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正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退休前是小學教師,現年六十五歲。

我曾經家庭魔難很重,妻子被舊勢力迫害去世了。妻子的離世促進我用心學法、對照法修心內找了。發現以前我基本上是按舊勢力安排的個人圓滿修煉基點在修,不在正法的基點上,那麼怎麼修才是按正法理修呢?一天,我想起了二零零七年的一件反迫害的往事。

十年前,一次午夜和同修們到一村子送真相,被村人發現送交縣「六一零」國保。為保護一名遠鎮來我家做客的同修,當市政法委人員非法取證時,我咬定真相資料是在路旁撿的。他們指問我說:「你就編吧!」當逼問煉不煉法輪功時,我回答:根據憲法「信仰自由」規定,我不做回答。問話人氣得發瘋,連連逼問:你就說「煉」還是「不煉」?!我也嚴肅的正告他們說:「信仰自由」是國家憲法規定,我可以不做回答!他們蔫了下來。當檢查我反迫害的證詞時,發現他們在文字上為構陷我做了許多手腳,比如說,他們把我回答煉不煉法輪功的問話,寫成拒絕回答。我正告他們我沒拒絕回答,我說的是按國家憲法「信仰自由」規定,我可以不做回答!我把其它構陷我的筆錄也糾正過來後,才簽字,把它作為我反迫害的證據。他們蔫蔫的離開了我。十幾天後,他們以我有真相資料又進京為法輪功上過訪為迫害依據,定非法勞教一年半。手續都填完了。

一天,我心性非常好,仰望監室的天棚,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是同化大法來了,不是接受舊勢力迫害來了,弟子一定是境界達不到標準,該正悟的法理沒悟出來才呆在這裏,無論是勞教,還是到甚麼地方,弟子甚麼時候悟到了,達到了法的標準,您甚麼時候就能讓弟子回家了!誰知,就在發出這正信的一念之後,柳暗花明,幾天後我被無條件的釋放回家。

回顧這個實例,我發現這次我的想法是為他的,迫害中我沒承認迫害,而是站在正法上對待迫害者,把迫害看作是師尊將計就計為我提高的。我懂了,站在為他的無私無我的正法理基點上修才符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甚麼麻煩都會峰迴路轉。悟到這,我心裏亮堂了……

一年後秋季的一天,剛從八十里外的外鄉送完真相幣回來停下摩托,妻侄告訴南村校長讓我到校寫「三書」。我覺的蹊蹺,第二天就去找南村校長,他撥通中心校長電話遞給我。中心校長說:你寫一句「崇尚科學,不參加邪教」就行了。我明白他是指甚麼,我站在正法上正告他:我沒參加邪教,不寫。他說:這怎麼行?「六一零」規定不寫就送市洗腦班!那是甚麼地方啊?!我正告他:我豁出去了,我會把參與迫害我的所有的人告訴兒子、親朋好友和更多的人,將來會有人找這些人算賬的!校長聽了馬上軟了下來,說:我做不了主,三天後你和教育局X主任談吧!

三天後,校長和主任軟硬功夫都用上,我正念拒絕。最後我質問他們:我按真、善、忍煉法輪功做好人,對同事、上級、村民、鄰里、妻子、兒子及其他人都好,我可以和村、鄉以上的任何黨員幹部比!而我這樣的好人,卻幾次被共產黨非法拘留迫害;兒子考上大學也因我被迫害沒念上。誰是邪教?我的親身經歷證明共產黨是邪教!他們不做聲了,待了片刻就走了。

妻子去世後一年多的冬季,我搬進縣城,和同修在縣內、鄉村屯送真相資料,到鄉村屯走家串戶講真相,在縣內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人一直到現在。幾年中雖幾次遇到危險,但都在師尊保護下有驚無險。

一次和同修給離鎮派出所五、六十米遠的一家人講真相時,同修剛說法輪功,女主人就炸了,吵嚷著趕我們走。我一邊求師尊保護加持正念,邊向內找。心裏對師尊說:弟子們雖然是救人,但不能惹人家生氣再走。說完,我就進裏屋對男主人說:對不起,來到您家,即使是做好事,惹你們生氣了也不對,你們同意不同意「三退」都沒關係,讓我把話說清,等你們不生我們氣了我們再走。於是我就講江澤民怎麼迫害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騙局等真相。男主人聽明白了,爽快的「三退」了。女主人也聽明白了,在同修的勸說下也高興的「三退」了。就這樣邪惡干擾眾生得救的風波在善的能量場中解體了!

一天,我們四名同修在一大村屯勸「三退」,眼看做完了。我和同修又來到一家門前,不想一輛警車悄然開到身後,警察撂下風擋玻璃衝我們大聲嚇唬著:「幹甚麼的?」同修繼續敲門不搭理他們。我邊發正念清理邪惡,邊心裏說:我們是救人的大法弟子,誰也不配迫害!同時求師尊保護加持正念。這時,門「嘩」被主人拉開了,院中正有幾人往車裏裝著甚麼。我們來到女主人面前,問要「福」字對聯嗎?當回答不要時,同修和我交換了一下眼色,我倆大大方方的走向大門,繞過警車再向西走去,可想警察也一直在觀察我們。我們邊走邊發正念清理他們背後的邪惡,過了一會兒,警車掉過頭跟著我倆後面慢悠悠的走著,走了四、五十米後又貼著我倆身邊慢慢開過,接著又緩緩的在我倆身前開了三、四十米後,才又拐向南、拐向東飛快離去!真險啊!但我倆相信我們救人有師尊保護,無論出現甚麼都是師尊為我們境界提高將計就計安排的。

其實,另一組同修進村就到過村長家,村長告訴再做就舉報派出所。我們沒被帶動,用三個小時幾乎做完全村,一組退了幾十人,而且舊勢力安排的警察抓捕,也被我們正念正行解體,消失遁形。

我修煉一向不是硬性去掉甚麼心,往往都是在認識法理後按正悟的法理自然去的。一天,想到師父造就了宇宙,造就了我,我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時,我一下明白了,兒子花我的錢不是我給的,是師父給的時,對兒子花我錢的怨心甚麼都沒了。接著想到,兒子是和舊勢力簽約也好,怎麼也好,初衷一定是為了成就我。為成就我,他曾付出很多,僅從這一點上看,他簽約時是多麼無私、偉大呀!想到此,我流淚了!我親嘗了師父安排我消去和兒子的恩怨給予我的慈悲!

心性到位了,在多篇轉變觀念的文章啟示下,我找到了兒子被舊勢力迫害十幾年和以此造成我和兒子的間隔的藉口,是我說兒子「我叫你做好人,你就不做,出了事還找我」的一句負面觀念的話,我解體了它,驚嘆修煉的嚴肅!當時我激動的向空中說:「我兒子就聽師父的話!」此後,兒子不但改過,而且又回到了大法修煉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