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死亡 雲南第一監獄罪責難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雲南省第一監獄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魔窟,那裏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折磨、藥物迫害,導致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包括三名四川籍法輪功學員,他們是:四川省西昌市法輪功學員方征平、四川省米易縣法輪功學員羅江平、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廖健甫。

目前,雲南一監還有很多罪惡仍被掩蓋,犯罪嫌疑人仍未被追究。這些罪惡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不了了之,任何參與迫害者都逃脫不了罪責。參與迫害者的名字和惡行、罪行會被記錄在「法網恢恢」等國際網站,他們不僅要被追查,還要面對將來的審判清算。所有迫害者如不懸崖勒馬、停止作惡,一定要為參與迫害付出代價。如今,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窮途末路,這一天已不遠。

以下是方征平、羅江平、廖健甫被迫害致死事實簡述:

一、方征平被迫害致死 獄方阻撓調查

方征平,男,終年六十歲,家住四川省西昌市四一零廠,原籍四川省宜賓市屏山縣。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方征平先後被綁架七次、非法勞教兩次,非法判刑一次,遭受過各種慘烈的酷刑。

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方征平回老家辦身份證,因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在靠近老家的雲南省綏江縣被當地國保警察綁架。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方征平被綏江縣法院非法判刑七年,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在被劫持入獄的途中,方征平一度被關押在雲南曲靖監獄,他遭到三個獄警連續三次穿著皮鞋往他臉上、身上踩踏,導致他一個多月後才能站立行走。

酷刑演示:踩踏
酷刑演示:踩踏

方征平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十監區三中隊,因拒寫「保證書」,曾遭到隔離、關小號等多種酷刑折磨。二零一二年初,方征平被迫害致命危,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他父母從側面得知消息後,希望雲南一監能讓兒子保外就醫回家,結果獄方一直不給任何回音。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被迫害致死。三十六天後,雲南一監才找到方征平的妻子程冬蘭。程冬蘭二零一零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十年,當時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省女子監獄。雲南一監拒絕了程冬蘭要求見方征平最後一面的要求,也不通知方征平的父母,強行火化了方征平的遺體。

監獄聲稱方征平是因病死亡,但不給方征平的父母死亡通知。方征平的父母請了律師對方征平的死因進行調查,但監獄以各種藉口推諉,並故意刁難律師,拒絕出示、提供與方征平死亡的相關報告、資料,還專門找人阻止律師繼續介入此事。同時雲南監獄管理局還出函和去人到律師所在地,讓當地司法局給律師所在的事務所施壓,用年檢來威脅他們和所在地的事務所,不許律師介入。

雲南一監的種種異常表現,不僅違反相關法律規定,同時也證明方征平是非正常死亡,雲南一監對此心虛畏罪。

二、羅江平被酷刑、打毒針致死


羅江平,男,一九六二年出生,米易縣撒蓮鎮人。從小體弱多病,尤其是十幾歲時雙腿疼痛,飽受折磨,由於家裏窮,沒錢醫治,只有在疼痛中苦苦掙扎。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按照真善忍法理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修養,通過修煉五套功法,身輕體健,腿疼病不翼而飛。從此整個人快樂充實。修大法後,羅江平更樂於助人,誰家有甚麼事都主動幫忙。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羅江平走出家門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為此他多次遭警察和「六一零」人員綁架、關押。他曾於二零零二年遭米易法院誣判,在四川省德陽監獄被殘酷迫害五年。

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羅江平到雲南省南華縣講真相時被龍川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一二年四月遭南華縣法院誣判四年半。

在雲南省第一監獄一監區,羅江平拒絕「轉化」,遭到殘酷迫害,被戴腳鐐手銬、肆意毒打體罰、關單間小號,每天十幾個小時超負荷勞動,承受著常人難以想像的精神和肉體折磨。羅江平家屬得知情況後,聘請了兩名律師為羅江平受到的迫害進行調查,卻遭到雲南一監百般的刁難和阻撓。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律師依法要求會見羅江平,要求對羅江平進行醫療檢查鑑定,要求依法保外就醫,但都被獄方無理拒絕。律師費盡周折,歷時三個月,才於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見到羅江平,了解和印證了羅江平遭受虐待和身體傷害情況。家屬和律師再次提出辦理監外執行、保外就醫。雲南省一監再次拒絕進行病殘鑑定,反而變本加厲的迫害羅江平:1、強行洗腦,暴力「轉化」、野蠻灌食,將羅江平的下牙全部撬掉。2、強行給羅江平打毒針,破壞他的中樞神經,損毀他的內臟器官。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羅江平被打毒針後,肚子脹,五臟六腑疼痛難忍,大小便不通,雙腳腫大,坐不起來,更無法站立,連頭都抬不起來,說一句話都非常費勁,臉色蠟黃,瘦得皮包骨頭。從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短短的三個月,羅江平就被雲南第一監獄迫害成肝硬化晚期,導致生命垂危。

雲南一監看到羅江平已命在旦夕,才同意保外就醫。這和全國很多監獄、勞教所針對被其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死不放人」的做法是一致的。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雲南第一監獄將羅江平送回四川米易縣撒蓮。當時羅江平只剩一口氣,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無法進食,病情惡化,回家才五天,便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離開了人世,年僅五十一歲。

羅江平回家後,曾向母親、親人和朋友訴說他被監獄打毒針的情況,他左右兩臂被打毒針的針眼清晰可見,兩臂針眼周圍兩公分的範圍都呈黑色。

羅江平離世後,家屬四處奔走多次交涉,要求獲知羅江平的具體死因、要求查閱醫療病歷和調看監控錄像等訴求,均遭監獄拒絕。

羅江平家人後在雲南一監看到的昆明市二醫院出具的羅江平的病情診斷是:羅江平的肝臟有多個黑色包塊,並向右肺部轉移,是肝硬化晚期,病情特別嚴重。

從二零一五年三月至二零一七年三月,家屬聘請律師,先後向雲南第一監獄、雲南省監獄管理局提出追責和國家賠償,最後遭到雲南省高級法院及最高法院不予賠償的判決。這是中共整個公檢法系統踐踏法律,罔顧事實,顛倒是非黑白,包庇罪惡的證據。

三、人已命危獄方拒放,廖健甫終被致死

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廖健甫,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近二十年的迫害中,多次被綁架、關押, 三次被非法判刑,遭冤獄迫害十多年。

廖健甫因在華坪縣境內粘貼「法輪大法好」標語,於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被華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取保候審。二零一八年三月遭龍縣法院非法庭審,後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八年八月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非法關押在第十一分區迫害。

家屬曾兩次探視,得知他血壓高到240,又出現了腦梗症狀,生命垂危。家屬多次申請保外就醫,監獄拒絕放人。廖健甫於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晚上九點在雲南第一監獄第十一分區被迫害致死,終年六十五歲。

對廖健甫的死亡,雲南一監不僅表現出對生命的冷漠,還是嚴重的違法,更涉嫌掩蓋犯罪事實。

結語

法輪功學員方征平、羅江平、廖健甫的死亡,雲南一監難逃罪責。雖然雲南一監可以用各種手段掩蓋、銷毀證據,或偽造假證,使罪惡暫時受不到應有的法律制裁,但人在做天在看,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真相一定會澄清,罪惡一定會曝光。

法輪功學員是按真、善、忍來修心向善的守法公民,其修煉法輪功,持有法輪功書籍、資料、講真相都是符合憲法、法律的合法行為。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關押的本身就是違法行為,所有參與者都是在犯罪,更不用說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各種精神、肉體折磨,將他們迫害致殘、致死了,那都是嚴重觸犯了國際法和中國的刑法。

中共自一九九九年對億萬法輪功學員實施「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性迫害,使中共的邪教本質暴露無遺。那些曾經為了名、利、權勢跟著它作惡的人,他們的罪行也掩蓋不住。隨著中共邪黨的解體,所有參與迫害的惡人都將受到相應的懲罰,會一一去承擔所犯下的罪責。「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原則就是:「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