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中的一段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經歷許多。我今天談談在魔窟中的一段經歷,也說說眾生的表現。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一、風雨中的蓮

二零零八年,我被地方警察欺騙、綁架到某勞教所,刑期兩年。我失去自由,受到非人折磨,男女警察親自動手或指使在押人員動手打我就有十次之多。寒冷的冬天,他(她)們故意把窗戶打開,把我綁在春秋椅上。有的時候我身體從上到下被綁九道,還被限制上廁所,最長時間二十四小時不讓去,關禁閉室慘遭毒打……。

1、二零零八年六月我被關入禁閉室,眾多警察看著我、數落我、罰站、不讓睡覺、強制幹活、威脅等。

2、二零零八後半年,早晨五點,訓練操場上,一個女警把我調出來叫人單訓,這個人很愛行兇,我就叫她Y。為甚麼把我調出來呢?說是我的腳尖兒蹺起來了,我跟不上節奏,Y拽我到禁閉室兩次把我拉倒在地。七點半左右,我走到旗桿那站著,天下著小雨,一個女警打著傘猛拉我,我掙脫她,繼續站在那兒,九點多,一個高個年長的先生打著傘問我發生了甚麼事?我甚麼也不說,過了一會兒,有男警說:我們不是迫害你,怕你感冒,然後他們抬著我去禁閉室,我喊著:「師父救命!」過了一會兒,我就回到了監室。這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啊。以後我再沒被訓練過。

3、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下旬,我們十八個大法弟子集體煉功,早晨煉完功,警察把一個個大法弟子拽到禁閉室、空屋等地方,綁到春秋椅上,因為春秋椅很涼。大法弟子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被綁在一個空屋裏,窗戶被故意打開著,限制我們上廁所。

4、女牢房來了一個男警,當頭兒。我就叫他X。

二零零八年,有一天,我們同修坐在一張床上背師父的著作《洪吟》,也有在押人員看電視,X進屋搬走電視,一個女警驅散我們各自回到床上,還沒坐定,Y拿著電棒,讓一同修下到地上,同修不動,Y開動電棍朝同修臉上電去,我抱住Y說:不要啊,誰誰,誰誰,不要啊!Y住了手。事後,我想我怎麼不義正詞嚴的制止她呢?可是在那一瞬間,就是那樣的反應,好像在我心靈深處Y是妹妹,妹妹是我最近的親人,妹妹迫害同修,我怎麼能不著急呢?我怎麼能不制止呢?而且迫害大法弟子是自尋死路造大業呢!在以後的日子裏,我也主動接觸Y,把她當朋友,當真朋友。後來她也明真相了。但因她迫害大法弟子太凶殘,晚上睡覺她看到鬼了,感到非常害怕。她調走了。

5、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至零九年一月,我們大法弟子決定不報數,有的同修被綁出去好幾天了。

那天是接見日,我婆婆、丈夫、弟妹來看我,X說:你報數就讓你見家人。我不報數,X把我領到辦公室,趕走女警,左手掐住我的腮,右手猛擊我的頭,又把我綁在春秋椅上。接見室來電話,讓我快去接見。X說:她不去,我再說說。他把我打得滿頭是傷,春秋椅上的我動不了,他根本不讓我見家人,反過來他還說我不去!

我們大法弟子都用自己的正念證實法,反抗惡勢力,不報數。其中有一個同修被綁出去三次,依然堅守信念。零九年一月,我們徹底不報數了。打飯、查衛生等事項都不報數。邪惡的氣燄小了,大大的增加了我們講真相的力度。後來有的同修走了,我們還是堅信不動,並告訴後進來的大法弟子不報數。

6、二零零九年大年剛過,隔壁同修開始煉功,警察把她們全銬起來。怎麼銬呢?把床板拿下去,手銬一頭銬手,一頭銬床頭,銬上以後,人站不起來,躺不下,坐不了,只能蹲著。第一次銬了我們四天三夜,放下來了,第二天早上我們照樣煉功,又被銬起來,放下來,又煉,又銬,又煉……。

隔壁同修受到二十多天的殘酷迫害,她們開始絕食。絕食兩天勞教所開始灌食。大家都知道,灌食是非常殘酷的刑罰,但是她們依然堅持著。我們這屋同修高喊:法輪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不要迫害大法弟子!

邪惡沒有停止迫害,尤其X回到家還打電話讓警察給同修灌食,灌食延續二十多天吧,後來沒人動手了。隔壁同修吃飯了,不穿勞教服,每天煉功。那個X被拿下處長職務,到男勞教所當普通警察去了。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們做對了,師父把邪惡清除了。

二、我們拉住警察講真相

我們不忘師父叫我們做的三件事,把警察當親人,並分開救他(她)們!各屋警察由各屋的大法弟子來救。

勞教所晚上到各屋數人數,我們拉住警察講真相。當然這過程中是師父給我們做主。那天我對一個女警說:你看你堵我的嘴,我嗓子不疼,你嗓子疼。當時她說話還真有點啞。她當場就把一個同修叫出去,要退黨,同修給她退了。整體各個屋的大法弟子也是這樣做的。這樣一來,警察們的心在變,良知在復甦。

三、警察們的轉變

有個專門講課污衊大法的男警A,對我罰站。後來,我薅草的時候坐在地上,男警A大聲喊:坐在凳子上!雖面無表情,但我能感受到他的好;那個親自帶人把我抓到禁閉室的男警B,看到涼饅頭,讓人給換熱的;一位年歲較大的男警C,不說甚麼,就是幹活,把禁閉室的地都擦乾淨了,把奇髒的廁所也打掃了,水龍頭也修好了,還說要把浴室修好;還有一個不常來的男警D和另一個警察F,在傍晚的時候,他們把我領到門口,男警D說:我一個星期才來幾個小時(那意思是,你總在這呆著,我也沒有辦法,只能領你到這蹓躂蹓躂了);為了應付所謂的官兒檢查,隊列中,二個女警一會兒讓我在這兒,一會兒把我夾在那兒,怕官兒問話的時候我不配合,擔心加重迫害我,把我排在隱藏的地方,沒人能注意到我……。

四、感謝師父!感謝法!

我已經回家多年了,但今天想起在勞教所的日日夜夜,還是很震撼。壞事忘的差不多了,同修、警察、在押人員做的好事卻歷歷在目,真心希望所有的生命都能真正認識到法輪大法好,得到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

師父說:「既然大法弟子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有責任救度眾生,那就儘量做」[2]。回到家這些年,我主要是講真相救人,自己到底救了多少人,我沒統計過。但我牢牢記住師父的話,按照師父的法去做。

在修煉這條路上,我多次經歷過走到死胡同的時候,但都在師父的萬般慈悲保護下得到轉機,感謝師父!感謝法!我現在各方面狀況都好,我要繼續走好以後的修煉之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再論政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