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個黨不能入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三日】今年初夏,正是芒果進入北方的旺季。一天,我去超市,推個購物車走在芒果展櫃前,看到有一男青年三十歲的樣子,他每隻手都拿著一個芒果翻來覆去的看,拿了,放下,然後再拿,反覆做著同樣的動作。我推車從他身邊走過,突有一念:他是個警察。回頭再看這年輕人,穿的是一條警察職業褲,一件普通長袖白襯衣,身高一米八,相貌憨厚,他挑芒果很仔細,但是身邊沒有購物袋又不像買的樣子。

這時我也有了買芒果的想法,就去取了兩個購物袋返回到年輕人身邊,微笑著把其中一個購物袋遞給他,年輕人抬頭看看我說:「謝謝阿姨,我路過這,想吃芒果就進來買,就是不知道甚麼樣的好吃。」我一邊往自己購物袋裏裝芒果,一邊告訴怎麼挑芒果。他每拿一個芒果就遞到我面前問一下「這個好不好?」然後再往他購物袋裏裝。

年輕人的這個認真勁實在可親。我直起身叫了聲:「年輕人。」他也直起身回了聲:「阿姨。」他直挺挺的站著看著我,就像要接受甚麼任務似的,可能是職業習慣。我說:「你年輕有為,長的英俊,你的前途應該是光明的。」他嚴肅的聽著我說,我雖然有誇他的意思,他並沒有高興,反而皺起了眉頭,好像聽出了我話裏有話。我繼續說:「如果你發過一個毒誓,你願意讓這個毒誓兌現嗎?(我看到他的眉頭緊鎖了一下)咱們在上小學時戴過紅領巾,中學時入過團,你在大學裏或單位裏入過黨嗎?」他搖搖頭,而且急忙說:「可是……」話又止住不說了。

看他欲說又止,也許是還想在單位入黨或者是在單位正在辦理入黨。我接著說:「咱們入隊、入團時都舉著拳頭在紅旗前面宣誓:把生命交給它,為它奮鬥一生,對不對?」他的眉頭又緊鎖了一下點頭說:是。我的語速放慢一字一字的問他:「生命都不要了,再為它奮鬥一生,你願意嗎?」他快速回答:「不願意。」我告訴他不讓這個毒誓兌現的方法,是在內心把自己發的毒誓抹掉,把入的團、隊退出來。他急忙問:「怎麼退?」能看出來他很緊張。

我為了讓他心裏放鬆,微笑著說:「我想你已經退了。」他兩眉往上一挑,緊鎖的眉頭展開了,微笑著做了一個俏皮的動作,意思是:「我甚麼也沒做,怎麼退了?」我接著說:「你心裏不要它(中共)了,就真正的退出來了,人在做天在看。」我同時用右手的食指向上指了一下。這時他仰面看著超市的天花板,想必他是在看天,自語道:「我退出來了!」我高興的豎起大拇指說:「前途光明是你的化名,從此你的前途就真正的光明了。」

我接著說:「你看其它國家,人的命是相等,而中國大陸,歷次運動一批一批的人死,中共迫害民眾死亡人數高達八千萬之多,為甚麼沒有人給償命?中國對外號稱強大,為何國內百姓貧窮,這些答案就在你加入惡黨時發的毒誓中。」

這時我看到年輕人的購物袋裏就剩下三個芒果,他還是拿了放下、放了再拿,我想這哪是買芒果呀,明明是真相沒聽完不想離開超市。

我接著給他講了法輪功在全世界傳播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形勢,講了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邪惡集團利用造假宣傳禍亂民眾,殘暴迫害煉法輪功的好人,年輕人說:「煉法輪功的人是好人,這個我知道,江澤民算完了,這下他可攤上大事了。」這時我看了一下年輕人的褲子,說:「以後你就更應該知道怎麼做了。」他發現我知道他的職業,也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褲子,說:「知道了。」他一手提著裝了三個芒果的袋子,一手拿著一個芒果,站在展櫃前,眼睛看著前方自語道:「看來這個黨不能入了。」

只有幾分鐘的時間,一個生命明白了真相,我真心希望中華兒女快快醒,退出惡黨,尋找光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