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母親一起走上返本歸真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在這裏,我寫寫我與母親的因緣關係,由惡緣到善緣的故事吧。

四十二年前,我出生在東北的農村,那時農村還很窮,我出生前,母親要做小被子,她到供銷社(商店)買布料,恰巧櫃台上有一塊布料,也沒人來拿,於是母親就拿回家了。到我幾個月大的時候,母親給我做衣服,去買布料,櫃台上又有一塊布料在那放著,母親想這個孩子真有來頭。是誰在給她買好布料放那的?

雖然那樣,母親由於重男輕女,對我沒有絲毫的愛,一不順心就拿我發脾氣,張口就罵,舉手就打,無緣無故的找茬。對打罵和屈辱,我產生了逆反心理。母親吩咐我幹啥,我都不順從,讓我幹東,我幹西,就是不聽她的。母親的衣服在盆裏泡著,我拿出來扔一邊不洗,洗自己的,母女的感情達到了冤家的程度。出嫁後,更是自己顧自己。

九九年春天,我偶然得到《轉法輪》這本寶書。我一口氣看完這本《轉法輪》,一個新的世界展現在我的眼前。師父讓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我想:我是好人嗎?對母親的怨恨,就是不孝。我既然走入修煉,就得按法的標準做,首先得重心性。師父說:「心性是甚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1]

這些法理讓我明白了,如何做好人,如何做修煉的人。我徹底改變對母親的逆反與反抗,開始對母親關心、體貼。家裏做好吃的,總是給母親留點,讓母親吃。母親家裏有活,就搶著幹,剛開始母親有點不適,時間長了,母親看出我是真心的。大法改變了我,母親心裏的疙瘩解開了。我們母女都沐浴在法光裏。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開始打壓、抹黑法輪大法,大法弟子經受了史無前例的迫害。那時對於剛得法半年的我,母親天天提心吊膽,擔心女兒被抓。那是二零零二年,我因散發資料,被惡意舉報,綁架到拘留所,母親拖著病重的身體去看我。當時那些邪惡正在打我,看到家人來了,他們停住手,我怕母親看到難過,趕緊整理了衣服和蓬亂的頭髮,看見母親時,並說:「媽,我沒事。」母親眼含著淚走了。

後來我逃出拘留所,坐火車到黑龍江兆安,由兆安到北京,後又到河北平谷表姐家。一路下來,身上已分文全無,表姐給我找了一家服裝廠幹活。我還沒安定下來,610就找到我娘家去了,讓家人把我找回來。母親擔心我的安危,讓我小姨帶她去河北平谷找我。母親是為我不落入虎口,塞給我三百塊錢,說:「你快走吧,這裏不安全。」這樣我又坐火車去了另個城市,流離失所,打工賺錢。

母親回來的路上,哭的像個淚人似的。回到家,母親嚎啕大哭,又聽小姨說:在火車上看到一個手和頭都包裹紗布的人,母親精神崩潰了。她說:「我女兒死了,是他們給打死的。」母親悲痛欲絕。

有一天母親在院子裏擺了一張桌子,點了一炷香,求大法師父,說:「大師,我的孩子要是還活著,我也煉這個功!」三天後,我給母親打了電話,報個平安。母親又驚又喜,連連說:「謝謝大師!謝謝大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從此母親也看了《轉法輪》了,功還沒煉,一身的病都好了,也能上地幹活了。母親除了忙活,就是聽法,按真、善、忍做好人。

那段心酸的歷史已過去,母親依然支持著我,不用太多的語言,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是鼓勵,我們母女的緣份是聖緣。我們一起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