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機緣 多去執著、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從得法至今,算起來已有二十二年了。回想修煉的路,特別是邪惡瘋狂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這二十年,如果沒有法的指導和師父一路慈悲保護,弟子是無法走到今天的。現在我把當初自己由半信半疑入修煉大法門,到成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的過程,以及如何向世人證實大法的一些經歷簡單與同修交流,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從「試試看」到真修

我原來是練其它功法的。一九九七年,一位同事見我氣功學的不少,但身體卻不見好轉,就向我推薦了法輪功。但由於學原來那個功法花了不少錢,有點捨不得,當時就沒去學法輪功。這個利益之心擋著,整整耽誤了半年時間才想去學煉法輪功。

剛開始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放不下以前學的那些東西。沒有重視學法,讀《轉法輪》經常是挑自己感興趣的看,居然不知道修煉還要做到不二法門,以至於有時候做的是法輪功的動作,口中卻在念過去那個功法的口訣。不但浪費了寶貴的時光,還經常做些噩夢,夢裏走山路時就會看到很多低靈、醜陋而骯髒的生物,它們有的想攔住我,有的追著我想咬我。醒來後,我還心有餘悸,想不明白怎麼會做那種恐怖的夢,又不敢對同修講。

慈悲的師父看到了我的問題所在,不想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就安排一位同修邀我參加集體學法。通過系統的學法,終於明白了是自己對修煉抱著一種不嚴肅的態度,沒有遵守不二法門所致。當我悟到後就再也沒做過有低靈生物來恐嚇我的夢了,而且身體也變好了。過去幾乎每個月都要吃感冒藥,鼻炎把我折騰的夠苦了,只要一躺下就鼻塞,不通氣。

修煉三個月後,一切都好了,無病一身輕。我感覺這個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我對同修說:「這個功法真好,這就是我要找的,我認定了!我要一修到底!」

在與家人相處中去執著心

今年七月,妹妹因為腦出血住院,我去照顧她,每天幫她接屎接尿。一次,她朋友去看她,她說生病的這段時間,她老公和女兒最辛苦,老公每天要上班,女兒晚上睡醫院。我當時聽了很不是滋味,心裏念叨:「我的年齡比你大,比你老公大,按理,侍候你的應該是你老公或你女兒,那是他們的義務與責任。憑甚麼要我來這伺候你?住醫院的哪個不是自己的老公照顧,再大的事都要放下來醫院陪老婆。再說你老公上班有甚麼值得一提?要賺錢不付出行嗎?你女兒不過就在醫院睡了三個晚上,值得你說?明明我比他們都辛苦,我無微不至的照顧你,還要忍受大便的臭味,忍受著你那老虎屁股摸不得的暴躁脾氣。當年媽媽生病時我都沒這麼照顧,真是有點不知好歹!」

再說她女兒吧,對我也是不冷不熱的。可是只要她姑姑來了,笑得特別的燦爛。總之,母女倆的表現真是讓我難以接受,好像我對她媽付出就是應該的。越想越不平,一放鬆就忘了向內找。

後來意識到是妒嫉心和希望得到肯定的心,其實就是想聽好話的心。妹妹不聽勸告,不願與我一起學大法,我認為她太蠢,寧可躺在病床上也不肯修大法讓身體健康起來。潛意識中我有瞧不起她的心,還有怨恨心、顯示心、歡喜心等。比如只要有人一提到我女兒,我就會說她怎麼怎麼努力啊,或取得了甚麼成績啊等等。其實這一切是修大法帶來的福份,是師父的加持。女兒九歲時我就被非法判刑關進監獄五年,後又多次遭迫害,被非法勞教,關拘留所,期間她父親又去世了。女兒能如願考上大學,取得碩土學位,有理想的工作,都是師父的慈悲保護,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一直以來,自己也知道自己缺乏慈悲心,造成講真相效果的不理想。師父在法中早就告訴過我們人就是一個容器。我認識到如果這個容器被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不服輸的心,抱怨心,妒嫉心,看不起人的心以及種種人心填滿的時候,這個人會有慈悲嗎?修煉中去掉人的東西才會有神的東西!修到了那個境界,慈悲很自然的就會表現出來。這樣講真相的效果才會好。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

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中交流背法給自己帶來的變化,我覺得很好,現在也開始背法了,不求數量,用心去背,真正使自己溶於法中。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對敵視大法弟子的世人講真相

我所在的社區人員由於受邪黨謊言的毒害,過去對我、對大法很敵視。特別是綜治辦的A某,還曾經到我家來惡狠狠的撕毀張貼在牆上的兩張師父發正念的法像。就在去年,由於我想去北京打工,當地政法委怕我為法輪功上訪,便安排幾個邪黨的人攔截我,這個A某就是其中一個。

一次,有個短暫的時間我和他單獨相處。我想沒有任何偶然的事,也許師父看到他是個有希望得救的生命,讓我利用這個機會給他講真相的。我告訴他在百度打開「中國政府」官網,然後在首頁的最下面選「電腦版」,再手把手的教他找到《新聞出版總署令第50號 》。他看到被廢止的對法輪功出版物的兩個禁令後感到很驚訝。接著我告訴他,在手機上怎樣查「藏字石」,怎樣去搜索國務院與公安部認定的十四個邪教組織名單。

他一一看完,沉思了一會兒後,突然問了我一個他不理解的問題,他說:你的一輛燒汽油的摩托車被盜後為甚麼不願意接受理賠?人家都是那樣做的(即把燒汽油的摩托車謊報是電動摩托車)。我說,社區向保險公司投保的是電動摩托車,而不是燒油的摩托車。我的是燒油的,不符合條件,按規定我不能得到理賠。再說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說謊,如果得了這不義之財,我就是犯罪。

接著我對他講了另一件事:我辦理退休手續後,社區想繼續給我低保,我謝絕了。我對社區工作人員說:「我是單親家庭,女兒大學沒畢業,雖然家庭負擔重,但比我更困難的還很多,還是把低保費給他們吧。我們修煉人做甚麼事都要為他人著想,再說上面已明文規定,有退休工資的是不允許再獲得低保待遇,我要是領了這個錢,萬一將來被民政局查到或被別人舉報,你們社區的相關人員就會挨批評或受處理。」我能要這低保費嗎?

這時,我看到他之前板著的面孔變得和善了。次日他看到我時,真誠的對我講:「我覺得他們還不如你。」他指的是那些有權勢的人。

就在今年八月份,他與社區警察到小區辦事順便來到我家,他看到了貼在牆上的幾張師父的法像,也看到了我放在沙發上的《轉法輪》和電視屏幕上處於「暫停」狀態的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畫面,他和社區警察都靜靜的坐著,沒有任何不好的言行。我叮囑他們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會有福報。

用多種方式講真相

幾年前,我主要是以撥打真相語音電話錄音和發彩信的方式講真相。邪惡非常害怕彩信,進行干擾。有時候一張新卡,才發了一條彩信就被封;有的新卡被禁止使用彩信功能。後來我就把重點放在撥打真相電話上。也怪自己修得不好,經常是對方沒聽完就掛機。心裏很懊喪,想放棄。但又一想,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總得讓看不到真相的生命有一個選擇自己未來的機會吧。停了一段時間沒打電話,最近又買了電話卡繼續打真相電話救人。

看到明慧網上很多同修面對面講真相的交流,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也加入了這個行列。但不如同修們做的好。是因講真相時自己有怕心,接受「三退」的不多,更不敢到派出所找警察講真相。可是身為大法弟子,講真相又是我的責任與使命。那我就用另一種方式:寄信。

從大法遭受迫害的這些年看,公檢法特別是公安系統的人中毒最深,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參與者。師父說:「因為他在這場迫害中聽信了邪惡的謊言,對法輪功有了仇恨,可是法輪功是宇宙大法在世上的叫法,大法弟子是在證實法,是救度眾生的法徒,是有重大使命的,也就是說,是神的使者。如果世人心裏裝上了對大法與大法弟子不好的念頭,或者是對「真善忍」這宇宙的根本法理詆毀或不認同,特別是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對大法說了不好的話、做了對大法不好的事情的,就會被神淘汰、銷毀。」[3]還有另外一類的,即在迫害大法中為惡黨迫害造輿論,造謠、煽動、抹黑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助紂為虐的媒體。他們也是在幹害人害己的事情。師父告訴我們:「大家知道,地上的人多數是天上來的,而且很多是天上派下來的代表,代表著那一方天體、那一方宇宙的眾生,目地是在最後能得救。能不能得救就看這個人在世上對大法傳出後的表現,因為人的表現也是背後所代表的那個宇宙生命在正法中的體現。」[4]只要他參與了迫害大法或大法弟子,就將陷入被淘汰的危險境地。所以就要想辦法讓他們這些人明真相。

我在講真相中發現不少人對法輪功的仇視都是由於被殃視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所矇蔽和欺騙造成的。那我就從天安門自焚偽案這方面著手,設法用視頻的方式把真相告訴公檢法與媒體等部門。

我從不同的途徑購買了幾十個內存卡。裝上從明慧網下載的「是自焚還是騙局」的視頻。由於內存卡體積小,放在信封裏很難看到。我就弄了一批250克的白板紙,剪成適合不同規格信封的長方形。在紙板上再剪出一個剛好能容納一個內存卡大小的洞。在無銅片的那面貼一塊透明膠與白紙板相連,這樣就避免內存卡移動位置。在信封的發信地址處,寫上或打印上讓收信者感覺很特別的發信地址,以激發收件者對視頻的觀賞興趣。

做完郵寄視頻卡的項目後就開始郵寄真相信。郵寄前先在電子秤上稱稱重量,防止超重。因為同是生產七十克A4紙張的不同廠家,其紙張重量是不一樣的,哪怕相差一點點,在電子秤上就能顯示出來。我特意準備了一個電子秤,每次發信之前就稱一下。為慎重起見,把在自己電子秤上稱過的信件放在郵政營業點的電子秤上做過一次對比,看稱出的重量是否有差別。

我選擇的收信對像有本市的市長、市委書記、宣傳部長、組織部長、司法局長、公安局長、教育局長、檢察長、監察局、當地黨報的總編、拘留所、看守所、所有的派出所、所有的中學和部份小學的校長和老師。

二零一七年,各銀行張貼了針對大法弟子利用真相幣傳真相一事攻擊法輪功的傳單。我就把郵寄真相視頻卡的範圍擴大到銀行。因為郵寄的信件多,就分散寄:在本地各郵政點,附近鄉鎮,到省會,到鄰近的外省,從不托他人代寄,主要是為避免被托者在過程中萬一面對攝像頭突然起了負面思維時,可能會招來不好的結果。明慧網就報導過同修寄信時被攝像頭錄下而遭到迫害,造成很大的損失。當然也可能是其它原因造成被迫害。但是,郵寄信件時要心態純正,先發正念:徹底解體干擾真相信件順利到達目地地和阻礙收件人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正告所到之處和所經過之處的所有監控攝像頭:你們都是為法而來,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來一定會有福報!大法弟子是好人,發信件是為了救人,是做最神聖的事。你們監控的應該是壞人,而不是好人。不許你們留下大法弟子與大法弟子交通工具的任何信息,以免毀了你們自己的未來。

回首過去的修煉路,我還做的很不夠,離大法的要求還差得很遠。在剩下的不多的時間裏,唯有聽師父的話,多學法,以法為師,多發正念清除各方面干擾,遇到任何矛盾時無條件的向內找,不斷提高自己,多救人,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