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讓執著左右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每天學法不斷,從法理中明白要修去所有的執著,才能達到修煉人的標準。可是,去執著的經歷卻是跌宕起伏、剜心透骨的。就拿去怨恨心來說吧,最近這十幾年來就一直在去怨恨心,又一直沒有去乾淨、去徹底。

以前,我和我父親一直說不到一塊兒,他脾氣不好,還傲慢、自私、瞧不起人,身體還有胃病。我也是急脾氣,忍做的很不好。所以,說不了幾句話就吵,他跟我的態度就像他跟外人打架一樣,啥損話都說,一點也沒讓我感覺到慈父的愛。上高中的時候,我曾想:考上大學,然後再考上國外的大學,躲他遠遠的,永遠不回來了。後來,我考了一個省會的專科學校,三年畢業後,又分配回了家鄉,出國的希望也就落空了。

一九九五年,我修煉法輪大法後,慢慢的我改變了自己,每天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心性,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我也改變了對父親的看法,雖然他還是那樣說話讓我生氣,但我儘量不和他吵了,而且,我還把大法介紹給了他。一九九六年,我給父母看了一遍師尊的講法錄像(是那種老式的錄像帶),雖然我的父親脾氣那麼不好,傲慢、瞧不起人,但是他在看師尊的講法錄像時,卻說:這個人(師父)不是凡人。看得出,他對師父很敬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江澤民利用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父母也沒有改變對法輪功的認同。後來我因為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被非法勞教兩年,父母很害怕邪黨的殘暴,就不敢再提法輪功了。

我回家後,繼續堅持修煉法輪功,他們並沒反對,只是擔心。我告訴他們心裏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保平安、保健康,慢慢他們就答應了,父親腿疼不知不覺好了,長期失眠好了,最重要的是自從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至今十幾年了,不用再吃任何胃藥了,胃病好了。

我還給了父親一本書《轉法輪》,讓他沒事了就看看,他收下了,答應看看。母親不識字,我又給他們買了一個點讀機,讓他們聽師尊的講法錄音。每次我回家,都會叮囑他們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堅持看書、聽法。他們也總說記著呢。可是,看到父親的壞脾氣還是那樣,一直沒變化,我就覺的他根本沒看過書,起碼沒有連續的看完一遍《轉法輪》。

今年過年期間,他說話又讓我聽著不順耳了,我沒找自己的原因,一味的對他怨恨,生氣,總是認為他做的不對,沒找自己的原因。回到自己的家裏,我就想:下次再去父母家,我就把那本《轉法輪》拿回來,還不知道他放哪兒了呢?這樣想著,心裏還很氣憤,覺的他真沒救了,大法都改變不了他,誰還能改變他呢?可是出於親情,我又很為他著急,不知道他將來怎麼辦?

這時,我突然想起了師尊的一句法:「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1]我問自己:我怎麼就做不到向內找呢?我為甚麼總愛生氣呢?我是不是有該去的東西?為甚麼家裏姐姐妹妹都不在乎父親的壞脾氣,而我那麼看不慣父親的壞脾氣呢?我找到了很多該去的執著:怨恨心、生氣心、爭鬥心、顯示心、愛聽好聽的、不許人說、傲慢、對親情的執著,還有多年養成的黨文化,總認為自己沒毛病,總看別人不順眼,自私,強勢,沒有女人的柔順等等,這些後天形成的東西在內心翻騰,才讓我被帶動的不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動不動就生氣,就指責,輕易給人下結論。從父親身上看到的讓我不痛快的毛病其實在我身上都有啊!找到了這麼多執著,我開始靜心背法,也打消了把書拿回來的想法。

昨天,我有事給父親打電話,順便問了他一句:「那本書(《轉法輪》)還有嗎?你看過嗎?」他說:「有啊,我都看了兩遍了,還很新呢。」我的心一下子放下了,真的是我錯怪他了,他不但看了,還把書保管的挺好。我頓時感到,世上每個人都是在師尊的保護下被安排著,到甚麼時候該甚麼樣、該做甚麼都在師尊的掌控之中,我們真的不用太操心,只管做好自己該做的就行。

師尊說:「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2]我們要做的就是按照師尊的要求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能讓執著左右自己,不能輕易按照後天觀念和執著給人下結論。我們要衝破舊勢力的束縛,修掉所有的執著和變異觀念,在大法中純淨自己,不給舊勢力任何可乘之機,善待身邊的有緣人,善待家人,引導他們在大法中修煉得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