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三年冤獄迫害命危、失明 張洪偉含冤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通化鋼鐵公司公安處經警大隊經警張洪偉因堅持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講真相,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先後被非法關押在長春鐵北監獄、吉林監獄,遭受抻床、手彈眼珠、彈鼻樑、捏睪丸、拳打腳踢等酷刑,出獄時四肢無力,走路遲緩,幾近失明,於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含冤離世。


張洪偉

張洪偉,男,五十二歲,吉林省舒蘭市人,原通化鋼鐵公司公安處經警大隊經警,曾經在遼寧某部隊當偵察兵五年,立三等功一次,曾獲全團比武五項全能冠軍,身體素質極好,兩米多高的牆能輕鬆越過,幾個人都無法近身。

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工作中盡職盡責,利益上不貪不佔。領導表揚說:他的崗位是信得過的。一次通鋼居民樓煤氣爆炸,張洪偉第一個衝進去救人,為此公安處向總公司為張洪偉申請了一等獎。一次,路遇一走失小孩,很多路人都不管,他給孩子買了吃的東西,耐心地安慰,孩子慢慢穩定下來,說出了家庭住址。張洪偉把孩子送回家,孩子家人正急得不行,奶奶抱起孩子就哭。家人不勝感激,給單位送去錦旗。同事一致認同他的人品,說他正直、仁義。

然而在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後,張洪偉卻被單位逼迫辭職。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因向世人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被北京市房山區派出所警察綁架,八月十七日被北京市房山區法院枉判十三年重刑,先後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北京公安局七處共十個月。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張洪偉被劫持到長春鐵北監獄。一到監獄後就被關進小號。為抵制迫害,張洪偉繼續絕食,被獄警綁在抻床上。一天、兩天、三天、一直到第七天,七天七夜,滴水未進。小號的窗戶沒有玻璃,都是釘的塑料布,整個下半截連塑料布都沒了,窗外的雪花直接飄到床上,凍得他體似篩糠。這樣押了兩個月小號,當時他身體瘦得不行。到監獄醫院,王院長檢查後說嚴重脫水,但沒做任何治療。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張洪偉身體還非常虛弱,但還是被轉入吉林二監,就是吉林監獄。十監區副區長崔雲剛把他帶到入監隊,讓他「上坐」(就是盤腿坐在床上,手扶膝蓋,身體挺直),張洪偉拒絕,被崔帶入隔壁嚴管,上抻床折磨。張洪偉被轉到十監區非法關押。為「轉化」迫害他,十監區專門成立一個洗腦班,獄警指使犯人強迫他「坐板」──即九十度角坐姿、兩手背後、兩腿伸直並攏不能彎曲,此姿勢五分鐘後就使人腰酸腿痛難忍。後五個犯人二十四小時兩班輪換的監控他,坐姿稍有改變即遭毒打。

有一次王紹臣、寧正宇等在小號夾控張洪偉,馬上過年了,想回去玩,就談論犯人如何逃跑,隨後就向獄政科長劉偉說張洪偉要逃跑。劉偉直接把張洪偉提出小號到嚴管上抻床折磨。

抻床就是在一條大鋪上,按人兩臂、兩腿分開抻直的距離,分別在鋪下鑲進四大塊鐵板,上面分別鑽幾排帶螺絲的眼,把鐵用車床車成能銬上手腕和腳腕的扣子,銬口邊上能擰螺絲,下面是螺絲扣,按人體高度,移動在相應那排螺絲上,再打開銬子,兩個人在兩邊一抻,扣在手腕上,擰上螺絲。另兩個人拽腿,差點距離時,用腳蹬肩膀,扣在腳腕上,整個人就起空了。抻十多分鐘活動活動手腕,說怕抻壞。邊抻邊活動,手腕像掉了一樣,更疼。整個胳膊和腿的骨頭抻開,如掉了般劇痛。

張洪偉先後遭受凍、餓、手彈眼珠、彈鼻樑、捏睪丸、灌食、煙熏、開水燙、拳打腳踢、注射不明藥物等折磨,被持續關小號、嚴管長達兩年零五個月。殘酷的迫害使他身體出現嚴重異常,二零零六年初,張洪偉被檢查出雙側肺結核(III型)、胸膜炎,胸腹水、高血壓、胃潰瘍、心臟病,身體極度虛弱,曾被送監獄醫院住院。但邪惡之徒還不放棄對他的迫害,使其身體狀況急劇惡化。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張洪偉又絕食反迫害,又被強行關押小號。於四月九日被送入吉林鐵路醫院住院六天,檢查結果是胃息肉、胃糜爛、十二指腸潰瘍、肺部出現鈣化灶、肝血管瘤。張洪偉不能進食,吃了就吐,瘦的皮包骨。六月十二日,家人到監獄探望,向監獄提出辦理保外就醫,但監獄說「不夠條件」。

二零一二年七月張洪偉被轉入十一監區即老殘監區,又查出顱內有瘤,那時他只有四十多歲,家人為了他能得到更好的治療,要辦理保外就醫,但獄方以他不放棄信仰為由不予辦理。還因翻出經文,關張洪偉四天小號。

十三年中,張洪偉的岳父、法輪功學員宋文華被朝陽溝勞教所迫害致死;岳母與妻子辛苦支撐著家,撫養幼小的孩子,還要長年為營救張洪偉四處奔波,受盡刁難,過著淒苦的生活。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張洪偉結束十三年冤獄回到家中。此時的他大腦極怕震動,走路遲緩,膝關節不靈活,四肢無力,視力衰弱,只能直視前方一尺多遠,看不到兩側。

家人帶他到醫院檢查,診斷為「腦部囊腫壓迫視神經,導致視神經萎縮」。醫生說做腦部手術需要十多萬元,但也不一定保證能看見。因多年的被迫害,他本人無經濟來源,妻子打工收入微薄,還要供兒子上學,無力承擔手術費用。一年半後,張洪偉完全失明。

即使這種情況,張洪偉一家人仍然受到當地中共不法人員的迫害,警察經常上門騷擾。二零一五年因控告江澤民被綁架到看守所,因身體原因拒收被放回。二零一七年七月,張洪偉和家人買了通化至大連的火車票,還沒進候車室就被當地派出所攔截、扣押,到後半夜才放回家。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張洪偉與家人去大連,在火車上被乘警搜身、翻包。

由於張洪偉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失去了勞動能力,需要家人照顧。家裏經濟窘迫,僅靠丈母娘和妻子的一點工資艱難度日。巨大的身心壓力,使張洪偉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於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上午九時含冤離世。

關於張洪偉遭受的迫害,見明慧網文章《十三年冤獄 小號折磨兩年五個月》《張宏偉遭冤獄迫害十二年 家人探視受恫嚇》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