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上海市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綜合報導)據明慧網報導統計,二零一八年,上海市有數十位法輪功學員遭騷擾,至少70人遭綁架,多人已被非法批捕或非法庭審、誣判;13人遭批捕,17人遭非法庭審,20人遭枉法誣判,其中已有多人被劫持入獄,二零一八年曝光有兩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上海各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酷刑洗腦、強制「轉化」的迫害仍在持續。

圖:2018年上海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圖:2018年上海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一、2018年上海市眾多法輪功學員遭騷擾、監控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二零一八年上海市遭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朱康、王霆、陳華、黃琴秀、王志亮、顧越玲、王玉榕、虹口區一法輪功學員、王可慧、王建新、李福菊、寶山區二老年學員、一法輪功學員、王美華、閔行七寶區法輪功學員、賀品琴、潘金娣、陳雲娣、黃琴秀、田輝、王秀森、徐慧妮、馮興雷、寶山區兩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徐匯區一法輪功學員、閔行區法輪功學員、浦東地區法輪功學員戎美英。

二、2018年至少70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住地 人名 作惡單位
上海市4人:袁小惠 當地610
(河北籍)劉建民 待查
(黑龍江籍)楊春梅 待查
(吉林籍)周勁松 待查
浦西1人:袁建英 待查
金山區1人:徐長青 金山區警察
松江區1人:姚菊英 金山區警察
黃浦區1人:黎舒琴 黃浦區警察
青浦區1人:劉春豔 青浦區警察
奉賢區2人:莫世婉 奉賢區警察
黃建 奉賢區警察
長寧區2人:曹洪如 長寧分局警察
(天津籍)勾新剛 長寧分局警察
嘉定區3人:周美娟 嘉定區安亭派出所
李彩俠 嘉定區警察
常春茹 嘉定區警察、居委
虹口區4人:劉芬娣 浦東警察
宮玉梅 浦東警察
張潤民 楊浦分局警察
劉彩凡 虹口區國保
楊浦區4人:吳扣娣 楊浦五角場鎮派出所
叢培喜 楊浦五角場鎮派出所
華麗萍 浦東警察
朱雲香 虹口分局、提籃橋派出所
閔行區6人:朱麗華 浦東路派出所
徐文欣 奉賢區警察
王健 奉賢區警察
王燁 徐匯區長橋派出所警察
(牡丹江籍)董雲芬 閔行、奉賢警察
鄧成聯 閔行分局和虹橋派出所
普陀區6人:吳煜琴 普陀區國保、宜川路派出所
盧秀麗 普陀區610
陳雪豔 普陀區長壽路派出所
何麗娟 普陀區長壽路派出所
藺翠霞 普陀區長壽路派出所
王月 長寧區國保
徐匯區7人:陳平 閔行國保
張懿 閔行國保
李紅 徐匯區國保、湖南路派出所
戎美英 閔行國保
徐建鑫 徐匯區長橋派出所
湯為民 徐匯區國保
賀寅生 徐匯區長橋派出所警察
寶山區7人:蔣林英 江蘇省常州市鐵路公安局
程穎 寶山顧村派出所
徐仕偵 寶山顧村派出所
柯玉娥 寶山顧村派出所
張建芳 寶山顧村派出所
陳姓夫妻 寶山顧村派出所
靜安區8人:裴珊珍 黃浦區警察
蔣培珠 靜安區警察
湯阿姨 靜安區警察
李恆珍 靜安區警察
施惠媛 靜安區警察
徐文飛 靜安區警察
(湖南籍)張亞林 靜安區國保
吳玫 靜安區警察
浦東區12人:李福菊 浦興路派出所、金橋保安
闞朝華 浦興路派出所、金橋保安
曹蘭芳 浦東川沙派出所
吳新度 浦東新區警察
曹玲妹 浦東新區警察
蔣鳳群 浦東新區警察
周賢文 浦東六里派出所
王美玲 奉賢區警察
徐長慶 金山區國保、朱涇派出所
黃曉芹 待查
徐磊 奉賢區警察
周倩 浦東新區國保

典型案例:

◎盧秀麗十二次被綁架、六次被關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八年的十月底或十一月初(即在「上海進博會」之前),上海市普陀區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盧秀麗再次被當地「六一零」人員劫持到普陀區精神病防治院迫害至今。

盧秀麗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大法後,癌症不治自癒。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多次遭到綁架、關押,並多次被強行關入精神病院遭藥物迫害:

二零零二年,盧秀麗因在地鐵裏散發真相傳單,被綁架到青浦洗腦班。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底,盧秀麗在講真相時遭人惡告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半至二零零五年五月。

二零零五年九月八日,盧秀在菜場講真相遭人惡告被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兩年,因身體原因勞教所拒收,她在普陀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兩個月。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盧秀麗被劫入上海市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盧秀麗在講真相時被綁架,後被劫持至上海普陀區精神病中心,遭神經藥物迫害整整十一個月,至二零零八年十月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剛回家四個月的盧秀麗又被普陀區「六一零」人員綁架,再次被關入精神病院,被迫吃破壞神經藥物。

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盧秀麗被普陀區「六一零」人員、國保警察綁架,又一次被關入精神病院,被迫吃有害藥物。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盧秀麗又被普陀區「六一零」人員綁架到精神病院,被迫吃破壞神經藥物。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盧秀麗被便衣劫持到徐匯公安局,第二天遭甘泉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盧秀麗再次被綁架到上海普陀區精神病防治院六樓,每天被強制灌藥。

二零一三年十月九日下午,六十五歲的盧秀麗遭甘泉派出所警察綁架,十月十日晚被放回家,期間警察奪走盧秀麗家的鑰匙,上門非法抄家,搶去私人物品及近千元現金。

◎歷經十多年牢獄酷刑,古稀老人又被綁架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上海市靜安區七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裴珊珍再次被黃浦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黃浦區看守所。

裴珊珍生於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原向群中學退休教師。裴珊珍曾經多種疾病纏身,求醫成效甚微。一九九五年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年後,多種病痛神奇的消失了,自此沒有花過國家一分錢醫藥費。

中共發動對法輪大法迫害後,裴珊珍多次遭綁架,歷經十幾年牢獄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三月,裴珊珍因借了一盤李洪志師父講法錄音帶給有緣人,被四個男警從家裏綁架至靜安看守所,她被毛巾勒、被銬在鐵柵欄上,她幾次險些背過氣去。裴珊珍絕食抗議,遭野蠻灌食,灌食者掐傷她的兩頰,擦傷鼻腔和喉管,使她吐血不止,身體嚴重虛弱和脫形。後裴珊珍被劫往上海女子勞教所迫害兩年。

二零零五年三月,裴珊珍被上海市靜安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上海女子監獄殘酷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裴珊珍以信的方式向鄰居們介紹大法的真相,再次被綁架、抄家,後被靜安法院誣判四年六個月,在上海松江女子監獄受到殘酷的酷刑迫害,出獄時被迫害的已幾近殘廢。

裴珊珍女士遭受共計十多年的牢獄生活,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又被綁架,已被非法批捕。

◎長期遭精神病院迫害 湯為民又被關洗腦班

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上海徐匯區法輪功學員湯為民被破門而入的徐匯區國保綁架,非法關押在徐匯區看守所。十月十日,湯為民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

凌雲新村居委人員說,湯為民被政府安排在一個「很安全、很安靜的地方」, 「給她吃藥休養」,家人聽後不禁毛骨悚然。

湯為民,女,五十歲,已故上海國畫院副院長湯增桐之女,被迫害前在上海話劇中心工作。中共迫害法輪大法後,湯為民堅定法輪功的信仰,被多次送洗腦班迫害。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遭到酷刑折磨,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湯為民被非法拘留在長寧區看守所三十天。拘留結束後,警察在沒有任何依據的情況下,將她關入精神病院。

住院期間,湯為民每天被三次強行灌藥,持續一週,導致牙齒鬆動,出現幻聽現象。對身體的摧殘也十分嚴重。湯為民本來身形嬌小清瘦,滿頭烏髮。後來,頭髮幾乎全變白了,身體也似長期服用激素的虛浮臃腫。湯為民被非法關在精神病院藥物迫害長達一年八個月。

經歷重重苦難,湯為民通過法輪大法的修煉,使她逐漸恢復身心的健康,心態平和,思維清晰。如今再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處境十分令人擔憂。

三、2018年遭非法批捕13人,遭非法庭審17人

遭非法批捕13人:

地區 姓名 作惡司法機構
閔行區 周倩 奉賢法院(推至今年3月)
虹口區 劉芬娣 構陷到奉賢區法院
虹口區 華麗萍 構陷到奉賢區法院
浦東區 王文新 構陷到奉賢區法院
奉賢區 莫世婉 構陷到奉賢區法院
奉賢區 黃建 構陷到奉賢區法院
普陀區 王月 構陷到奉賢區法院
長寧區 曹紅如 構陷到奉賢區法院
普陀區 吳煜琴 構陷到靜安區法院
閔行區 鄧成聯 構陷到閔行區法院
楊浦區 朱雲香 構陷到虹口區檢察院
靜安區 裴珊珍 被黃浦分局非法批捕
徐匯區 陳平 構陷到閔行區檢察院

遭非法庭審17人:

屬地  姓名  作惡法院  非法庭審日期
閔行區 劉順明 奉賢區法院 2018-12-25
嘉定區 姚成旭 奉賢區法院 2018-01-30
嘉定區 周美娟 靜安區法院 2019-02-01
虹口區 任鳳妹 靜安區法院 2018-10-22
寶山區 劉淑芳 靜安區法院 2018-05-29
虹口區 劉彩凡 靜安區法院 2018-10-09
嘉定區 陳琴芳 嘉定區法院 2018-08-29
嘉定區 吳桂芬 嘉定區法院 2018-04-12
寶山區 呂金龍 寶山區法院 2018-04-12
普陀區 秦月秀 普陀區法院 2018-03-23
普陀區 鐘怡君 普陀區法院 2017-12-24
徐匯區 李紅  徐匯區法院 2018-04-11
徐匯區 徐永清 揚州中級法院 2018-09-18
浦東區 丁俞國 浦東區法院 2018-02-09
浦東區 崔菊華 楊浦區法院 2018-01-11
浦東新區 孫寶妹 浦東新區法院 2018-02-07
浦東區 楊建華 長寧區法院 2018-05-31

典型案例:

◎曾兩次遭誣判,七旬專家又面臨非法庭審

上海市長寧區法輪功學員曹紅如,現年七十七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被長寧分局國保警察綁架, 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取保候審。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被構陷到上海市奉賢區法院,現面臨非法庭審。

曹紅如是上海紡織軸承廠專家,由於他連年都有技術創新成果,曾連續五年被評為紡織局勞動模範。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曹紅如開始修煉法輪功,困擾他十幾年的各種疾病全部消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大法後,二十年來曹紅如遭到殘酷迫害。他多次被綁架,被關入精神病院,遭藥物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曹紅如因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在閔行區被綁架,關入閔行區拘留所。警察採用車輪戰術,不讓他睡覺,用酷刑逼他說出真相資料來源。一個月後,他被關入上海市精神病總院,每天被逼迫吞服迫害中樞神經的藥物,如果不服藥,院方就將他手腳綁起來,打上一針,讓他軟綿綿地躺上一天。曹紅如妻子流著淚求院方放丈夫回家,結果院長室人員回答:「沒有公安部門簽字永遠也不可能放你丈夫回家。」一次,醫生強迫他吞下白色糊狀物,令他臥床不起,生命垂危,這才於二零零一年四月被釋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曹紅如被兩次非法押送市洗腦班進行洗腦,每天逼迫他看誣蔑法輪功的電視,然後強迫按他們的要求寫觀感和認識,受盡折磨和凌辱。

二零零四年,曹紅如因發送真相資料,被長寧區「六一零」人員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提籃橋監獄受盡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七日,長寧區「六一零」王玨等人以曹紅如發放真相光盤,闖上門非法抄家,並明目張膽的在曹紅如家裏對他用刑,令曹紅如的一條腿重傷。這次曹紅如被非法判刑四年,再次被關進提籃橋監獄,三個月後就被摧殘至腔隙性腦梗塞、高血壓三級等疾病。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曹紅如因給鄰居發真相台曆,被長寧分局國保警察綁架。他在看守所絕食抗議,遭警察野蠻灌食,肉體上遭受到極大傷害,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取保候審。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曹紅如被構陷到上海市奉賢區法院。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開始,曹紅如嘔吐伴著腹瀉,四天沒辦法進食,喝水都吐,大小便失禁,每天要墊尿不濕,體重從七十三公斤降到六十六公斤。六月五日,經醫院CT檢查診斷為「雙側基底節區腔隙灶伴腦萎縮、大腦鐮鈣化」、四項血液檢查報告鑑定為腎功能不全。

曹紅如現在走路困難,外出不認得回家,頭痛頭脹,每天躺在床上。但他仍面臨非法庭審

◎捐款為家鄉人修路的好人被構陷到法院

上海市閔行區法輪功學員鄧成聯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遭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閔行區看守所已經大半年,日前被警察構陷到法院。

鄧成聯,四十八歲,湖北省蘄春縣籍,一直在上海經營公司。鄧成聯修煉法輪大法後,變成一個處處為他人著想的人,多年的脾胃病、前列腺炎、嚴重失眠症都消失了。

二零一零年鄧成聯一次性拿出二十八萬元,為家鄉修了幾條平整寬闊的水泥大道,把往日偏僻閉塞的小山村與周邊熱鬧的鎮、大的集市連接起來了,家鄉的父老鄉親們沒有不誇讚鄧成聯的。每次回老家,鄧成聯都會擠出時間去看望村裏的孤寡老人、困難戶,並慷慨解囊,解決他們的燃眉之急。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鄧成聯在上海家中被閔行區國保警察綁架。在看守所,獄警指使六名人員將鄧成聯按倒在地,把他頭髮剃光,進行凌辱、虐待。獄警還給鄧成聯戴手銬、腳鐐長達十五天。還把他綁在床上不能動彈近一個月左右。鄧成聯絕食抵制迫害,獄警對他進行強制導尿,令他生殖器紅腫、尿道化膿。7月3日他被劫持到上海市監獄總醫院,四肢被綁在床上,胸上再綁一道,插鼻飼,強行灌食。因一直被綁死人床,他後背已經開始潰爛。九月四日,鄧成聯因絕食反迫害,連續八天被關禁閉間,被綁死人床強行灌食。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鄧成聯被警察構陷到奉賢區法院,目前面臨非法庭審。

四、2018年上海公檢法非法判大法弟子20人

屬地 姓名 法院 誣判刑期 誣判日期
閔行區 徐永清 揚州中法 2年 2018-09-18
嘉定區 周美娟 靜安區法院 1年半 2019-02-01
寶山區 劉淑芳 靜安區法院 3年 2018-05-29
虹口區 劉彩凡 靜安區法院 1年 2018-10-09
虹口區 任鳳妹 靜安區法院 3年 2018-10-22
閔行區 劉順明 奉賢區法院 1年半 2018-12-25
嘉定區 姚成旭 奉賢區法院 2年 2018-01-30
浦東區 楊建華 長寧區法院 2年 2018-05-31
嘉定區 陳琴芳 嘉定區法院 2年10個月2018-08-29
嘉定區 吳桂芬 嘉定區法院 2年半 2018-04-12
徐匯區 李紅  徐匯區法院 3年半 2018-04-11
浦東新區 丁俞國 浦東區法院 1年半 2018-02-09
浦東新區 林寶珍 浦東區法院 1年 2018-02-28
浦東新區 崔菊華 楊浦區法院 2年 2018-01-11
浦東新區 孫寶妹 浦東區法院 10個月 2018-02-07
寶山區 呂金龍 寶山區法院 4年 2018-04-12
普陀區 秦月秀 普陀區法院 1年半 2018-03-23
普陀區 鐘怡君 普陀區法院 3年半 2017-12-24
河北省 宋興偉 寶山區法院 4年 2017-05-23
河北省 薄長城 寶山區法院 4年 2017-05-23

典型案例:

◎履行公民正當權利 反遭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上海市法輪功學員徐永清(高級工程師)、楊瀟(原外企高管),因上海漕寶路地鐵站有污衊法輪功的展板,去上海市政府信訪辦反映情況,卻被非法抄家和刑事拘留。

徐永清的律師在向黃浦公安分局提交的《撤銷案件的法律意見書》中明確指出:「徐永清的行為是完全合法的,公安機關的行為是對公民憲法權利的破壞,是真正的破壞法律實施!」承辦警察向律師表示如徐永清認錯就放他。但徐永清拒絕寫認錯聲明。

三十天後,徐永清、楊瀟被取保候審。在徐永清、楊瀟被釋放前的四天左右,徐匯區法宣辦撤除了漕寶路地鐵站的污衊法輪功的展板。

作為公民,徐永清、楊瀟的上訪行為完全是在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利,是合法的,不存在任何違法違規的行為和舉止,應該受到法律的保護。然而在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邗江區法院對徐永清非法判刑兩年,罰金五千。徐永清依法向揚州市中級法院提出上訴。目前揚州市中級法院已受理立案。

◎原空軍學院教官姚成旭再遭誣判

姚成旭,上海嘉定縣南翔鎮人,一九六三年出生。西安空軍工程學院本科畢業,原長春空軍第二航空學院四繫教研室教官,學院專家組成員,曾為國家的航空事業做出卓越貢獻。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姚成旭堅修大法,遭到迫害,被迫離開學院。

二零零一年二月在牡丹江市火車站檢票口,姚成旭拒絕踩踏法輪功師父法像而遭綁架、毒打,後被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非法關押。

姚成旭曾到深圳打工,在深圳期間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姚成旭在上海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後被上海嘉定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上海提籃橋監獄遭受殘酷迫害。

二零一七年五月,姚成旭在奉賢區被綁架。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奉賢區法院對他進行非法庭審,並對他非法判刑兩年。

◎古稀老人鐘怡君再遭誣判三年半

上海普陀區七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鐘怡君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上訴後,法院仍維持原判。

鐘怡君,女,原籍長春人,是上海貝爾公司的退休職工,家住普陀區新村路真金路萬里小區。

鐘怡君學法輪功後,她嚴格按照真、善、忍做人,在家中她多年如一日的照顧孝敬婆婆、關心幫助家人;在社會工作中她和藹可親,在街坊鄰里、親朋好友中廣受好評和尊敬。

二零零九年五月,鐘怡君遭警察綁架,曾有半年之久家人不知道她的下落,後鐘怡君被上海普陀區法院判刑四年,但判刑後仍長時間下落不明。

二零一七年六月底七月初,鐘怡君因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再次被綁架,一個多月後仍下落不明,後來得知鐘怡君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市普陀區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點,普陀區法院第一法庭對鐘怡君非法判刑三年半。鐘怡君不服提出上訴,仍被非法維持原判。

五、二零一八年曝光的兩例被迫害致死案例

◎陸愛榮受盡凌辱迫害,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報導:上海浦東區法輪功學員陸愛榮在受盡凌辱迫害後,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四歲。看著他死不瞑目,在場的親友無不心酸落淚。

陸愛榮,男,原是上海膠鞋六廠的職工。自從中共江澤民集團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開始,陸愛榮經受多次迫害,兩次被非法勞教,被非法判刑三年,歷經酷刑和凌辱,妻離子散,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陸愛榮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回來,被開除工作。

二零零一年,陸愛榮再次去北京上訪,再一次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陸愛榮在上班時被浦興派出所警察、浦興街道人員綁架,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出勞教所後,陸愛榮為了養家,找了一份保安工作。居委會人員到陸愛榮工作單位多次挑唆:「他是學法輪功的,你們要注意他,用他有危險,要小心。」如此多次,陸愛榮被辭退。

居委會人員的不斷干擾,使陸愛榮再也找不到工作了,他只好擺個修鞋修車的小攤,以微薄的收入養家糊口。「六一零」人員又找到陸愛榮的妻子,唆使她離婚。離婚後,財產分給前妻。從此陸愛榮居無定所,租房居住。

二零一三年下半年,陸愛榮因使用寫著法輪功真相的錢時遭人惡告而被綁架;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被浦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因血壓高監外執行。「六一零」人員在他腳上安裝定位器,二十四小時監控他。

陸愛榮在江蘇省崑山市買了一套房,上海浦東司法局和「六一零」卻不讓他去住,而是指定他住進合慶鎮敬老院。敬老院人員對陸愛榮極盡虐待,半年後他就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敬老院人員經常將他手腳綁在床欄杆兩側,完全是酷刑「死人床」的樣子。

法輪功學員配合他的親友據理力爭,才把他從敬老院背回家。當時他渾身惡臭,長滿膿皰,學員們幫他洗澡、清理膿瘡,輪流照顧他的飲食起居。陸愛榮回家第十三天含冤離世。

◎上海法輪功學員翁萍生前所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報導:上海法輪功學員翁萍二零一六年十月結束一年四個月冤獄,回家七個月後含冤離世。

一九五五年出生的翁萍,是上海汽輪機廠的退休職工,上海汽輪機廠當年號稱萬人大廠,原單位的人都知道她脾氣不好。

一九九六年,翁萍開始修煉法輪功,大家都目睹她的巨大變化:脾氣好了,說話好聲好氣,遇事能忍讓、包容、首先考慮別人。

江氏邪惡流氓集團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後,翁萍經常遭碧江派出所警察、「六一零」成員、居委人員騷擾,監控。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翁萍在住處遭普陀區「六一零」及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六天。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二點左右,翁萍在家中被長征派出所、新涇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長寧區看守所,後被非法逮捕。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長寧區法院對翁萍非法判刑一年四個月。在長寧看守所,翁萍身體出現嚴重病症,血壓高達170~180,膽囊腫大,膽結石,膽囊有隨時破裂的危險。

翁萍的家屬非常著急,要求立即釋放翁萍。長寧區「六一零」及長寧區國保根本不顧翁萍的死活,繼續非法關押翁萍。翁萍吃不下、睡不著,體重從一百二十多下降到八十多,人佝僂蒼老,六十歲出頭的人看上去有八十多歲。

翁萍約於二零一六年十月從看守所回家。七個月後的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翁萍的女兒發現媽媽昏迷在家,急送醫院搶救,兩天後翁萍含冤離世。

結語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有十九年多了,法輪功不僅沒有被迫害倒,而且已經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已有四十種語言文字的版本在全世界發行。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以及「真、善、忍」為核心的教人向善的洪大精神力量影響著全世界。

善惡有報是天理。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報導,由於參與迫害法輪功,大陸至少有455名政法委書記遭到不同形式的惡報。人在做,天在看。遭惡報的大、小官員,無論官職多麼顯赫,只要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沒有一個漏網的。奉勸所有還在參與迫害的人不要再助紂為虐,趕緊懸崖勒馬,否則惡報加身之時,悔恨晚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