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化險為夷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在一九九九年三月, 我突然生病了,檢查說是食道癌,這種病是無法醫治的。我只好把它藏在心裏,回家也沒敢給妻子說實話。

一天我和妻子在蒜苗地扯草,一個相識的人路過,向我介紹法輪功。我聽了很心動,他問我想不想煉,我說想。他就叫我去他家,給我放了師父的講法錄像帶和教功帶,我心裏非常高興,請了一本《轉法輪》,心花怒放的回家了。我心想反正已經得絕症了,那就好好看書吧。我就每天看《轉法輪》。

到第三天下午,我正在看書,感到小腹部位有東西像推磨一樣在轉,感覺很舒服。一個星期後,食道癌症狀消失了,不到一個月,風濕關節炎、腰椎間盤突出、胃病、貧血及其它很多症狀都消失了。我很興奮,感到有了希望,有起死回生的感覺,心裏不知有多高興,真是無法形容。

在修煉過程中,我曾多次發生了危險的事,但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都有驚無險。

有一次,我在鐵路橋上看工人施工,突然聽到遠處傳來火車的鳴笛聲,並看見鐵路上有很多從火車上扔下的髒東西,就想我得離開這裏。我剛跑到橋頭,忽然人沒了感覺,醒來發現我被火車撞飛在三米多遠的地方,趴在那裏。施工的人嚇得不敢過來看。我意識到自己被火車撞了,心說:沒事,煉功人沒有事。我從地上爬起來,看見火車遠遠的停下。我看傷口,血糊糊的,也不流血。兩個鐵路警察不知甚麼時候站在我身邊,問我有沒有事。我說沒事。他們非要我去鐵路醫院上藥。我想清洗一下傷口上的灰塵,就去了。醫生說要打破傷風針。我說:不用,給我敷塊紗布就行。醫生說:那麼嚴重,行嗎?我說:沒事,我是煉法輪功的。醫生怕擔責任,叫我簽字,我簽完字就走了。回到工地已快收工了,我告訴他們我被火車撞了。他們說我吹牛,說被火車撞了哪能還活著?我給他們看了傷口,他們才信了,開玩笑說:你好硬啦,敢和火車撞。我說:不是我硬,是我煉法輪功了,有師父保護。

還有一次,我在馬路上指揮沙車下沙子,感覺誰拍了我一下,以為誰和我開玩笑,也就沒在意。一會兒一個小伙子叫我賠他摩托車。沙車走後我問他是怎麼回事,他說:你站在路中間把車給我撞爛了。我才回過神來:原來剛才是摩托車撞了我,但我卻不知道。他的車確實被撞破碎了。他不依不饒的說:你賠不賠,不賠我報警了。我說:你撞了我,我不會賴你,交警來了你可就慘了,你想私了都不行了。他一聽就沒報警,也不提賠償的事了。我又對他說:小伙子,你今天要撞上別人可就慘了。你知道我是甚麼人嗎?我是煉法輪功的,學「真善忍」的,是李洪志師父教我們做好人的。我要不學法輪功今天我不會放過你的。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善良的,是為別人做好事。你今天遇上大法弟子算運氣。以後要多注意安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又問他: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天要滅中共了,你小時候戴過紅領巾表過態,把它退了,免得天滅中共的時候當殉葬品。退了以後出門平平安安的。他同意退出了中共的組織。他叫來堂哥幫他拖車。我又給他堂哥講了真相,他堂哥明白了真相並認同大法。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師父一次次保護了我。師父的慈悲,師父的偉大,弟子用盡人間語言也無法形容。我們一定聽師尊的話,做好師父交代的三件事,讓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走正走好今後的路,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