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從不忍看迫害文章說起》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讀了《從不忍看迫害文章說起》這篇交流文章後,我頗有同感,在此我想以我的真實經歷談一下對參與迫害的邪惡發正念的巨大作用。

去年,我地大法弟子向公檢法人員居住小區大量散發真相資料,被當地公安部門列為大案要案,通過跟蹤監控等手段綁架了六名大法弟子,我也是其中一人。警察從我家中搶走大量真相資料和做資料的工具,將我們關入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對所有參與迫害的邪惡生命及因素發出強大的正念,在對指揮這次迫害的頭目發正念時,我猶豫了一下,因有同修說過我讓警察遭報是不善,我想:師父在法中講過:「如果邪惡到了無可救要的成度,怎麼樣去對待它,這不是個人修煉問題,這是捍衛宇宙的法,必要時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不同能力清除。」[1]我想:本地這幾年不斷有大法弟子被迫害,有的流離失所,有的被騷擾、拘留、判刑,有三位同修僅因為集體學法就被非法判刑三到四年。就因為這些原因我們才向公檢法人員講真相的。另一方面,這次的迫害來勢洶洶,人數又多,如果被長期關押,將給當地救度眾生造成嚴重影響。本地指揮迫害的頭目幹了這麼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應該制止了,而且如果這次其不遭報,不但迫害難以解體,更牽扯到本地今後證實法活動。

我本著對眾生與當地大法弟子整體負責的態度,除了清理另外空間邪惡,發正念直指指揮迫害頭目的心臟,讓他身體出狀況,讓他指揮不了迫害。那時我並不知道迫害責任人是誰,只是為了制止迫害,這樣去想了。

一個多月後,我們六人以「取保候審」(期限一年)的形式全部回家。這在當地同修中引起議論,覺的這個「大案要案」這麼快就回家了,不可思議。幾天後,聽說當地政法委書記死亡的消息。其實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迫害的負責人。

出來後,由於我放鬆了發正念,結果三個月的時候又被派出所警察找去做所謂的筆錄,看樣子是要整理材料二次構陷,還說這一年中還要去派出所二、三次。回來後我吸取教訓,加強了發正念,在四個整點十五分鐘後又延長時間,清理公檢法、「六一零」系統參與迫害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這樣一年兩個月過去了,派出所再沒有找過我。

現在在四個整點發正念的延長時間,我就清理大陸地區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洗腦班、拘留所、看守所、監獄等地方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我想,如果很多大法弟子都能向這些地方發強大的正念,或者像文中同修一樣,向參與迫害的邪惡發正念,那樣將使大陸的迫害形勢大大減弱,就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我反思,以前其他同修被迫害時,我並沒有像自己親身被迫害那樣用心發正念,有時甚至是走形式,以忙為藉口不重視,我覺的很多同修都是這種心態,如果大家都能重視起來,整體環境就不是這樣了。

個人現階段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