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世界法輪大法日 多倫多學員感謝大法恩德(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五月十三日,是感恩的日子。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開始向全社會公開傳授大法,如今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民眾已在修煉能使人修心重德、返本歸真的法輪大法。今年五月十三日是第二十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在迎接即將到來的這個殊勝的日子,多倫多法輪功學員懷著深切的喜悅和感激,五月五日聚集在多倫多市政廳大樓(City Hall)前集體攝影,向李洪志師父恭賀華誕,感謝大法的恩德!

'圖1: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第二十屆世界法輪大法日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圖1: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第二十屆世界法輪大法日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圖2:一九九九年之前在多倫多得法的老弟子們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圖2:一九九九年之前在多倫多得法的法輪功學員們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一九九九年之前在多倫多得法的法輪功學員們,風風雨雨走過了二十年海外正法之路,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裏他們感觸尤深,感謝師父的加持與保護讓弟子們走到今天。他們中有很多是剛開始修煉就投入到反迫害的行列,他們感慨沒有在困難時倒下,他們慶幸能在困境中奮起,在壓力中奮進。

一九九八年多倫多得法的愛麗絲﹒黃(Alice Huang)是一名中學老師,她感慨道:「我是這浩瀚的天體中那麼微不足道的一粒小之又小的塵埃,然而我是那麼的幸運,被選中成為一名大法弟子。二十多年來,我感到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身邊,為我操心、不斷地鼓勵我、給我機會、讓我歸正我的一思一念。師父給了我宇宙中最珍貴的法,我心中對師父的感恩實在難於言表。師父偉大,法偉大。感恩師父救度!」

多倫多的學員證實法項目有十多個,當九九年「七.二零」剛開始聽說國內學員被鎮壓了,他們就直奔政府辦公室講真相,後來就有了政府講真相小組,這麼多年走過來,加拿大很多政府官員都明白了真相並支持法輪功;他們還有面對面講真相點,分布在多倫多所有的旅遊景點,讓很多到多倫多旅遊的大陸遊客明真相而三退;還有電視台、報紙和電台等媒體,讓多倫多的民眾得知法輪功真相;學員們還有電影電視製作團隊,讓法輪功真相影片傳播世界,他們表示衝破各種壓力和干擾堅持傳播真相一路走到今天靠的是正信。

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的馬克﹒崔(Michael Cui)感慨自己的幸運,他在中國的大學學院的院長,九八年到多倫多出差送給他一本《轉法輪》,他獲得寶書後,一直修煉到如今。他感慨地說:「二十一年,今生中最精華的年齡段,有幸得法隨師還,生生世世多少載,師尊為弟子承受了多少,才得到今日的機緣。人世混混,紅塵險惡,修煉中留下太多遺憾,割捨執著,忍苦精進,唯有初衷不變。放下人心,溶於法中,法正人間神起來。 」

堅守二十多年的真相點

集體拍完照,在市政廳大樓的左側就看到了法輪功學員在煉功的場景。這個是多倫多九九年反迫害開始後建立的第一個真相點,二十年了,每個週末兩天,沒有間斷過。在香港出生,九六年海外得法的鄭女士現在是這個煉功點的協調人,她說:「這是個風雪無阻的真相點,既是連接海外各地來多倫多找我們的大法弟子的落腳點,又是大陸聚集出來的學員能找到多倫多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更是大陸遊客來海外能聽到真相的地方。」

'圖3:市政廳前的煉功點,是多倫多九九年反迫害開始後建立的第一個真相點。'
圖3:市政廳前的煉功點,是多倫多九九年反迫害開始後建立的第一個真相點。

記者問她是甚麼讓她如此風雨不停地堅持,她樸實地回答道:「也沒甚麼,就是聽師父話,讓人有機會了解真相而得救。這裏是多倫多人流最多的地方,看到每天都有人在這了解真相和明真相,我就沒甚麼理由不堅持。」

'圖4:鄭女士給路人講真相和徵簽「停止迫害法輪功」'
圖4:鄭女士給路人講真相和徵簽「停止迫害法輪功」

鄭女士回憶起自己得法的經歷非常感恩:一九九六年,她陪先生去看中醫,那位中醫師告訴他們說:「現在有一種氣功很好,你們去學吧。「當時正好有九天班,我就陪我先生去聽。我在香港出生,不會國語。開始我幾天下來一句都聽不懂師父講甚麼,但我看著師父慈祥的面孔,我就很想聽懂,所以一個星期後,我天天坐到最前面,認真聽,後來我真聽懂了國語。然後就每個月開班我都到。師父讓我聽懂了國語,讓我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東西。我得到了,當然也想更多的人能得到,所以這也是為甚麼一直堅持在這個點上弘法和講真相。」

多倫多的第一期「九天班」

一九九三年得法的多倫多法輪功學員葉映紅說:「多倫多的第一期『九天班』是九五年九月十四日。我媽媽蔣雪梅在家裏開辦的,當時來了四、五十人,走廊都擠滿了人。九天班一期接一期地辦下來。九六年的辦班越來越頻繁,九七年一月我父親葉浩來到多倫多後,從四月份我們就開始了每個長週末集中三天集體學法。因為人越來越多,九七年十月搬到了多倫多北邊,每個月中英文各辦一班。」葉浩是前中共公安部高級官員,他們都是最早一批修煉法輪功的弟子。從此,他們也成了多倫多義務教功點輔導員。

「每到週末,大多倫多地區及周邊小城市、還有渥太華、蒙特利爾,甚至臨近加拿大的美國學員都來葉太家,大家一起學法、煉功、交流,一起做飯吃。本地學員晚上回家,外地學員直到週日晚上才各自回家。在紛紜複雜的現代世界,法輪功以全新的理念,給人們指明了一條修心向善、返本歸真之路。得法的學員都感到很幸運。多倫多的老學員表示,那是人生中一段最幸福快樂的時光。

'圖5:當年在多倫多葉浩家參加「九天班」的部份學員。'
圖5:當年在多倫多葉浩家參加「九天班」的部份學員。

'圖6:九七年四月開始,大多倫多地區及周邊城市學員週末在皇后公園集體學法。'
圖6:九七年四月開始,大多倫多地區及周邊城市學員週末在皇后公園集體學法。

慶幸能在媒體項目環境中修煉

廖女士是一位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她說:「當時回國探親,朋友得知我回國後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並要我一氣呵成讀完。當時的我是不信氣功、不懂修煉,但當我翻開《轉法輪》後,就再也放不下了。我從小病業多,二十多歲就患上了頸椎和腰椎骨質增生的毛病,長期失眠和腸胃方面的毛病。我開始讀《轉法輪》時,師父就開始給我調理身體,感覺是得了大病似的,起不了床。所以,我第一遍《轉法輪》是躺著讀完的。一遍《轉法輪》學完後,師父把我的病灶全部推出來了,我真正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好。之後,訪親探友,上七八層的樓一點不累,就像飄上去似的。」

得法後就回多倫多了,「那時是個人修煉,沒有項目。所以,學法的時間多,基本上每天學三講和煉五套功法,修自己,向內找。」她說,「感覺是天天陽光燦爛,心情舒暢。」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們從個人修煉進入到了正法修煉。為了配合正法需要各類項目相繼成立,我慶幸進入了媒體。」廖女士說。「從希望之聲成立的第一天到現在。媒體是很好的修煉的環境,甚麼人心甚麼執著盡顯無遺。在十多年的媒體修煉環境中,大法賦予我智慧,練就了一雙觀察時局的火眼金睛。同時也消去了我滿身的業力,深感得到的與付出的不成正比。」

她最後說:「在這二十三年的修煉路中,千言萬語,或用盡人中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慈悲偉大師父的感恩。」

師父給我智慧講真相

在多倫多一家大建商公司做VP(副總裁)的法輪功學員莎依莉(Sheree),參加了多倫多九九年前的最後一期九天班。她說:「我的先生年輕時就開始尋找各種功法,他也學了很多的功法,但我都沒跟他學,而九八年跟著他在一次多倫多的書展上找到一本《轉法輪》,這次我跟他學法輪功了,然後在一九九九年的一月一日參加了當時多倫多學員辦的聽師父講法的九天班。九天下來整個人都變的非常的喜悅。」

「我是個不善言辭的人,是大法給了我智慧,令我突破了弱點,讓我這麼多年來能在公司坦坦蕩蕩給老闆和同事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我的老闆這麼多年來一直支持法輪功,我為他感到高興。」

莎依莉二十多年來也一直參與多倫多的媒體項目,她說:「我們的媒體走過來真不容易,現在所有媒體下滑的狀況下,我們的媒體還在越做越好,全靠師父的加持和大法弟子們的無私付出。我來自香港,二十多年在媒體項目中的修煉環境也讓我越修越明白了:修好自己是根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