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學員紀念4﹒25和平上訪20週年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舉辦活動,紀念「四﹒二五」法輪功學員北京和平上訪二十週年。

二十年前,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中國北京,一場震驚中外的和平上訪,讓國際社會意外的看到了一個善良平和的群體。在中南海國務院信訪局附近,府右街、文津街旁,一萬多民眾排起了長長的隊列,秩序井然、安靜祥和。他們來自北京、天津、河北、東北等地,此行要求當局釋放被抓捕的四十五名天津法輪功學員,及合法的煉功環境。四﹒二五上訪是法輪功學員在中共迫害升級的情況下,為阻止全面迫害的發生,所採取的一次合法的反迫害努力。事件和平落幕,贏得國際社會的一致讚譽。

然而,中共江澤民一夥卻把事件構陷成「圍攻中南海」。三個月後,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殘酷的迫害持續至今。二十年來在巨難中,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秉持「四﹒二五」精神,一如既往地向各界廣傳真相,今天,越來越多的世人站出來反對這場迫害,法輪功在和平反迫害中也傳遍五洲四海。

圖1~2: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新加坡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二十週年。圖為學員們正在演示功法。
圖1~2: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新加坡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二十週年。圖為學員們正在演示功法。

遊客:四﹒二五精神應被發揚光大

當天途經芳林公園的各國遊客和在新加坡工作生活的民眾,有的停下腳步與法輪功學員攀談,有的駐足觀看展板,也有的錄影拍照留念。不少人因初次聽聞法輪功真相,希望了解更多資訊。

圖3~5:人們停下腳步與法輪功學員攀談,有的駐足觀看展板,也有的錄影拍照留念。
圖3~5:人們停下腳步與法輪功學員攀談,有的駐足觀看展板,也有的錄影拍照留念。

來自澳洲的英語文學教師吉米(Jimmy)到新加坡旅遊,恰巧路過活動現場,便駐足拍照。他表示自己早就知道中共踐踏人權,強摘死囚器官,但這是他首次聽聞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他對著印有「法輪大法」的展板拍照,想要回去上網搜索相關信息。有學員遞給他真相資料,他接受後表示,自己強烈反對中共迫害人權,他了解六四天安門武力鎮壓學生的事件。他也反對中共封鎖網絡,他認為人人都應有知情權、言論自由及信仰自由。

他說:「人不應該因自己的信仰遭到迫害。」他憎惡中共陷百姓於恐懼之中,因此此次六個月的亞洲之行,他沒有選擇去中國大陸,而是到了台灣和香港。他感到,如果更多中國人能覺醒,站出來反對強權統治,形成多數,中共就有可能解體,暴政就會終結。因此,他認為法輪功學員在「四﹒二五」事件中所展現的精神是應被發揚光大的。

在新加坡工作了三年的印度籍銷售經理阿希什(Ashish)表示反對中共強摘器官。他接過了真相資料後說,會好好閱讀,因為他想了解更多。

許多路人驚訝於在新加坡這個禁止遊行抗議的社會,法輪功學員竟然能合法集會,舉行揭露中共暴行的紀念活動。意外之餘,他們都表示想要更多的了解法輪功真相。

來自中國西北的李先生說,自己的太太就煉法輪功,開始的時候他反對,看到太太的身體越煉越好,他轉而支持。看到學員們祥和的煉功場面,他表示,如果在中國也能這樣公開出來集體煉功就好了。

一對來自拉脫維亞的年輕夫婦也停下腳步,觀看煉功場面,並與學員攀談。

看到平靜的煉功人群,他們詢問中共為何要鎮壓這樣的修煉人。學員告訴他們:「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同時祛病健身,功效顯著,傳播迅速,在迫害發生前已經吸引了七千萬到一億中國民眾修煉,這使得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心生妒嫉和恐慌。」夫婦二人表示,他們年幼時經歷過共產時代,共產黨宣揚無神論,他們對那種壓抑氛圍仍有印象。女士談到,她的父親曾是共產黨員,但在家裏仍會談論對神的信仰,所幸拉脫維亞終於擺脫了共產陰影,人民獲得了信仰和言論的自由。

這對夫婦第一次聽聞法輪功,愉快地接受了真相資料。他們還詢問了煉功的一些具體問題,並說回去後會做進一步了解。

親歷四﹒二五 平靜中見坦蕩

今年八十歲的孫先生是四﹒二五事件的親歷者。回憶當年上訪的歷史畫面,他內心感受最深的是平靜與坦蕩。作為一位老北京,無數次見識了中共整人運動的恐怖,可那次的上訪他心裏卻很踏實,很坦然。他說:「二十年前我六十歲,修煉法輪功已經五年了。我是在一九九四年去天津聽師父傳功講法班得法的。早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我就開始練氣功,可是一直不滿意,一個深深的感覺就是那些功法都太小,就一直在找。直到有緣得大法,如獲至寶,再也不找了,心裏明白這就是我要找的。」

「通過學法煉功,不斷提高心性,我的身心很快發生了巨變。此前我的身體狀況是很糟的,如果不得法我可能早就不在世了,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煉功前,五十多歲的我低著頭弓著腰,像六十多歲的人,人家都叫我老孫頭。煉功後身輕體健,腰板也直起來了,腿腳也靈活了,吃得香睡得好,看人看事的心態都變了。」「每當聽到或看到誰病了住院了,誰得癌症了走了,自己心裏總有一番滋味,一方面感嘆人生之艱辛,另一方面又感到自己修煉大法簡直太幸運了。修煉大法使我放下了這些煩惱,生老病死也自然置之度外。」

當年天津警察無理抓捕法輪功學員的事件發生後,「我們是在四月二十四日聽說的,當時北京煉功的人也多,大家都在互相傳,很快就傳開了,去不去是自己決定的。我沒有想那麼多,就是一個目的去的,希望被抓的學員能儘快放出來。」「第二天一早去了很多人,我自己感覺有好幾萬人,人多但是不亂,很有秩序,氣氛很祥和。」「有人自動拿著垃圾袋收垃圾,大法弟子誰都不會往地上扔東西。法輪功講修心性,每個人都感覺自己是大法弟子的一員,也要做好。」「那天連警察都很少,有幾個警察遠遠地在抽煙、聊天。」

孫先生說:「就是感覺自己做的堂堂正正,問心無愧,也沒有傷害任何人,因此沒有甚麼想法,也沒有任何害怕,就是很坦蕩,很平靜。」「我們從早晨八、九點鐘,一直站到大約晚上九點多,聽說天津放人了,大家就自動從四面八方散去了,很快人就沒了。雖然站了一整天,也不感覺累,我自己就慢慢往家走。」

在隨後中共對法輪功的全面打壓中,孫先生也經歷過被非法關押迫害,二十年來歷經風雨,他說:「一路走來完全靠大法在支撐著。我能夠健康長壽都是大法的恩德。每每從書架上拿起大法書,越看越愛看,都不捨得往回放,師父的法講得太好了,句句是真理。真希望更多的人能明真相,也能受益。」

四﹒二五時,新加坡學員齊心講真相

法輪功學員高女士在中國大陸開始學煉法輪功,已經修煉二十五年了。當年「四﹒二五」發生時,她正在新加坡進修。她記得,事件的第二天,新加坡學員自發前往《聯合早報》和《海峽時報》向編輯記者們講清法輪功真相。其後,學員們多次前往中國駐新加坡大使館澄清事實,並致信中共領導人、中共駐新大使等官員說明法輪功有百利而無一害。與此同時,也有學員主動向新加坡政府部門反映真實情況。

她說:「(四﹒二五)那天傍晚我們在一個公園集體煉功,是個星期天,有同修告訴我們,北京、天津的學員去中南海附近的信訪局反映情況,因為有學員被抓了。」「身在國外,我們很擔心國內學員的安危,我們也知道中共迫害人的手段。」「當晚回到家看電視,就覺得很震驚,全世界都在關注,還有,這麼多人去和平上訪,這在中國社會是非常、非常罕見的,尤其在『六四』以後,很多中國人都是明哲保身的心態。」

面對突如其來的事態,新加坡的同修們開始自發地向外界講真相,「全世界都在報導北京法輪功的事情。那麼我們很多人就自動自發地去了本地的華文報社、英文報社,要求見他們的編輯,因為我們是這裏的法輪功學員,針對此事想反映情況。我們除了上門約談,也投稿給報社,介紹法輪功是祛病健身、淨化心靈的功法。我們的努力起到了一定效果,不少編輯和我們談話時都點頭稱是,報社也刊發了一些學員投稿。」

當時法輪功學員們也不約而同地去了中國大使館澄清事實。學員們善意的溝通和樸實的話語收到了很好的效果。高女士說:「我們也去過中共駐新加坡的大使館,不同的學員自發、分頭去過很多次。就是在靠近門口有個小廳,裏面會有接待人員出來跟我們談。一般是同一個煉功點的一組學員,或者住的靠近的,大家三五成群地去,到了大使館才看到:你也來了,我也來了,他也來了,很感人的!其中有來自北京的、河南的、山東的,在這邊工作、上學的,當然也有很多本地的新加坡學員,也有馬來西亞學員。接待我們的使館官員大多願意傾聽,我們的現身說法是很有作用的。後來在迫害發生以後,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大使館舉辦攻擊法輪功的邪惡展覽,我們很多學員當場站出來說,這個展覽是污衊誹謗。當時有一名使館的工作人員,他以前曾經接待過我們,他的目光中流露出欽佩和讚許,這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當時大家沒有想到中共會發動鎮壓,而且迫害會那樣慘烈,持續了這麼長時間。而法輪功學員一直不放棄信仰,堅守正念,直到現在,海內海外齊心協力。法輪功在反迫害的同時,在世界各國蓬勃發展,這是人類歷史上非常罕見的現象,可以說帶動了中國民眾和全人類道德良知的覺醒。回顧這二十年的歷程,真的令人感慨,二十年對一個人來說,是很長的一段時間。這二十年的歷史也記載了是非善惡的一切。又逢『四﹒二五』,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地舉行紀念活動,不同種族的上億的修煉人,在世間堅守和實踐著信仰,這真的應當引起人們的關注和思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