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劉海康遭勞教、冤獄迫害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劉海康、孫春環夫婦是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法輪功學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夫婦倆多次遭到中共警察的綁架、關押、非法判刑,酷刑折磨。

劉海康,男,現六十六歲,原大興安嶺松嶺區老幹部科工人;孫春環,女,現六十三歲。下面是劉海康、孫春環夫婦在被中共迫害、非法關押在派出所、北安市花園勞教所以及泰來監獄期間的見證。

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黑窩裏的善惡報應

(一)派出所裏現世現報:迫害法輪功學員 所長耿軍遭妻子怒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劉海康、孫春環夫婦倆人被綁架到派出所,所長耿軍問孫春環能不能不煉法輪功,孫春環堅定的說不能,耿軍破口大罵,近一小時。

突然,耿軍接了一個電話,電話裏有女人(他老婆)大罵他,一會兒,他老婆就到所裏,面對面指著耿軍的鼻子大罵,耿軍像洩氣皮球,頭低在胸前,一聲不響。在孫春環一再勸說下,耿妻才離去。警察沒一人敢吱聲,足有一個多小時,真實的現世報應。

(二)毒打法輪功學員 三中隊長李春偉遭惡報入獄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劉海康被綁架到花園勞教所。李春偉,是花園勞教所三中隊長,他身高體壯,膀大腰圓,以打人凶暴著稱。他專門打耳光,並且用直拳打人。

一天,黑龍江省北安市花園勞教所三中隊長李春偉,把法輪功學員白永良、劉海康、李雲彪叫到管教室,讓他們讀污衊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師父的書,三人誰也不讀,李春偉就開打,打白永良嘴巴,用拳猛擊劉海康的臉、腮,劉海康滿嘴是血,一大口血吐到手裏,指導員趙讓他吐痰盂裏,劉海康吐了三大口血。

酷刑示意圖:毒打
酷刑示意圖:毒打

李春偉又對李雲彪大打出手,一拳把李雲彪打到北牆,還說,我打你,你往牆撞,拉起李雲彪,又一拳,李雲彪站立不穩,倒在椅子上。李春偉奸笑著說,我打你,你砸我椅子。來回打,打累了,讓法輪功學員們叉開腿,蹶著罰站,從下午出工到收工。

劉海康指問李春偉,你折磨我們這些好人幹啥?他說,你是好人,你撿到錢了嗎?劉海康說:撿到了!李春偉說:多少?劉海康說:撿到二千三百元(是法輪功學員一共撿的數),李春偉問:你給誰了?劉海康說:給大興安嶺殘疾人協會了,不信你打電話問問。李春偉不語,上床睡覺去了。

又一天晚上,李春偉喝完酒,把李雲彪叫到管教室開打,一直打了半宿,第二天出工,大家已不認識李雲彪了,他的左眼比雞蛋還大的青紫血包,完全把眼封住,嘴立起來了,喝水直往下淌。出工時,還讓李雲彪挑一個中隊夠喝的水,不管路途多遠,讓他一人挑,長期的這樣。不久,李雲彪出現說話不清,流口水,小便失禁,不久,花園勞教所法輪功學員全轉到綏化勞教所,李雲彪症狀更嚴重了。

綏化勞教所向劉海康和白永良了解情況,他們如實講述詳細經過,關鍵點都讓劉海康按手印。劉海康按二十多手印,這是真實的迫害證據。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李雲彪被非法判刑八年後,含冤離世。

李春偉、鄭某某後來因打死別的犯人,遭惡報,被判刑入獄。

(三)暴打折磨法輪功學員劉海康 泰來監獄獄警遭惡報

二零零二年九月,劉海康被綁架到泰來監獄,到十二大隊當晚,新分到的十多人被叫到管教室,最邪惡的大隊長郭平挨個問犯甚麼罪,多少年,第二個問到劉海康,劉海康說,學法輪功做好人,郭平立即暴跳如雷:好人能到這裏來嗎?拳腳相加,打了二、三十下,又給劉海康「開飛機」、「牆根撅著」,並且說看我慢慢怎麼折磨你。

中共酷刑示意圖:「飛」
中共酷刑示意圖:「開飛機」

過幾天,中隊指導員曹磊把劉海康叫到管教室,說今天我給你開皮,地下放著準備好的三根木方,打沒了拉倒,你不許吭聲,不許喊。門窗簾嚴嚴的,當時在場的還有一個惡警,曹磊用木方猛打劉海康的後背。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不一會,就把木方都打飛了,曹磊又用木方頭猛擊劉海康的前胸,還問劉海康恨不恨他。另一惡警用拳擊劉海康的兩腮。劉海康想你們迫害法輪功學員,三個月內遭報吧。後來,曹磊手術了,身體流膿水,很長時間,刀口不封口。

(四)守住一次善良 獄警不被罰款

二零零二年九月,劉海康被綁架到泰來監獄。幾個月後,大興安嶺法輪功學員盧玉平被非法關押到法輪功學員劉海康所在的中隊,獄警立即把劉海康分到二大隊。

中隊指導員於波說:轉化你們一個獎金一千,轉化不了罰一千,我知道你們那錢不好花。兩年中,於波從不提「轉化」法輪功學員。

一天,於波對劉海康說:你不轉化,(監獄)罰我一千,我孩子還上學。劉海康看著他笑了,他問笑甚麼?劉海康說:你不迫害我們好人,你還要挨罰,做好人多難哪!劉海康接著說:他(指監獄)罰,你跟他要收據,把收據給我,我出去掙了錢,留下飯錢,先還你,信嗎?於波說:你們說的話我信。

又過了一段時間,於波高興的來了,對劉海康說,沒罰他,開支沒扣他錢。劉海康笑了,於波也笑了。

二、花園勞教所、泰來監獄迫害事實

(一)黑龍江省北安市花園勞教所的迫害

1.劉海康被暴打 耳膜穿孔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劉海康被綁架到花園勞教所,一到邪惡的集訓隊,犯人孫友對劉海康非法搜身,檢查其所有物品後,讓他進屋。

劉海康看到大興安嶺塔河縣法輪功學員陳天傑、沙兆金等時,隨口和他們打一聲招呼,立即被孫友手中拿繩子啪啪狠抽臉上兩下,劉海康的臉上立即腫起血印,並說,見到你們法輪功(學員),不許說話。

晚上洗腦學習時,讓劉海康寫「三書」,他不寫,犯人孫友就狠狠的打劉海康的嘴巴,劉海康往後躲,他追著打,一耳光重重打在劉海康的左耳上,當時劉海康就覺得天旋地轉,耳朵嗡嗡響,喘氣耳朵通風聲,聽屋內人說話像離很遠的聽不清,劉海康去找值班警察鄭某某,他不聽,不問,不解釋,就說你不寫,屋內人都不許睡覺。

第二天早上,劉海康跟領出工的張姓警察說,他也不聞不問,劉海康要找佟姓中隊長,他不見。經檢查,左耳膜穿孔,據說,劉海康若往上找,孫友會被加刑。一天中午,孫友找劉海康說,我很佩服你們法輪功等一些好話,只要你不往上找,以後你有甚麼事,我來給你擺平,不久,他調走了。

2.劉海康胸部被踢傷

又從二中隊調一個叫張柏權的犯人班長,極其兇狠殘暴,非打即罵,剛到的晚上,就重新立規矩,差一點就打,把劉海康叫到他跟前,單腿跪下,一腳踢到劉海康胸部,把劉海康踹倒,劉海康的胸內像撕裂一樣疼痛。

劉海康睡上鋪,非常單細的床架,又沒甚麼可蹬之處,全靠雙手把住上床沿往上拔,可想而知劇痛難忍,睡覺不敢翻身,一動立即被疼醒,兩三宿不能睡覺,白天照常出工幹活,床一動,還遭到下鋪犯人姜軍的罵。

同時還有塔河縣法輪功學員孫躍森也遭到惡犯張柏權重踢傷,很硬的布鞋,很多人都遭到張犯的毒打。

3.塔河縣法輪功學員陳天傑遭受的迫害

惡警鄭某某領二、三十人抹房,他們知道陳天傑是塔河縣輔導站站長,就讓陳天傑一個人拎泥,差一點供應不上,還不斷的大罵髒話,劉海康實在看不過去,就對鄭說我替陳天傑拎,鄭不讓,二中隊長范某某在幾百人面前,讓陳天傑撅著,用木棒狠打,還查著數,真是窮凶極惡。

水庫大堤加高,讓法輪功學員扛土,來回都要跑,跑不動,立即遭到大罵,回去還算賬,來回走路唱歌,可勁嚎。

回去後,警察把陳天傑頭扎到床底下,手往後舉到極限,讓犯人頭兒拿來床板,惡警佟某某一邊打一邊罵,這惡警佟某某把床板立起,猛砸胯骨,陳天傑一聲慘叫倒在地上。

(二)泰來監獄的迫害

1. 獄中仗義執言 被關小號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劉海康被非法判刑七年後,被綁架到泰來監獄,兩年後,劉海康被分到了四大隊,教導員喬盛專門調來一些心狠手辣的罪犯迫害法輪功學員,二中隊指導員宋魏以此撈資本,得錢為榮。

法輪功學員慈海剛到一中隊,包夾、搶劫犯、吸毒犯、殺人犯、李偉東、朱文宇,對他大打出手,左眼青紫,都要封上了,有人跟劉海康說,你新來的同修被打了。

早上出工,劉海康在車間外看到了慈海,大聲問他,誰打的?慈海不吱聲,劉海康又問:你告大隊去了嗎?誰給他的權力?惡包夾曹廣川不讓劉海康管,並報告了宋魏。

晚上,宋大罵劉海康,還說,你豁出死了,我豁出埋了。他用十個人看著劉海康,半小時一換人,不停的跟劉海康說話,還罰站,白天出工,反綁著在太陽下暴曬,把鐵牌用很細尼龍繩掛在他脖子上,歪一點曹廣川就不讓,很快劉海康的腳穿不上鞋,腫的油光不是顏色,以後全部扒一層皮。

示意圖:烈日下暴曬折磨
示意圖:烈日下暴曬折磨

又一次下午,慈海在車間,包夾朱胖子打他,劉海康聽了立即趕過去,呼蘭法輪功學員李民先到,說朱胖子你打他幹啥等,劉海康斥責朱胖子,我們到哪都是好人,誰給你的權力?你到哪都是罪犯,真正的罪犯,永遠的罪犯。朱一聲不吱。

劉海康報告了大隊長高雲鵬,幹事李鐵也在場,高問劉海康叫甚麼名,劉海康回答:我叫劉海康,高讓他先回去。隨後李鐵過來了,說別人都不管,你管幹啥,和你又不是一個中隊的?劉海康大聲說,我們都是法輪功學員。李鐵陰森的說:別說你們是法輪功學員。劉海康又提高了聲音,我們就是法輪功學員,堂堂正正的法輪功學員。李鐵一聽,轉身走了。劉海康被關了小號,那天正是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

小號髒的不可想像,屋裏就一個馬桶,拉、尿、喝水,洗臉都用它,一天兩頓是玉米粉碎,大小粒和麵在一起,豬食一樣生破糊爛,有條件的其他犯人根本不吃,花特高價讓警察偷著給買。晚上給一塊不知是墊子還被子,已經分不清顏色,油乎乎髒的直掉渣,工字撐子刑具,只有晚上睡覺,才卸下來。劉海康被關小號迫害一星期。

2.法輪功學員徐林生被冷凍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冷凍雪埋
中共酷刑示意圖:冷凍雪埋

齊齊哈爾碾子山法輪功學員徐林生,被邪惡埋在雪裏,凍的僵硬,用兩人硬架著跑,還逼著他掃雪,手已無法拿掃把,惡犯用繩子把掃把綁到他胳膊上,讓他掃雪,用冷水往他身上澆,後來他不能自理了,家人探監拿的東西,不讓他吃,說他盡上廁所,或給扔了,或被包夾吃了。他腳凍壞了,劉海康做了一雙厚鞋墊讓好人給他了。徐林生說,我不認識他,這好人說,是你同修。他點點頭收下了。後來他「保外」不久,被迫害離世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