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王德臣被呼蘭監獄迫害致死(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哈爾濱市阿城區新華鎮法輪功學員王德臣被非法關押三年半後,被呼蘭監獄迫害致死,終年六十二歲。整個過程,呼蘭監獄阻止家人靠近王德臣的遺體,逼迫家人同意匆匆火化,留下諸多疑點。

'法輪功學員王德臣'
法輪功學員王德臣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下午一點,王德臣在哈爾濱送貨途中,被警察綁架,隨後被非法抄家。目睹發生這一切的妻子被嚇得精神失常,目前,他妻子腰彎曲近九十度,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顧。

被重判十年冤獄 強行剋扣二萬元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當天,王德臣被非法行政拘留,關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後被轉為刑事拘留,非法關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被非法關押半年後,阿城區法院非法庭審,家人為他聘請了當地律師。法官王偉臣連續問他四次是否悔過,王德臣拒絕法官提出的所謂的悔過,認為信仰法輪功無罪。王偉臣在法庭上說,要對王德臣量刑七至九年刑期。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阿城區法院通知家屬,王德臣被非法判刑十年,罰金20000元,問家屬是否上訴。

王德臣的兒子在外地工作,加上王德臣的妻子身體狀況不好,不能自理,需要他人照顧,再加上邪黨的邪惡,對人權律師的打壓,之前親屬幫助請來的當地律師迫於司法局和法院的壓力,根本不敢做無罪辯護,辯護也只是個形式,無奈之下,家屬就沒有行使上訴哈爾濱中級法院的權利。

家屬認為本來對王德臣的迫害就是非法的,執法犯法的。王德臣家人就沒有交所謂的20000元「罰金」。但阿城法院找到了王德臣所在的工作單位,得知王德臣在阿城畜牧局,得知王德臣的住房公積金現有60000多元錢,在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強制提取了20000元,,家屬後來在辦理王德臣住房公積金時,發現被阿城法院提走20000元。家屬辦理了餘下的40000多元。

王德臣的工資從王德臣被抓後,就一直被扣發,這明顯是違法的。

按國家規定,職工去世後,應再發離世的職工二十個月的工資作為補助。王德臣這次被非法抓捕後的工資全部被扣發,這二十個月的工資,現在更是無法正常得到。

在呼蘭監獄被迫害致死

王德臣被非法判刑十年後,被劫持到呼蘭監獄。王德臣的兒子在南方工作,飛回來看望父親很不方便,為了減輕孩子負擔,王德臣的妹妹就承擔起探視的責任,但王德臣總是為別人著想,告訴妹妹不用總來探望。也許就是這樣,給了邪黨不法人員迫害王德臣的機會。

二零一九年十月中下旬,王德臣家人被監獄告知,他被送進了監獄醫院,家人探視時,時刻有監獄獄警監視,不讓家屬碰他,要有一定的距離,家人看他好像腰閃了,他說腰疼,下肢不能動。

在王德臣出現嚴重病情後,王德臣妹妹曾代表家屬為王德臣辦理保外就醫,呼蘭監獄方及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同意給辦手續,但就是採取各種手段、說辭拖延時間,手續始終沒有批下來,後來答覆說到十一月二十日正式下來,可是到十一月十七日時,王德臣已被迫害致死。

王德臣被送到醫院後,醫院要求家屬繳納五千元的押金,和七千四百元的醫療鑑定錢,最後鑑定的結果是:肺癌。

當王德臣的兒子質問獄方:為甚麼不給我爸用藥?獄方說:沒有治療癌症的藥,只有消炎止痛藥。王德臣的弟弟見王德臣身邊的手紙沒了,警察要求王德臣的姐姐交二百元錢買手紙,王德臣的姐姐質問警察:上次,我來交了一百五十元錢買手紙,這麼快就用完了?他是吃紙啊!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監獄告訴家屬王德臣死亡的消息,家人接到噩耗,悲痛萬分,同時覺得王德臣死的太突然,太離奇,從家屬接到王德臣住院到死亡,也就一個月的時間。

獄警看到家屬來了,就將王德臣的遺體推往殯儀館,甚至都不想讓家屬給王德臣換身衣服,就讓王德臣穿著單薄的貼身衣服走。後來王德臣的家人急眼了,質問警察,你家沒有兄弟姐妹嗎?警察才將家屬帶去的裝老衣拿去,讓大夫給換上,期間一直不讓家屬靠近。

然後,警察催家屬趕緊火化。有兩個獄警,一高一矮,始終不間斷地看管王德臣的遺體,不讓任何人接近。

當地有風俗習慣,燒完的紙灰,要用燒紙包上,給死人揣胸前帶走。王德臣的兒子放紙灰的時候,那兩個警察表情極其緊張。

醫院出示的死亡原因是:正常死亡。王德臣的兒子看看通知單說:我不簽字。最後他的姑姑簽的字。

第二天,也就是十一月十八日,監獄不讓任何人探視王德臣。十一月十九日火化時,讓王德臣的兒子簽字,他兒子也不簽字,但其他親人勸孩子簽了吧,無奈,孩子把字簽下。

火化時,不讓送王德臣的親友舉行遺體告別儀式,不讓開追悼會。就這樣,呼蘭監獄逼迫王德臣的家屬匆匆將王德臣的屍體火化了事,銷毀了他們害死王德臣的罪證,匆匆離去。

呼蘭監獄作惡 極力掩蓋真相

王德臣被呼蘭監獄迫害致死,然而,一串的疑問,在親人們的腦子裏徘徊:

1、王德臣到底因何而死?如果因肺癌而死,為甚麼連個肺癌的CT片子都沒給家屬,只給了一個鑑定結果?這一紙空文有何說服力?王德臣住院期間,醫院如何治療的?用的甚麼藥?肺癌從發現到死亡,難道僅僅只有一個月的時間?

2、如果王德臣死於肺癌,為甚麼腰疼?下肢不能動?

3、為甚麼不讓家屬靠近王德臣?到底是因為他們毒打了王德臣,王德臣身上有傷,導致下肢癱瘓,怕被家屬看到?還是因為他們摘了王德臣的腎臟牟取暴利,怕家屬看到王德臣身上的傷口?如果沒有傷口流血,為甚麼用那麼多的手紙?

4、如果其中沒有甚麼可隱瞞的,保外就醫的手續已經辦完,監獄為甚麼遲遲不放人?

王德臣的家屬自覺跟共產邪黨講不出道理,就順從了監獄的安排。監獄也覺得銷毀屍體毀滅證據就萬事大吉了。然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只要參與其中的人良知尚在,王德臣的冤死就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罪惡不會總被掩埋!

修煉法輪大法 王德臣多次被迫害

王德臣,男,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生,中專文化,原是哈爾濱市阿城區新利街道鎮政府畜牧站職員,為人和善,是大家熟知的好人。夫妻倆在鎮上開了個獸藥飼料店,日子過得挺好,只不過王德臣有頭疼的毛病,犯病時,頭疼的他用拳頭砸,多年來,到處醫治也不見好轉。

一九九八年,王德臣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按照書中師父要求的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方圓三、四十里,幾乎沒有不知道王德臣這個大好人的,同時再加上五套緩慢優美的功法,很快他發現折磨他多年的頭疼病不治而癒了,他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從此便堅定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魁首江澤民不顧上億法輪功修煉者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事實,悍然發動了這場慘絕人寰長達二十年之久的迫害法輪功的運動,王德臣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當地警察和有關人員的多次騷擾、綁架、洗腦、關押、勞教、罰款、判刑等種種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鎮政府、派出所的有關人員經常上他家騷擾、恐嚇,今天讓他簽字不煉,明白讓他寫「保證」,讓他過不了正常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七日,新華鎮政府及派出所有關人員把王德臣綁架到阿城亞溝洗腦班,進行強制「轉化」,逼迫他放棄信仰。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五日晚,王德臣跟阿城其餘二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到小嶺發放真相資料,結果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全部被綁架關押,王德臣遭受阿城610、公安局等警察的刑訊逼供,被警察毆打,然後被劫持到阿城區第二看守所,超期關押幾十天後,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非法勞教兩年,投入長林子勞教所進行迫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家搬到哈爾濱市的王德臣再一次在送貨途中被非法抓捕,三年半後,竟然遭到呼蘭監獄的虐殺。如今,王德臣的妻子精神失常,好好的一個家就這樣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

王德臣被中共虐殺在黑監獄,希望正義之士,伸出援助之手,關注王德臣的死亡真相,希望國際組織,到呼蘭監獄一查到底,將王德臣被虐殺的真相公布於天下,並將參與迫害的所有人員繩之以法,還王德臣及家人一個公道,還人間一個正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