓著你的。我給你讓出一畝地,我吃幹的,你就跟我吃幹的;我吃稀的,你就跟我吃稀的。煉法輪功的不是壞人,你以後哪兒也不行去,就在阿姨家了。」

那一天起,我就成了阿姨的第三個女兒。我每天和清清一起上學下學,每天中午我們都小睡一會兒,到點上學了,阿姨叫醒我們,給我們倆每人灌一瓶白開水,我倆高高興興的上學去了。我人很快就精神起來了。

那位親屬為了不讓阿姨收留我,曾經向阿姨示威,並且給阿姨造了許多謠言。我害怕再回去親屬那裏,可是善良的阿姨都默默承受頂住了。就這樣我在阿姨家呆了整整三年時間。後來阿姨一家得了大福報,阿姨的大女兒結婚後,夫妻倆成立一個公司,他們的車子是寶馬、奔馳。阿姨家在那個小縣城,曾經是貧困戶,後來成了人人都羨慕的幸福的一家人。我心裏知道這是大法給予他們一家善良人的福報。

我用甚麼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感恩。是師父幫我找到養母,如果當年我一直在親屬家,我真的不敢想像我後來會是甚麼樣子。

二、千鈞一髮 師父幫我趕走劫匪

二零零九年,我媽媽回來了,我告別慈愛的養母,隨媽媽來到南方某城市。

一天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我正在等公交車,突然從遠處風馳電掣般的駛來一輛摩托車停在我跟前。一個戴著頭盔、穿著一身黑色衣服的年輕人,對我說:「你跟我走,我相中你了。」我嚇壞了,趕緊說:「我不跟你走,我不認識你,我還上學呢!」他又說:「今天不走也得走!」說著就過來抓我。

當時天色已經漸晚了,過往行人越來越少了,我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猛然間我想起師父,就在心裏喊:「李洪志師父啊,您救救我吧!」真的太神了,我剛一想,那個劫匪的手立刻停在空中,沒有抓過來就縮了回去。接著他猛踩油門,瞬間就消失了。

我驚嚇過度,再也站不住了,撲通一下坐在地上。我忍不住哭了,心裏說:「師父啊是您又一次救了我啊,我怎麼感謝您呢!」

三、十萬火急 師父幫我考出成績

有一次我不小心被同學帶去玩電腦遊戲,結果管不住自己上癮了,滿腦子都是亂糟糟的東西,學習成績直線下降至學年的第179名。還有一個月馬上要期考了,然後要重新分班。我和媽媽都很著急。媽媽說:「最好的辦法就是學法,清理你思想中不好的物質。」在考試前時間很緊張的情況下,我和媽媽擠時間學習一遍《轉法輪》。

我的大腦果然清靜了。媽媽叮囑我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很聽話一直在誠心默念著。

考試那一天,神奇的事情連連出現。數理化考試超常發揮,所有答題幾乎都在我重點複習之內。我稍感薄弱的英語,抽籤考試,結果抽到的僅僅是幾個填空,手到擒來。公布考試成績令我又驚又喜,我考進市重點校、重點班。

通過這次考試,大法的超常又一次體現在我身上,又是慈悲的師父幫了我。

四、走投無路 師父幫我找朋友

二零零九年暑假,媽媽帶我回東北老家,媽媽去參加一個學法小組又被綁架了。我隻身一人回南方。

我坐火車走到北京一帶,準備再買票時發現錢不夠了,走投無路的我,只好找一個地方打工來湊夠車票錢。我找到一處給人挑選蘋果,就是把蘋果分成等級再打包起來。我每天從早到晚不停地挑,希望快一點買票回家。晚上我請求老闆允許我在他們裝水果的房子裏睡覺。

一天晚上我想朋友了想通過電腦QQ和朋友聊聊天。我就走進一家網吧,當我打開我的QQ空間,出現一個陌生朋友。

「你好,你是小羊嗎?」陌生朋友首先說話了。

「是啊,我是小羊。」我的網名叫小羊。「你是誰啊?」我問。

「我是小兔。小羊和小兔都是很善良的小動物,一定會成為好朋友。」

聊天中我知道他是早些年舉家出國,現定居美國的男孩。幾天後他得知我媽媽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和我目前的狀況以後,馬上給我匯來了美元,告訴我:「法輪功在美國是合法的,別怕,你媽媽是好人。你以後需要的所有的錢都由我來負責。」並囑咐我趕快買票回家,注意安全。

媽媽不在身邊的日子裏,我的一切學習和生活支出全部由小兔從美國匯過來。

昨天還在給人家挑蘋果賺零錢的小姑娘,轉而今天卻出入西聯銀行領取外匯,這個反差也太大了。有人可能會說:「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可是卻實實在在的發生在我身上了。我之前並不認識這個人,甚至很長時間我居然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毫無疑問這又是師父的慈悲看護。以上所有經歷的事情我沒有渲染,都是我實實在在的親身經歷。

以上這幾個故事,媽媽和我身邊的人們都耳熟能詳,其實師父在我學習、工作以及生活中對我的保護還有太多太多,十幾年了說也說不完啊,我這還僅僅是作為大法弟子的女兒。其實師父對世人都是一樣的慈悲,神佛的慈悲都是一樣的。只要您記住並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就會保護您;只要您保持對大法的善念,就會幸福平安相伴隨。

千言萬語、用盡人間的所有語言都不足以表達我心中對師父的感恩,我向慈悲偉大的師父跪拜、叩謝、雙手合十!祝願法輪大法萬古洪傳!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