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到與做到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歲月匆匆。一眨眼的時間,一年又過去了。作為一名修煉人,我的這一年感覺充實而又平凡。三件事貫穿在生活中,有的做的好,有的做的不足。在師父的督促與大法的洗滌中,我每天反思自己,查找不足,並不斷的在法中歸正自己。

一、悟到與做到

我是一名中醫大夫。這些年中,周圍同修遇到不好過的病業關時,經常會來找我。從中我看到許多同修因為心性上出現了問題,而自己又發現不了或者被一些固有的觀念包圍著長期意識不到,當身體上出現問題時,向內找往往是一抓一大把,卻觸及不到實質問題。這樣致使問題堆積,關難長期過不去,肉身和精神上形成難以承受的魔難。這些找我的同修往往是表面上把「向內找」、「發正念」的方法都用過了,但感覺在自己身上不好使,就想在醫學上找個方法減輕一些痛苦。

今年春天,有位七十多歲的同修出現了胸悶憋氣、晚上睡不著覺的情況,該同修一直感覺自己心臟不好,我多次提醒同修不要給自己下病名,多從心性上找原因,是不是有甚麼常人的觀念該改變了?多次交流後,同修意識不到自己的問題,她的身體也按照她說的心臟病症狀在一天天加重。有一天,同修感覺身體症狀很嚴重,和女兒一起來找我,說是晚上不能躺不能睡,小便失禁,稍微活動就胸悶憋氣,讓我給做個檢查,用點藥緩解一下。

我深知這也是對我的一次考驗,是按照常規給同修看病?還是堅持把同修當修煉人看待,從修煉的角度去幫助同修?這些年經常遇到這種情況,我始終從修煉的角度和每位來的同修進行交流、切磋。這次我也絕不承認發生在同修身上的這些假相。

因同修是和女兒一起來的,考慮到她女兒得法晚,對法理解不深,我就給同修做了個心電圖,結果顯示「心衰」,我立即否定這個假相,心想誰說了也不算,也休想給我的同修加任何不好的東西,我不承認你!我識破了舊勢力想利用同修對病業假相認識不清的漏洞,企圖一步步加重迫害她的邪惡目地,嚴肅認真的跟同修深入交流了我看到的這些問題,同修雖然沒有從根本上改變「生病就要吃藥」的觀念,但表示一定要多學法,轉變觀念,正念清除干擾。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從窗戶飛了出去,看到外面春暖花開,所到之處開滿從來沒見過的鮮花,到處充滿了美好和喜悅,我就這樣往前飛,一直飛過一座山頂。

第二天中午,我正上班,吃完午飯後,突然感覺胸悶憋氣,我以為屋裏太悶,馬上打開門窗通氣,但憋氣絲毫沒減輕且持續加重。我立即靜下心來發正念,時間一點點過去,窒息感越來越強,在一起上班的同修也過來幫忙發正念,十幾分鐘過去了,越來越重的憋氣讓我有了一種瀕死感。我從心裏對師父說:「師父,不管因為甚麼原因,弟子絕不給大法抹黑,請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徹底清除另外空間邪惡因素的干擾!」我和同修就這樣穩穩的、持續發著正念。二十多分鐘後,邪惡因素終於解體,一場正邪大戰結束,我和同修都長出了一口氣,感謝師尊的保護與加持!

下班回家後,我前思後想也沒理出頭緒,不知道哪裏沒做好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後來想:「不想了,學法吧!」拿起《轉法輪》學了大概幾分鐘的時間,心裏豁然開朗,整件事情很清晰的反映在我大腦中。

我從中理解的是:在同修過病業關時,我用所在層次悟到的法理與同修進行了交流,通過中午發生在我身體上的不正確狀態,我等於實實在在的自己經歷了一回類似同修的狀態,並且在法理的指導下,走過來了。至此,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父的良苦用心,只覺一陣暖流通透全身,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禁不住雙手合十感恩師尊:「師父啊!弟子讓您費心了,您無時無刻的不在看護著弟子,利用一切機會讓弟子昇華、提高!謝謝師父!」

這時,大法的法理進一步展現給我,我悟到當我實踐了這層法理時,也就相應的達到了這個層次,完全有能力解體制約我所在層次以下的所有不正確狀態。我想起同修喃喃問我:我身上的這個水腫,不吃藥怎麼能消呢?我當時愣愣的看著同修,心想:同修,你學的法哪兒去了?一時之間竟無言以對。現在我感覺完全有能力解體同修這個不正確的觀念,我合十對師父說:「師父,我現在悟到還起作用嗎?同修在難中好苦啊!我現在就跟她說,不吃藥能好,佛法是萬能的,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第二天,聽說這位同修本來要去醫院的,又改變主意不去了。

二、一念之差

有一段時間,和我住在一起的婆婆老是對我不滿意,經常背著我跟丈夫說我對她如何如何不好,家中丟這丟那了。丈夫知道我的為人,覺的婆婆做的很過分,母子二人經常為此發生爭執。晚上回家,丈夫就跟我說婆婆又說我怎麼怎麼不好,每次我都先查找自己是不是有甚麼執著心,即使找不到哪兒沒做好,也會儘量不被這些事帶動,置身事外,以第三者的身份勸慰丈夫不要和老人計較。這種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

有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離家還有大約五分鐘的路程,我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想起婆婆近段時間的表現,丈夫給我轉述的場景,都一幕幕出現在眼前,心想這老人真不知足啊,我從來不和她計較,她成天一個人自編自演的折騰,真壞啊!我要是不修煉,我會如何如何對她!

馬上到小區門口了,我猛然意識到自己這些想法怎麼這麼不好,竟然對婆婆產生了這麼大的怨恨心,還沒到家,就被這些不好的物質包圍著,我要天天這樣想,那我們家裏得充滿多大的怨氣?形成的這個場對婆婆、對家人多不好啊!意識到之後,我就發正念清除怨恨心,但稍不留意,思想就被鑽空子。怎麼辦呢?我想那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不給這些邪惡因素一點空子可鑽,我一刻不停地念著「法輪大法好」回到家。感覺思想還是不清淨,我又盤腿結印,繼續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幾分鐘後,感覺身心愉悅、渾身輕鬆。

夜裏,我夢到我家院子裏有一個被鎖在鐵籠子裏的人,這人頭髮灰白,滿臉滄桑,好像已經被鎖了很久的樣子。當我經過他身邊時,看他可憐,試圖和他說話,問一下為甚麼被鎖在這裏?可是他抬起頭來的時候,我看到的是滿臉怨恨,我發現根本無法和他溝通,他彷彿就是一個由恨構成的生命。當我離開的時候,他居然撿石頭扔我,我心生厭惡,想把石頭扔回去。可轉念一想:「這個生命真可憐啊!我怎麼才能幫助他呢?無法接近他,也無法溝通,要不我給他念念經文吧!念甚麼呢?」於是我就給他念「法輪大法好」吧!「法-輪-大-法-好」我念出這幾個字的時候,突然聽到這幾個字帶著回音,響徹天地,緊接著西邊天空中顯現出一尊巨大的佛像,金光四射,照亮了整個天地!彷彿一切都靜止了,我、還有那個滿身怨恨的生命都被佛光包圍著,莊嚴神聖、震撼無比!

夢中醒來,我悟到是因為下班路上的那一念,解體了對婆婆的怨恨心,師父才展現出這莊嚴神聖的一幕給我看,原來念動「法輪大法好」有這麼大的威力,真是:「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1]、「俗聖一溪間 進退兩重天」[2]。修煉人和常人的區別就在一念之間,遇到問題的時候,能不能用大法衡量,能不能按照法去做,進退取捨之間,只有真正的作為一名修煉人,才能體會到其中的玄妙。

三、在講真相中體會到實修的力量

在向世人講真相的過程中,有時候會遇到一些世人不認可、或者表現出懷疑戒備的心態。我的體會是,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不要硬講,一定要及時查找自身原因,看看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執著心影響了世人。當我向內找,糾正了自身不正確的狀態時,世人的態度也會發生很大的轉變。

有一次,我給一位來就診的女孩講真相,為拉近距離,就先跟她聊了幾句家常話,比如你今年多大了?做甚麼工作呀等等,哪知這位女孩一副很戒備的樣子,回答時表現得非常謹慎,並且時不時反問我。我們的談話氣氛很不溶洽。這樣的氛圍顯然很不適合切入講真相的話題。我暫時中斷了談話,退出來,找了找自己的原因,我發現我有一顆保護自己的私心,一方面很想救她,一方面卻強烈的想保護自己,不想讓對方知道我是修煉人。保護自己的同時不就是在戒備別人嗎?帶著這麼不純淨的心怎麼能救得了人呢?我發正念清除了它,然後重新返回了診室,我不再對她問東問西,微笑著真誠的看著她的眼睛直奔主題(做三退及講大法真相)。這位女孩的表現跟之前判若兩人,也是很真誠的看著我,並且把耳機取下,手機放到一邊,認真的聽完了大法真相,並退出了入過的團隊。臨走時一再表示感謝!這樣的事例很多,當我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的時候,總會收穫良多。

這一年走過的路,經過寫作過程中的回顧思考、去粗存精,漸漸的,由模糊到清晰,接上往年的腳印,一起延續了下去,形成了一條我走過的路。我會謹記師父的話:「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無悔的修煉過程走向未來。」[3]做好三件事,走好走正我的修煉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一念〉
[3]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加拿大法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