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慘無人道的迫害 內蒙古段學琴又被非法判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輪功學員段學琴,多次遭慘無人道迫害,出獄不到一年,又被綁架構陷,日前被巴林右旗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已上訴到赤峰市中級法院。

段學琴被非法關押在巴林右旗看守所期間,曾被電擊,被迫害的身體非常虛弱,在十多天以前被非法庭審時她是坐著輪椅被推進法庭的。

酷刑演示:用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用電棍電擊

段學琴於二零一八年一月份從內蒙呼和浩特女子監獄冤獄回來後,住在巴林右旗大板鎮兒子家。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段學琴在巴林右旗發放真相台曆時,被巴林右旗公安警察綁架。後被非法抄家,大法書、筆記本電腦等私人物品被搶。一個星期後被非法報到巴林右旗檢察院,兩個星期後又被非法報到赤峰市檢察院。三個星期後,段學琴被巴林右旗檢察院非法起訴,公訴人是陳思琴。

多次遭慘無人道迫害、九死一生

段學琴家住農村,以前患有結腸炎、膽囊炎、胃炎、心臟病、肝病等多種疾病,每天都在痛苦中呻吟、掙扎;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時只能躺著學。段學琴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一個來月全身的病不翼而飛,由一個癱瘓病人反過來照顧別人,幾年來沒吃一粒藥,給家庭減去了經濟負擔,一家人歡歡樂樂的都在學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後,段學琴多次遭慘無人道迫害、九死一生。

二零零零年正月二十八日,段學琴因去公園煉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並將全家人打回原籍(因一家人在外打工)。二零零零年臘月初,赤峰市巴林左旗四方城鄉政府與派出所人員到她家騷擾,段向他們講真相,向政府遞送了一封怎樣做好人的信,卻被鄉長張國忠、派出所的遲建學告到左旗公安局,臘月十一日晚由左旗公安國保大隊長圖布新等人把段學琴綁架到左旗拘留所,由於絕食抗議身體虛弱,保外就醫。派出所的賈偉英勒索1500元說交公安局,在拘留所出來時一個姓鄭的又向其丈夫勒索了一百元飯費(因絕食並沒有吃飯)。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段學琴和她丈夫出門賣菜,又被遲建學領著公安局的劉志軍、白秀珍還有赤峰的警察把她家給翻了個底兒朝天,把大法的書全部掠走。十五歲的女兒因說法輪大法好,大法治好了我媽的病,被遲建學打了一個大耳光。第三天晚賣菜剛到家,就被遲建學、劉志軍、白秀珍等人將段和其女兒綁架,女兒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段學琴被非法勞教三年,送往興安盟圖牧吉勞教女隊,強迫勞動不讓學法煉功,結果造成胃穿孔,治療無效才將她送回家。那時人已被迫害的連家人和鄰居都認不出她。回家後又學法煉功身體恢復了正常。這以後鄉政府和派出所沒日沒夜的到她家騷擾。

二零零二年九月,段學琴去護理大姑娘月子,惡警又把她家鬧得雞犬不寧,將她丈夫綁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兩天,將她二女兒用槍逼著連嚇帶罵,嚇出了心臟病。把她從大女兒家綁架回來監控起來。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四日,齊柏林等又突然闖進她家,說叫她去「學習」,她不配合,正念走脫。深夜十二點又來了二十幾人房前屋後包圍翻了個遍,各個親戚家全翻遍,七十多歲的兩位老人嚇得心跳不安。沒抓到她就把他兒子綁架到派出所,齊柏林一夥打了她兒子二十幾個耳光,硬逼他寫不煉功的保證書。臘月二十七,段回到家,由於丈夫承受不住這巨大壓力硬把她攆出家門,段學琴成了孤獨無助的乞丐。

二零零三年一月初七,段學琴乞討到了赤峰,十一日中午被市國安大隊的一夥惡警綁架,被四、五個惡警猛打頭部面部,並把周彩霞和鄭蘭鳳(都已被迫害致死)、田素芳、段學琴四人倆倆銬一塊拉到市看守所,叫說出是哪裏人,因不說就將她胳膊斜著背銬,右肩被掰壞,左腿打壞。她絕食反迫害,在絕食中每天都是七八個犯人抬出去抓住撬嘴,把牙齒撬成鋸齒形,一個姓江的惡警給她灌了半袋鹽面,之後胃部沉悶咳嗽吐血。一次灌食抬回來後犯人將她扔到床上,摔得腿象骨頭扎出來一樣極其疼痛。十八天後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通知家人將她接回家。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一個月後,段學琴身體還沒恢復,又被赤峰市布仁一夥惡警綁架到紅山區看守所迫害,在路上一路吐血。關進了看守所後,女惡警鄧麗豔指使兩個男犯抓住就給她灌食,第二天鄧用開電門的鑰匙頂著段的頭部問吃不吃飯,不吃拿來電棍就電,隨後又送到醫院插管,一次次的插,一次次的吐血,吐得死去活來,每次都吐二、三斤。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惡警們把她長期銬在死人床上,兩胳膊肌肉萎縮,成了植物人,銬子不給開,小便不讓尿(尿便器被犯人王曉丹和劉淑傑拿到放風場),王曉丹、劉淑傑和一個姓陳的罵她,王曉丹往她臉上吐吐沫,專砸銬著的胳膊,劉淑傑將她的被子掀開使她一絲不掛來羞辱她,照她的前胸狠砸;一個姓向的惡警還說罵得好,罵就罵她師父。劉、王二犯在惡警的慫恿下更加猖狂,每天都是這樣,他們甚至不許段學琴睜眼,說睜眼害怕,段學琴一睜眼,二犯就打她,因十字架銬在床上動不了,又不讓睜眼,流的眼淚和口水把眼和嘴全都封住了。要大便時找鄧麗豔,她也不管。半個月後才把銬子打開,又把兩隻手朝後背銬上。

由於長時間銬著,段學琴的整個身體都僵硬了。鄧麗豔吩咐劉、王二犯帶她上廁所,王犯用手指尖摳她的肉,算是扶她走。因長時間不讓動,大便根本便不出,又蹲不下,只好跪著便,有時沒等便出就又被王犯拖回去。當時段學琴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等惡警們把她送到醫院一檢查是胃出血,他們又想向家人勒索3000元錢,因家裏沒錢接人,他們怕出人命才把段送回家。

二零零三年~二零零五年之間,左旗610的惡徒張榮山和傅秀雲夥同鄉政府及村裏的惡人對段學琴的騷擾一直沒斷過。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段學琴的公公去世,正要下葬,段學琴又被左旗派出所和公安局的惡人綁架到大板看守所,被那裏的男女惡警拳打腳踢。赤峰市看守所的王海申和惡警鄧麗豔把段學琴押送到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段學琴開始絕食抗議,受到那裏的毒販們的嘲笑和謾罵,受那裏的邪悟者的謊言欺騙。赤峰的朱鳳文和劉剛倆惡警專門轉化學員,他們不讓段學琴睡覺,連續攻擊,用偽善與謊言欺騙。段學琴被迫害的腦袋像大筐扣住一樣又疼痛難忍,不能入睡,精神與肉體遭到了嚴重的折磨,整天在生不如死中煎熬。

據悉段學琴被送入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時,是被抬著進去的,段學琴一直講法輪功真相,被包夾關住門毒打,外面的人都聽見段學琴的哭喊聲。段學琴因不喊報告詞,不穿囚衣,而被剝奪家人的探視權利。有人問段學琴如何變成這個樣子了,段學琴說自己遭受的迫害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巴林右旗公安局:
局長包鋼 13804761161(他說退休了)
副局長李學臣 13847657688
國保大隊 4766290206
大隊長天倉 13947647266
副隊長海青 13804762604 國保大隊 王×× 15934960006 巴林右旗公安局:
指揮中心主任黎宇坤 13804762624
法制室主任畢力格巴特爾 13947650628
政法委副書記,維穩辦主任,市法學會副會長姜海 18604760036

巴林右旗看守所 4766221254
教導員要寶力格 13804764538
副所長丁璽民 13948368622
17614768392

赤峰市巴林右旗檢察院:
院長王曉文 0476-6216566
公訴人陳思琴 18547628016

赤峰市巴林右旗法院:
院長康愛軍 13304769987
副院長王學峰 0476-6216505
副院長烏雲畢力格 0476-6216509
刑庭庭長蘇玉學 1380476451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