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五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於二零一一年被法院枉判七年,劫持到監獄迫害。在監獄裏,警察利用刑事犯每天二十四小時監視我。我不能學法,正念不足,很多執著心都冒了出來,尤其對母親的情放不下,很想減期早日回家。警察抓住了我的這個執著進行迫害,他們哄騙我說可以讓我回家探母,我一聽很高興。有一天,警察通過刑事犯班長通知我說批准我回家探母了,讓我在三張空白信紙上簽了名,說是到省局辦手續用,我信以為真,天天期盼著。我生怕回家還戴著手銬,那樣會嚇著老母親,刑事犯班長告訴我不但戴手銬還要戴腳鐐。我立刻說:「我不回家了,你到監區把空白信給我要回來。」幹警都相互推諉不肯歸還,後來刑事犯班長告訴我說:「已經給你寫成『轉化書』了,可以記分減刑了。」按規定,減刑要走手續,寫「減刑申請書」交給法院、檢察院備案,還要通過庭審,警察達到目地才能落實。等到入獄的第四個年頭,警察讓我寫「減刑申請書」。為了減期,我寫了一個東西應付。由於當時正念不足,對大法的認識很低,我以為大法造就了宇宙,共產黨也在宇宙中,就錯誤的認為是大法造就了共產黨這個邪教組織,所以我就寫了對大法不利的話,這樣,我心裏罵的是共產黨,他們以為我在罵法輪功,通過了邪惡的庭審,得到了九個月的減期。我這是在玩遊戲耍滑頭,這種卑劣的欺騙手段是黨文化在我身上的具體體現,是褻瀆大法的犯罪行為,與師父要我們講清真相背道而馳,是對眾生極大的不負責任。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玷污了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號。我嚴正聲明:以前在邪惡的高壓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深挖自已為私為我的骯髒執著心,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圓滿隨師還。

仝瑞卿 2019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1999年,江魔頭發起迫害法輪大法的時候,我深知邪黨的流氓與邪惡,怕被迫害,主動把《法輪功》等書籍交給公安局,討好自己認為的這些領導,用常人中養成的狡猾等骯髒思想對待大法修煉,現在想想真是可恥至極。2001年元月,我沒能因為討好了公安局而免於被抓捕。在拘留所期間,我心裏只想快點出去,沒多久心臟病發作,邪惡怕承擔責任,把我送去醫院。居委會書記到醫院找我,希望我能配合她寫所謂的「保證書」。我因為有怕心和想快點出去等人心,於是寫了「不煉法輪功」和「不串聯」等保證。回家之後,邪惡不停的騷擾,當時我想配合了它們的要求,以後邪黨就不會再找我麻煩了,就主動的給邪惡寫了「解脫書」。我嚴正聲明:我給邪惡寫的「保證書」、「解脫書」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胡振明 2019年5月16日


嚴正聲明

2015年6月中旬的一天,兩個警察來我家找我和我女兒,當時女兒不在家。警察進門就說:「你倆膽不小,敢告江××」。他們拿出兩張紙,叫我簽字,我不簽,警察就拽我的手在紙上按了手印。警察要求我女兒回來後給他們打電話,並留了電話號碼。第二天,我家親戚知道此事,來我家,讓我給警察打電話,把警察約來,我就給警察打了電話。警察來後,又拿出兩張紙,我家親戚就冒充我女兒簽了字。過後我想,我給警察打電話,我家親戚冒充我女兒簽字,我這不是幫了邪惡的忙了嗎?心裏很愧疚。這幾年我學法沒入心,三件事也沒做好,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警察拽我的手在複印好的紙上簽的字及以前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多學法,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努力彌補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李秀英 2019年4月26日


嚴正聲明

2005年5月,我被轄區派出所警察、610人員夥同單位保衛部人員綁架到洗腦班。由於邪惡的迫害和自己的法理不清,我在執著心和怕心的帶動下,說了對師父不敬的話,給邪惡寫了「不再煉功」的保證書,在邪悟人員的誘騙下,說出了其他同修的名字。從洗腦班出來後很長時間裏,我都以為在洗腦班裏被灌輸的那些想法是對的,卻不知已偏離了大法,離道越來越遠。近幾年,我從新系統的學習了《轉法輪》和師父的全部講法著作,法理漸明,後師父又多次點化我,使我意識到「轉化」是錯的,這問題太嚴重了,我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嚴正聲明:曾經給邪惡寫的「不再煉功」的保證書及說過的不符合大法的錯話、做過的錯事全部作廢。從新修煉法輪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隨師父回家。

黃克明 2019年5月13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江××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進行瘋狂迫害以來,我被非法拘留兩次,辦洗腦班、判刑三年半,於2012年6月出獄。由於我沒做到真修實修,沒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在邪惡的高壓下,在怕心和各種人心的作用下,多次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在當地電視台公開表示「不修煉大法」,寫下了背叛師尊和大法的所謂「四書」,對師尊和大法犯下了不可饒恕的滔天大罪。通過學法和同修的幫助,我現在意識到修煉的莊嚴神聖。嚴正聲明:我過去在邪惡的高壓下、在人心的驅使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以法為師,謹遵師尊教誨,做好三件事,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跟上正法進程,珍惜這萬古機緣,抓緊救度眾生,圓滿隨師還。

朱黎亮 2019年5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過去我不重視學法,在面對邪惡迫害時,有怕心、維護自己利益的心及各種執著心,在監獄裏為自己找各種藉口,接受「轉化」,並去「轉化」其他學員,幹著助紂為虐的事,破壞著大法,迫害著學員,同時也給大法在常人中造成了極壞的影響。從監獄出來後,在去派出所辦身份證做筆錄時,警察問我對法輪功的認識,由於怕心,我違心的說了不該說的話。那時片警讓我每月寫一份「思想彙報」,我也順從了。在這期間,我被轉到社區司法部門,在那裏他們讓我在一張表上簽字,我沒看內容就簽了,還被錄了像。我嚴正聲明:過去在邪惡壓力下為寫過的「保證書」、「決裂書」、「認罪書」及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做好三件事。

孫媞 2019年5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6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曾兩次被邪惡的610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兩次被警察綁架到公安局及派出所威脅迫害,兩次被抄家。2012年7月3日,公安分局警察從我家搶走真相資料、光碟、真相幣等,並強行綁架我到看守所,後非法判緩刑5年。在嚴酷的高壓下,我在無正念的迷糊中,向邪惡道出資料來源處,寫過所謂「認識」、「保證」等,家人也為我寫過「求情」、「擔保」、「認識」等之類的材料。所有這一切都是我沒有實修,沒有正念,被舊勢力鑽空子造成的。我嚴正聲明: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早日功成圓滿,跟師父回家園。

何金翠 2019年5月13日


嚴正聲明

從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魔頭邪惡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以後,我由於去北京上訪、去天安門維護大法,遭到北京公安派出所的非法關押迫害,後來被本地公安系統非法勞教迫害,後又二次被非法判刑,關入監獄迫害,總計有九年半時間失去人身自由。在被非法關押迫害期間,由於有放不下的執著,我被邪惡「轉化」,還被迫參與「轉化」其他同修。在壓力下,我對師父及大法說過不敬的話,寫過「三書」等。過後我非常痛心,悔恨自己。嚴正聲明:我在邪惡的壓力下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寫過的「三書」全部作廢。我決意從新走入法輪大法中修煉,努力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彌補損失,信師信法,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

潘德慶 2019年5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16年4月被綁架到當地看守所,被冤判三年,於2017年6月送到監獄。在監獄期間,我做過兩件錯事。第一件:2017年7月,在我心臟心動過速的危急情況下,幫教不讓我休息,繼續碼坐小凳,在身心承受到極限情況下,違心寫下了「四書」。第二件:在黑窩裏,我有幸得到了經文,遺憾的是在我身處的環境中,即學不了法,又給不了別人,於是臨近回家時,我把經文處理掉了,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我愧對師父,反思自己,還是有怕心、正念不足造成的。我嚴正聲明:違心寫的「四書」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以後要靜心學法,信師信法,去除一切人心執著,做好三件事,彌補損失。

王淑英 2019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2015年11月4日,本市、區、鎮、國保警察及綜治辦20多人非法闖入我家,將我家各處翻個底朝天,搶走大法書籍、真相資料、電腦、打印機、刻錄機、無線上網卡、耗材等等物品。當晚我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零二個月,被非法開庭4次,誣判四年。在監獄被迫害期間,我由於放不下人的東西,沒有做到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在「四書」上簽了字、按了手印。嚴正聲明: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所簽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廢。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學好法,精進實修,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胡玉根 2019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五一前夕,派出所、街道和社區來了三個人到我家騷擾,問我甚麼時間煉的法輪功,煉多少年了,現在煉沒煉。當時由於有怕心和對親情的執著,我沒敢堂堂正正的說從得法到現在二十多年了,而是隨聲附和的說「煉一年功,現在沒煉」的假話。他們還在一張表上寫上我的名字,寫上「煉一年法輪功,現在沒煉法輪功」。我說了不該說的話,給大法抹了黑,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我嚴正聲明:當時我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梁玉玲 2019年5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喜得大法的,7.20之後被非法關押多次,先是被看守所關押,之後又被本地「610」辦學習班,幾天後地區又派來幾個「猶大」幫助邪惡做轉化工作,在他們強勢而又狡猾的欺騙下,由於學法不深,我被他們忽悠的轉化了。後來我又從新走回來開始修煉,知道那是舊勢力想以此毀掉我,我真的很後悔。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鄭重的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做好大法弟子該做好的一切,彌補過錯,加緊趕上正法進程。

楊小華 2019年4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開始學大法的。1999年江氏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後,有一天大隊幹部到我家,要求交出大法書,不准我們再學了。當時我也沒有想為甚麼不能學,丈夫也勸說,就交了三本書,把《轉法輪》偷偷留下。由於丈夫受中共宣傳毒害很深,不准我學法、煉功,我自己怕心也很重,覺的書放哪都不安全。有一次,我把書放在米裏面,還是被丈夫找到了,又把《轉法輪》交了。我嚴正聲明:以前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謝欽雲 2019年5月15日


嚴正聲明

4月15日,我在講真相時被人舉報,被非法拘留15天。當時我正念不足,配合邪惡上了警車。到了黑窩後,我又配合邪惡,說出自己的電話、住址等基本信息,在邪惡所列我的隨身物品清單上簽了字,並配合邪惡的要求,按了指紋和掌紋。到了拘留所後,我承認了被拘留,並且在沒看內容前提下簽了字。我嚴正聲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牟斌 2019年5月4日


嚴正聲明

2019年4月15日,媽媽在講真相時遭到警察綁架。得知消息時,我沒有第一時間發正念、求師父,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當警察拿著從媽媽包中搶的鑰匙,要求我帶領抄家時,我配合了邪惡,被他們搶走了家中的「週刊」等,隨後媽媽被非法拘留15天。這期間,我出現了嚴重的怕心,不敢回家,不敢登陸明慧網。嚴正聲明:我所有配合邪惡的行為全部作廢。在法中歸正自己,走師父安排的路。

牟倞倞 2019年5月4日


嚴正聲明

2019年5月14日,為完成邪黨組織下達的洗腦學習任務,單位組織所有參加過邪黨組織的人員開展學習習思想和重溫入黨誓詞的活動,我被拉去參加,雖然早就退了,心裏不信那一套邪惡的說詞,但是這種行為對於一個大法弟子來講太不嚴肅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因此,我聲明在那次活動中我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向參與的人員講清真相。

劉輝 2019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2017年底,我被非法搜家、被監視居住。2019年3月初,派出所拉我到醫院檢查,體檢不合格,我簽了字,沒有被送成拘留所,回了家。後來法院給找的律師要給我做有罪辯護被我拒絕,律師要我在不用他辯護的單子上按了手印。我嚴正聲明:以上所寫、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文芳 2019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今年習近平去青島參加海軍演習,派出所警察去我家中對我毆打、抄家,我被派出所強行帶走。在高壓迫害下,我被強行簽了「不准宣傳法輪功」的保證書,並扣押了師父法像,各地講法及真相材料。後送拘留所7日,我也簽了「不宣傳法輪功」的保證。現嚴正聲明,當時所說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更加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陳佳佳 2019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今年四二五那天,我因在街上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派出所。由於怕心重,我配合警察做了「筆錄」,簽了字,給大法抹了黑。回家後,我心裏很難過,向內找,之所以發生被綁架之事,是因為平時沒有修好自己造成的。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修好自己,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

李超群 2019年4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2002年秋後,我被派出所強迫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絕食抗議對我的迫害,到十來天時從看守所回家。出來之前讓我簽字,因我從小沒有上過學不認識字,法理也不太清晰,在不清醒的狀態下簽字了。數年後有朋友來看我,說我當年所謂簽字的內容裏面有×教之詞,我聽到後心一震,當時感到了汗顏。特此嚴正聲明我所有簽字作廢。

李春馥 2019年4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為了早點回家,寫了所謂的「悔過書」。回家後由於法理不清,給管教警察送了所謂的「錦旗」。現我認識到以上行為不對,對此表示悔過。在此聲明我寫的「悔過書」及一切所做、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要堅修大法到底,好好修心性,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王天媧 2019年4月30日


嚴正聲明

本人已經80歲,由於當年在高壓迫害下,信了1999年電視上造謠污衊法輪功的事實,從而相信電視上的事,對法輪功極力反對。現在自己走上修煉道路,現嚴正聲明,自己當年所說、所做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大法,今後堅修大法,勇猛精進,隨師父回家。

李芬英 2019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監獄期間,我被逼迫白的說成黑的、黑的說成白的。我現在嚴正聲明:在監獄期間我所寫的一切「保證書」以及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堅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重新修煉,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

於梅 2019年1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平時學法不夠精進,執著心太重,在邪惡迫害時,沒能把握住,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追悔莫及,悔恨交加,內心的痛苦無以言表。我在此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馮麗波 2019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有幾次被國保綁架放回家時,在「保證書」簽了字。現在我悟到不對,不該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王宗瑞 2019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2018年,在惡黨的強壓下,我在派出所寫下所謂「轉化的決裂書、揭批書、悔過書」。我很後悔。現在我嚴正聲明這些所謂的「決裂書、揭批書、悔過書」全部作廢。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功,精進實修。

閆承喜 2019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平時學法不精進,怕心很重,派出所警察來問我,我說「不煉了」。過後我後悔,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在此聲明我所說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以後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

王煥光 2019年5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5月17日當地派出所強迫我簽的「不修煉保證書」及又強迫我代妻子和大姐簽的字現聲明全部作廢。堅修法輪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永不改變修煉的初衷,走師父安排的路。

武寶林 2019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下,修煉初期自己的怕心重,主意識不強,做過錯事,出賣過同修。現嚴正聲明我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決心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陸小潔 2019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嚴正聲明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所造成的損失和挽回不好的影響。

劉玉華、徐敬友 2019年5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5月17日被當地派出所強迫家屬代我簽的「不修煉保證書」特此聲明作廢。在以後的修煉路上一定走好走正,正念正行,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齊廣學 2019年5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5月17日當地派出所強迫親屬代我簽的「不修煉保證書」我特此聲明作廢。以後走好自己的路,嚴格要求自己,堅修大法。

武寶珍 2019年5月19日


嚴正聲明

前兩天片警和社區的人到我家,我説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我說「我怕片警」。我聲明所說不符合大法的這句話作廢。

任玉文 2019年4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19年5月5日被綁架至派出所。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聲明全部作廢。一切聽師父的,堅修大法到底。

夏俊明 2019年5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拘留所走程序的過程中我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今後要更好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高玉貞 2019年5月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