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一定是燒了高香」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我不到五十歲時被查出乙肝大三陽,幾年發展到肝硬化,從本地醫院轉到武漢腫瘤醫院,是醫生放棄的老病號。一九九八年三月,我有幸遇大法,修煉幾個月後,無病一身輕,從一個有名的藥簍子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還是我地有名的土地承包戶,並樂意幫助他人排憂解難,這裏不表。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家庭也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更湧現出許多神奇的事。一位附近村的老村長說:「你家一定是燒了高香,得到神佛的保護。」在這兒說說發生在我的兩個孫兒和我老母親身上的神奇事情。

一、兩個孫兒化險為夷

我生有五個女兒,兩個大女兒早年出嫁,妻子疾病纏身,五十多歲去世,就在老岳丈的村莊,選了一個招郎女婿,把三女兒留在家中。他們生了兩個男孩,家中出現了朝氣和歡樂。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十時左右,女兒帶著孫兒在村裏小賣部裏玩,和幾個女人碰在一起,正好玩起撲克來,不知是誰叫道:「曙光,你的伢(方言,意為小孩)哪裏去了?」一句提醒,大家環顧周圍,不見了兩週歲的兒子,大家驚慌了,都幫著找,屋前屋後,大路兩側,不見孩兒的蹤影,「哪裏去了?」女兒急的哭起來,最後問到在屋外玩的一個小女孩,她說:「我把他推到水裏去了!」女兒向水溝裏一看,水在流淌,哪有兒子,再俯身下望,兒子倚著牆邊根站著呢。

原來是這樣:小賣部建在路邊一條排灌兩用渠上,溝渠底寬約三米,溝的兩側用磚壘牆,上面放上水泥板塊,離溝底大約一米多高。在小賣部側面架有四尺寬的板橋,沒有欄杆,兩小孩在板橋上玩,為爭奪一個玩具,大女孩將他推入水中,此時正是灌溉晚秋稻田,水約兩、三尺深,小孩落水後,直接淌到建牆時的一小堆泥土磚礫,站在了上面,就像是有人把他抱在那上面。在場所有人無不驚嘆,真是不可思議。

二零零九年黃曆三月初九,也是一個難忘的日子。大孫兒讀二年級,這天是雙休日。二女兒開基建房,我去她家看看,因大孫兒在家無人照顧,就把大孫兒送到姥姥家去,女兒外出打工,就把小孫兒寄養在姥姥家,到家後與小孫兒親熱一陣,他以為我接他回去,非常高興。與親家母寒暄一會準備要走。推個車子來到村外,親家母也來到村口目送我,小孫兒要跟我回家,跑到我前面十幾米。這時正好一輛機動三輪車進村賣菜,司機只顧開車,就沒注意到另側有一個兩歲的小孩,車斗箱角擦著小孩身上,立即撲倒在車下,車輪正對準小孩的腰部。只聽「哇」的一聲,就沒聽到哭聲,親家母看見倒在車底下的孫子,驚叫起來「天吶!」我回頭看時,嚇的魂不附體,司機也以為孩子壓壞了,跪在地上磕頭,並雙手擊打自己。姥姥跑過去,抱起孫兒,一看小孫兒好好的,身上一點傷也沒有。頓時轟動全村人,個個驚嘆不已。一位老爺爺說:「你家一定是燒了高香,神佛保祐啊。」

是大法恩澤我家啊!女兒和女婿也深感大法的神奇。

一次,女婿與他年齡相仿的青年共同粉刷屋山頭牆時,突然跳板的橫木栓斷了,另一青年摔成重傷,半年沒有上班,房東也付了一大筆醫藥費,他卻輕輕落地,像有人帶了一把,沒受一點傷。

全家深感師恩,過年全家人都要給恩師拜年,貼真相對聯。每年外出打工,臨走時給師父上香叩頭,深感大法的美好。

二、兩次被撞,老母親無礙

老母親生有五男一女,七十多歲了,因家中孫兒都大了,近五、六年一直住在武漢女兒家,看護外孫。女兒和女婿都是工程師,國家直屬機構。苦了一輩子的母親本以為現在可以安心享受晚年,事不如願。一天夜裏,突然抽筋麻木,就起不來床了。女婿和女兒就積極為她治療,上下樓,進出醫院都是姑爺背上背下,從無怨言。兩三個月,跑了幾個大醫院,好轉不大,藥一停又是原樣。我們兄弟幾次要求把母親接回來,他們夫妻倆總深感愧疚,認為母親是健康來的,許多年把外孫看護大了,也沒給一分錢保姆費,現在母親病了就推回去,良心也過不去,再說家庭條件比我們好。三個月過去了,不見效果,我們兄弟堅決把母親接回家。

到家後,看著不能走路的母親,我說:「媽呀,現在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你跟我們學法輪大法吧!」老母親悟性好。早年就皈依佛門,她很樂意聽師父講法,不多時慢慢就能站立起來。一天夜裏,母親感到肚子墜脹,總要大便,解一點輕鬆一下。第二天早上一看,便桶裏全是黑紫的血塊。覆蓋桶底有一寸多厚,她喊我來看,我高興地對母親說:「師父管您了,師父給你清理身體了。」半個月後,母親就與我們煉功,很快丟了拐棍,還能做一些日常家務。

在一年的秋收季節,我們比較忙,母親到我家來,回家時我的小女兒就手挽手送她回去,快要到她家時,忽然身後一個騎摩托車人一聲驚叫,她們無形之中鬆開手,小女兒順便撇向右邊,奶奶下意識就撇向左邊。因為幾米遠就是她的家。剛好正被摩托撞中,一下撞飛在路邊的溝沿上。溝沿與路面1.5米高左右,只聽得「啪」一聲,母親連哼一聲都沒有,就昏死過去,一動也不動仰躺在溝邊,車主立刻下車抱起我母親放在路上大哭,小女兒哭喊著,「我奶奶死了,我奶奶死了。」

一會兒圍上來幾個人,都認為奶奶斷氣了。那時母親將近八十五歲了,好大一會兒,母親慢慢睜開眼說:「你們都莫哭,我沒有死,我是學大法的,有師父保護我,不會有事的,把我扶起來坐會兒。」歇了一會兒,她說:「你把我送到我大兒子家去,也有一個交待。」來到家小女兒訴說了經過,我也驚呆了,車主顫顫抖抖,認為我會對他怎麼樣的,我說:「你不用害怕,我媽今天從路上一下撞到溝下,一般人會被撞個半死,因我媽是修法輪大法的,大法師父保護了她,不會有事的,更不會訛你的錢,以後開車慢點,你走吧!」他感激不盡,他硬要拿兩百元錢給奶奶買點東西補補身子,被我拒絕了。第二天,母親告訴我說頭暈玄的,肩背上很疼。掀開衣服一看,肩背上青腫了一大塊。通過十幾天學法煉功,母親完全恢復了健康。

還有一次,老母親從鎮上回家,走到鐵路橋下,正好一輛摩托車下坡,摩托車不偏不斜地撞上了她,連車連人一下把她壓在下面,老人也沒有傷一點。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