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修煉路 在百名軍官前煉功講九評(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人立於天地之間如白駒過隙,在轉瞬即逝的人生裏,我們可曾思考過自己為何來到這裏?

還是八、九歲的年紀,陳憲琦常會在夜深人靜時獨自想著,為甚麼我會來到人間?宇宙外頭是甚麼樣?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神?這些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在心頭不斷堆積、縈繞,他到圖書館翻看武俠小說、借閱氣功書,甚至查找許多史前文明、特異功能的資料,也難以解惑。

陳憲琦用親身經歷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好
陳憲琦用親身經歷告訴大家法輪大法

「一九九九年,我小學剛畢業,當時坊間流行氣功熱,我本來想學太極,後來看到報紙上登有法輪功的廣告,心頭一亮,便拉著媽媽說我想學,媽媽第一時間拒絕了我。過了一陣子,鄰居家拉起了『法輪功免費義務教功』的橫幅,我再次喜出望外,央求媽媽讓我去學。媽媽無奈下說:你先去擲杯問問家裏的神明吧!」

連續三次都是聖杯,神明同意了,媽媽傻眼了,憲琦興高采烈跟著鄰居學煉五套功法。「除了煉功,鄰居也借給我整套講法錄音帶。我一邊寫功課一邊聽,第一輪聽下來,聽不習慣,第二輪聽下來,還是不懂,等到第三輪聽完,剎那間我明白了,原來這就是修煉!當時那種恍然大悟的亮堂心境,現在想起來還是很震撼!」

「我知道除了《轉法輪》,還有各地講法,我拜託鄰居再借我其他書籍。記得讀到《美國法會講法》時,師父博大精深的法理全面更新我的宇宙觀、世界觀,我的智慧開、開、開,最後整個大腦好像要炸掉了!我心想,天啊,這個宇宙也太大了!可是都已經講到這麼大了,回頭一看還只是個宇宙塵埃。等看到下一本講法,師父講得更深更大了,當時大腦真覺得承受不住,只能先休息幾個小時再繼續讀。」

學法的過程仿若脫胎換骨,難以言喻的幸福感漲滿心胸。「我感到太榮幸了,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緣份可以得法。師父在法中告訴我:『你幾百年得不到一個人體,上千年得到一個人體,得到一個人體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個石頭萬年不出,那個石頭不粉碎了,不風化了,你是永遠出不來,得個人體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夠得大法,這個人簡直太幸運了。』[1]我當時真心覺得自己是全宇宙最幸福的生命!」

儘管當時年紀小,憲琦在修煉上也不馬虎。「國中三年來,常在清晨五點到家附近的煉功點煉功,煉完後精神百倍地去上學。放學一下課,也會去學法點和同修一起學法交流。」沐浴在大法的環境,憲琦將「真、善、忍」的精神實踐在日常生活裏,課業成績從不耽誤,總保持班上前四名。

純淨的心態、紮實的學法,為憲琦打下深厚的修煉基礎。然而,考上台北第二志願師大附中後,在臥虎藏龍、人才輩出的環境裏,努力學習的他成績反而一落千丈。他每天花上大量時間念書解題,仍時刻處於書讀不好的挫敗情緒中。最後,憲琦以吊車尾的分數勉強考上苗栗聯合大學。

「上大學後,我忙著社團活動,忙著交女朋友,每天生活都很忙碌。可是,一天兩天不學法,我還會心生警惕,幾個星期、幾個月不學法,我距離實修有了很大差距,漸漸的半年一年過去後,我脫離大法已經很久很遠了。我內心深處在吶喊大法好,書也在旁邊,我卻拿不起來,翻都不想去翻。我很痛苦,也很麻痺,知道不能錯過,可是舉步維艱,那時我真切感受到自己失去了珍貴的至寶!」

迷途知返 判若兩人

二零一一年,就讀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土木防災所碩士班的憲琦,身體變得異常虛弱,在靠雞湯雞精滋補後,仍在夏天穿著羽絨外套,桌上擺上四、五罐藥瓶,教授甚至開玩笑問他是不是賣藥的。憲琦心想,為何自己人高馬大,卻比女同學還要不堪一擊?

某天清晨,憲琦異常早起,此時國中端坐煉功的畫面閃現腦海,他心思一動:「不然我來煉第五套功法吧!」從半小時到一小時,從靜功到動功,從單盤到雙盤,僅僅兩個星期的時間,憲琦脫胎換骨,好像換了一個人。「那時候流行性感冒很嚴重,全實驗室的人都淪陷了,只有我依舊神采奕奕。大家都問我身體怎麼一下子判若兩人?於是,我開始逢人就說法輪大法好,還帶著同學、學妹、學弟們早上一起到校園煉功。」

「我還重新回到國中時住家附近的煉功點。清晨四點半我就到了,曾經熟悉的阿姨還在那裏,她問我的名字,我說阿姨你忘記我了嗎?我是憲琦!阿姨看看我,想了起來。蹉跎近十年,這次我真正走回來了!」

人生能有幾個十年?!這一次,憲琦決定把握分分秒秒,勇猛精進、迎頭趕上,不再虛度自己的人生。

守住善念 傳播真善忍

同年九月,憲琦入伍當兵,回想軍中十一個月來的經歷,憲琦驚呼:「一切都是師父最好的安排!」

「軍中直屬學長在我進去後百般刁難,不時找麻煩,直到要退伍前,我都一直被他欺負,但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從沒有對他不好。我在軍中的工作包括挖水溝、鋸樹、搬樹木等許多粗活,好幾次那位學長都把工作丟給我們,早上自顧自地睡覺或偽造文書放黑假,許多同梯義憤填膺、吵著要舉報他。雖然我表面反對,但內心也開始不平衡了。」

「有一天晚上入睡前,他還繼續講著電話發出很大聲響,那時疲憊、煩悶、委屈,他欺負我的表情、話語,所有思想中不好的念頭一擁而上!當下簡直要崩潰了,可以說那是我當兵以來最憤怒的一次!就在即將失控的那一剎那,我想到了師父。我問自己,我能不能真正做到信師信法?當兵這段時間,從頭到尾都是他對我不好,我沒有對他不好,但我能不能百分之百相信師父所說,修煉人遇到矛盾都是自己的不對?修煉人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

「當我想著師父的法,我開始流淚,我告訴自己,不論誰是誰非,都必須信師信法向內找。我發現原來內心存有很多對他的怨恨、妒嫉,可是我是修煉人,必須放下人心,為他著想。也許他家裏發生甚麼事讓他很緊張,我為甚麼就不能替他想呢?當這念頭一出時,明顯感受到善的力量包圍著我,如此巨大,包容一切,將原有的憤怒消融的無影無蹤。」

尾牙活動 演示法輪功

年末尾牙活動上,士兵需要提供節目表演,同梯知道憲琦在修煉法輪功,便提出表演功法的建議,他一聽喜出望外。當時有七個人要針對這個提議來投票,三個人贊成,三個人反對,最後剩下學長這關鍵的一票。

「直屬學長一直對我有偏見,我心中暗道不妙,沒想到學長竟然投下贊成票!最後我們在尾牙活動近三百人的舞台上演示五套功法,當煉功音樂中師父洪亮的聲音在全場迴盪,我內心激動不已,眼淚快掉了下來。事後陸陸續續有好多長官問我法輪功是甚麼,有的也想來學,洪法效果超出我的想像!而那位學長事後告訴我,他放假回家在景點看到法輪功學員,覺得他們好善良,太了不起了。看到學長對法輪功的態度由反對到正面支持,我感慨不已,如果自己做不好,沒能守住善念,學長怎能投下最關鍵的一票呢?」

有了這次成功的經驗,憲琦在退伍前參加了部隊的演講比賽,他以大紀元報紙頭版作為簡報,反覆熟讀《九評共產黨》一書,將中共「邪、騙、煽、痞、間、搶、鬥、滅、控」的九大基因,以及如何迫害污衊法輪功、如何全面滲透國家的真相娓娓道來,台下近百名長官聽得津津有味。最後,長官表示:「我們圖書室也應該有幾本《九評》才對!」

二零一二年八月,憲琦在退伍隔天至海外最大中文媒體《大紀元》擔任業務工作至今,他希望能透過媒體的力量,快速大面積傳遞真相,並將人性的善良和美好、中華五千年的正統文化與道德,傳遍全世界。

曾經蹉跎,曾經失落,直到踏實走回返本歸真的路上,憲琦深刻感受師父對弟子無盡的慈悲與保護。他真誠表示:「我希望每個人都能靜下心來看看《轉法輪》這本書,當你放下觀念去了解,你會發現這就是每個人生生世世的等待和歸屬!」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